既不能流放时间 也不能被时间流放

  • A+
所属分类:情感口述

办公室的窗子很大。
午后,淡金色的阳光从窗子射进来,我便坐进一片光亮里,泰然地接受明媚的抚摸。
办公桌的角上放着一个能看时间的计算器,由于光线是斜射,计算器上的数字键显得凸出而它的阴影凹下去很深,从而呈现出错落浮动的两层键的视角效果,就像山与其水中的倒影,很有些趣味。
一群键的前上方显示时间:2:40,此时锅楼房开始一天中的第二次供暖。热气流从暖气片上方升腾飞舞起来,氤氲的水汽似的。有一些七彩湿润的光片漫过时间流到桌面上来,米黄色的桌面随即绽开细细的波纹,润得像一片被寓言磨平的海洋,水底洁净的卵石开始缓缓游动。
一些从桌面溜下来的阳光,或坐到我膝头或伏到我怀里。我像一个垂钓者,举着无勾的绳线钓阳光里的情绪。也许更像一尾安静的鱼,泡在晶亮的波里自在地漂游。
在一片灿烂的阳光中,时间神秘而阴郁,它居高临下、目空一切地闪烁着飞逝。计算器是桌面上最暗的色块。时间显示屏是计算器颜色最深的部分。我坐在阳光里,坐在时间前;阳光多情地把我放大,时间却残酷地把我缩小。时间在阳光里急躁地跑起来,像是找寻什么,它咝咝地喘着气。其实,时间是永无声息的,它没有动,也没有静。“那你不是分明听到了时间的喘息、看到了时间的碎步吗?”是的。我的眼球触摸到的只是时间在生命个体上的一缕投影;实际上匆匆逝去的,是驮着阳光的,我自己!
时间显示屏上的阳光轻纱一样地从小小的屏上滑过,没有回首。流到桌面上的时间流速更快,她们汹涌着,以迅疾得辨不清形状的姿态向暗处涌动。我仍坐在阳光里,坐在时间的河上,身体一动不动。时间从心底流过,可我似乎并没有感觉到荡起涟漪。难道心经年即变作化石?血液也已生锈?
一年里,我像植物那样贪婪地吮吸吐纳。然而,还是仅仅收获了一小片阳光,不动声色的时间却割去了我成捆的青春!坐在阳光里,我开始愤愤地追问……
就在这当儿,阳光急杀杀切过来。犹如一把看不见的利刃霍霍然切掉了计算器的一角,又切了一条,直到整个显示时间的部分全切掉了。紧接着,键盘也被切掉了。计算器被阳光遗弃!阳光似乎一点儿不需要计算和度量,它在一切能照到的物体上显示自己无比强大的存在。
我仍坐在阳光里,心里已经明白:时间这条蝗虫悄么声儿地遁到阳光背后吞噬生命。不管你扬起的雪多大,只要扬在时间河里,就只能是大雪无痕。
肯定要不了多久,阳光也会以抛弃计算器的方式,决绝地走过我的脖颈、肩膀和脊背。而我只能摊开双手,一言不发。
人,既不能流放时间;也不能被时间流放,哪怕是以午后阳光的姿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