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知道冬天的烦恼 ;发文人: 吕慧芹

  • A+
所属分类:生活记录

我坐在办公桌前,几次试图集中精力工作,但窗外的雪让我无法平静下来。我干脆放下工作,看着窗外。浩瀚的雪花,如天鹅抖落的羽毛,一朵朵飞扬,滋润着整个冬天都枯萎的群山。看着山就像看到我的父母和像他们父母一样生活在黄土地上的人。这纷纷扬扬的雪花!它打开了我的思维。

2017年12月11日,我随礼县王霸乡包村代表团走访核实了杨沟村的极端贫困户。像往常一样,我从一些住在山脚下的家庭开始。

冬日的暖阳洒在大地上,火红的柿子像灯一样挂在树梢;慵懒的小猪在街上游荡,一只母猪躺在杂草中,黑色的小猪在肚子上吸奶;公鸡和母鸡争抢食物,山羊啃倒挂在树枝上的干草,青川牛用尾巴拒绝给我们让路。……硬化的道路直接通向每个家庭的大门。一进去,有蓝瓦白墙,墙上挂着黄灿灿的玉米,喜人。但是有一个家庭有一个生病的母亲和两个40出头的儿子,他们都是单身。四合院虽然干净,却毫无生气,呈现出一种阴森。全家领低保,但还是令人担忧。

走过杨沟村后,上山到祁墅坪。那里只有几户人家,但由于很多因素,他们没有下山。山路弯弯曲曲,铺着沥青。为了速度,我们选择走小路。中午,太阳照在大地上,背上汗流浃背,他们都脱下外套,披在肩上,一言不发地走着。

一山四季,十里不同日。大约花了一个小时到达祁墅坪。巴掌宽的路,满地都是泥,牛粪在发力,但一片竹林就像一顶绿色的帐篷,让人精神振奋,在竹林里拍了几张美照。穿过竹林,你来到一户人家。院子里到处都是泥土,没有地方可以浪费。上房和厢房破旧,但旁边有三个平屋顶和屋檐。你可以看到它刚刚完成。我们站在院子里,东张西望。突然,我们听到新房子里有声音。我看见一个老人正在砍竹子和编篮子。看到我们,赶紧抬起呆滞的身体和我们打招呼。他是一家之主。他已经78岁了,他的两个儿子都是智障。我赶紧问:“你儿子呢?”颤抖着,他指着正在上房屋檐下角落里咯咯笑的“老人”告诉我:“那是我大儿子,二儿子走了”。我儿子比他爸爸大!因为我一年到头不洗脸,满身污垢,我知道我会傻笑。我问他是谁做的饭,老人回答:“我来做。你看不到上帝看不到,但它正在杀死我!工作是愚蠢的。吃饭的时候,经常挑一大碗,舀满一碗就走。”那个傻儿子一直在笑。然后我问他家里的经济来源靠什么。他诚恳地回答:“共产党很好,三个人都是一类低保。”转身指着新建的三间平房,激动地说:“这些都是村民建的,共产党给他们钱!”

他用老茧和干裂的双手,指着墙外的竹林,感慨地说:“一年的开销就靠它了。我天天编辑,年年编辑,但这竹子是砍不下来的。”竹枝随风拂过墙壁,心里酸酸的。刚才在竹林里美滋滋的拍照,现在好像被良心谴责了。

我们走出这间房子,拐进了下一间。一个中年人走路不整洁,头发蓬乱,说话有点自私。看来他是一个没有精神缺陷的懒人。

拜访完这些家庭,已经是黄昏了。

下山的路上,我们谈到了这些贫困户。最让人担心的是老人去世了。谁来给这两个傻瓜做饭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

前后花了五天时间,我们走访了杨沟村的五个小组。有20户贫困户因智力低下、老、弱、病、残造成。数据被如实上报给镇政府。

参观结束后,整个冬天都充满了忧虑。群山变得瘦骨嶙峋,树木变成了干枯的扫帚,横扫无垠的天空。

那个寒冷的早晨,我回到单位,跟单位领导说了我去村里入户的事,想为他们做点事。其实我不需要领导说我明白,我们单位穷的时候连交电费电话费都是问题。但是,就在我和领导们东奔西跑,想通过其他渠道想办法的时候,田祥昌的电话来了,主要是告诉我这20户的困难补助都到位了,已经到了10%的折扣,这让我有点放心。

这时雪更大了,山沟都藏在雪的怀抱里。窗外的雪,静静地飘着,飘落下来,满是冬天的烦恼。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