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扎进月华如水的夜 再次倾听他的脚步由远及近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与我同床共枕的老王是一名监狱警察。
我则是一位貌美如花、身轻如燕的警嫂。貌美如花是因为爱情的滋润;身轻如燕则是因为常年长久地无眠地倾听……
2000年前,人们形象地将监狱工作喻为“火山口”“炸药库”,特别是农场型监狱,罪犯脱逃、自杀等狱内案件以及自然灾害频频发生,不仅有前途的担忧,更有生命的不保。这不是危言耸听!一个电话就是一道命令!那时,命名为“A警”电话我真不愿待见!
每当“A警”急促而来,他匆忙而去,我便陷入无休止地倾听,直到平安的消息传来……只是,我无言地送他,佯装无所谓,不让他窥见我的心迹,以求他全身以赴!
某年月日,全省监狱系统举办警英杯大赛。我的参赛作品《夜里倾听你的脚步》,以警嫂的视角再现了监狱警察危险而艰辛的工作日常却义无反顾,以及枕畔人的牵肠挂肚,憾动了评委的心魄,一举夺得大奖。那时,他握过我的手,泪眼满眶!此文一出,我内心的忧虑裸露于他的前底。
往后,我又倾听了N年,终于喜迎监狱布局调整,他遴选考入城市监狱,任第五监区教导员,俗称“王教”。陪伴我的时光较之前多了一些!
薄暮时分,一同散步的他在斑马线前,总是停下来,深情地看着我的眼,然后暖暖地牵过我的手;暮色苍茫,他会在楼前,安静地等待,接我上楼,以免邻家收养的黑丑黑丑的大男狗异性相吸地扑向我,惊吓我……
然而,好景持续着,却引发了我难言的不安!原来“A警”离我而去,新的10086让我愈感蹊跷……
他在如厕间、在洗浴间,或在其他的什么时刻,10086随时来扰。关键是他接电后,说个不痛不痒的事由便头也不回地离去!
起初的几个月里,或欠费提醒,或广告信息,不曾引我关注。然而,事实越来越清晰的摆上了桌面,每每这个呼叫,他一去就是几小时,甚至整宿,最让人不能忍的是他离开时的迫不急待……
是不是将哪个背影女孩,或某个色诱的犯属,或那个表达过好感的女警命名为10086?我灵机而疑。
人说,宁愿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要相信男子的情话。我盲从地信任了吗?我亦曾试探,笑称他“隔壁老王”,他回应随意坦然,似乎没有破绽。
一连数月,我在观察,也在疑虑,更在寻求对策……
七夕将至,他轮休。我心里窃喜,难得重温旧时光
然而,19:17,新闻联播在继续,茶几上的手机不安分地响起,我又一次瞟见了10086……
我借故走进厨房。
他迅即拿起手机,“好,好!”
“今晚召开狱情会,可能要3个小时,不要等我了。”留下一句话,就抓起车钥匙……
3个小时?该会发生多少事?难道要巫山云,把该做的都做了不成?哼!
有多深,恨就有多切!我的牙关已经咬紧,我的心在不听使唤地颤抖……
预谋已久的窥探计划就要上演。
“你叫车吧,我一会到办公室准备‘法治文化月’活动材料,要用车。”他二话没说,滴滴出行。在他换鞋的间隙,我以送他为由瞟见了手机屏幕接单尾号皖E4335三分钟后抵达。
“皖E4335”,我记下了。
估摸他坐上车,我即尾随其后,但也保持车距……
只见他一路狂奔似的驶向监狱大门口,停车付费后,急速地掏出手机置于监管区大门处(不得带通讯工具到监管区)。
我停稳定睛,又迟疑了一会,走到监管区大门。值班老孙队长热情地迎上来,“又打扰王教休息日,夫人来兴师问罪嘛?没办法,那个‘顽危犯’又在闹监,他就服王教,我瞧着7点多,估计你们已用晚餐,就拨了王教电话……”
我跌入梦镜……
待我回神,仿佛有着卸掉重负的轻盈和抚摸朝露的曼妙。我递过车钥匙,请老孙队长在他离监时转交。
“‘A警’10086呼叫:‘狱情会’结束,速归!”发完这条信息,我面向来时的路,一头扎进月华如水的夜……再次倾听他的脚步由远及近,走过我的希冀,步入我的梦乡……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