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论世事怎样变换 我们永远是父子

  • A+
所属分类:伤感日志

时间一晃又到清明了。不思量,自难忘。父亲又会收到我们的第六份节日礼物了。那条满是萋萋野草、坟塚林立两旁的土路上,那位鬓发如雪的老人是否已孤单地立在那儿,向来路张望?
生命如花,旋开旋落旋成空。2013年11月13号,就是我跟弟弟约好利用午饭时间给他取钱的那天,也是父亲病发第三天。我刚上车,还没坐下,弟弟就神态凝重,稍带责备与疼惜地说:“姐,你把钱看得太重了。这次要是四个小时之内,爸坚持不到长沙湘雅的话,你就会永远见不到他!”
这是我没有料想到的。前一晚打电话是庄妈妈接的,不是说心梗塞,已好些了吗?说好星期天休息时去看他。可我好糊涂哦!都不能接电话了,我竟没有一丝怀疑!弟弟经常周转不开,偶尔我会借钱给他,我更不会想到是给父亲凑手术费!我真是太天真了!
我当时更不知道是父亲向弟弟提出的,做手术不能要我的钱,只让哥哥和弟弟出,说他们的钱来得容易些。
从厂门口到回水桥,大概三四分钟车程。弟弟一语成谶。刚到桥头,弟弟便接到给父亲陪护的医生的电话,父亲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了,救护车还没到常德!弟弟没挂电话便将手机摔在车底板上,一边踢车,一边捶方向盘。我顿时觉得天摇地动,父亲这座山就在此刻永远地崩塌了!才走完六十五个春秋的父亲就在此刻与我们永别了!
父亲和我一起生活了十六年多。 因为父亲曾抛下我们与伤害我们母亲的庄妈妈结合,我们兄妹三个和父亲的感情是爱恨交织的。也正因为这层尴尬的关系,分开后,我和哥哥很少与他来往。我从小生性倔强,甚至有五年时间与父亲形同路人,见面也不打呼。弟弟是判给他抚养的,曾经跟他生活了一两年。家的破碎对弟弟的伤害是最大的,他遭的罪最多。弟弟从小顽劣、脑子灵范,经常闯祸,挨打也最多。那时候他才十一二岁。后来初中没毕业就辍学了。可他情商很高。父亲一个电话,他便不计代价帮他。我们还说他好了伤疤忘了疼。对父亲的离开,他尚且如此,何况我啥也没做的榆木疙瘩!但不管心里有多恨他,他在,我们还可以随时相见,从来没想过他的离世竟如此戛然!不禁泪若雨下。粗心的我忽略了疾病的残酷,忽略了生命的脆弱!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该是多少如我一样的人之终生遗憾!
父亲是省澧州大鼓官话派的非遗传承人,艺术上有相当的造诣。只要流行打鼓的地方,老一辈人没有不知道他的。他的声音淳而不重,高而不锐,历时长而不嘶。他八岁学艺,十三岁登台,十五岁便开始走红。父亲没读多少书,是很有天分的人,记忆力很强。但他还是非常努力,很喜欢看书,也有惜书藏书的好习惯。我和哥哥小时候经常偷看他的书。《东周列国》、《三言二拍》、《说唐》、《说岳》《水浒》等等。在一饱眼福之后,偶被发现,自是免不了一顿打骂。哥哥更甚。也许是时代因素,父亲很封建,总认为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所以他从不让我们接触他职业相关的东西。

父亲很敬业。每次说书前都看书备课。对不认识的字一个也不放过,他会查字典弄准读音。这个习惯也传递给了我。中国史上多少朝代,多少皇帝,那名号他了如指掌,跟他对擂过的艺人没有不叹服的。他的敬业和人品赢得了人们的敬重。父亲走后,姑姑和他徒弟回忆说,离开前的晚上,他还在病床上忍痛抬头唱了几句书。可见,他是极爱他的职业的!
父亲极重视教育。那时候家境不是很好,但我们三个的学费从未拖欠过。不够,他也会想办法凑齐。当时,学校经常把欠费的学生上课时赶回家,下学时留校,我们几个一次都没遭遇过。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拾块钱可以买到百来斤大米。而父亲竟舍得花了一百多块钱买了一套巜辞海》,足足有二十斤重!他没有给我们很充裕的物质条件,却给了我们足够获取精神食粮的机会!这是我们终生谨记和必须传承下去的好品德和家风!
父亲对我们的管教十分苛刻。我们没有同龄人尽情玩耍的童年,只能挑时间出去玩,偷着乐。偶尔会被逮个现行。那时候,我们都不敢顶撞他,甚至不能抬头与他的目光相对。他体罚还得连坐,一个错了,三个小孩都跑不掉,甚至累及母亲。他坚信棍棒底下出好人。我小学时成绩一直很好。一次期末,父亲问及,我不假思索并洋洋自得地说:“肯定是第一呀!”没成想挨了他一记耳光。他说,骄傲自满得打得更狠。父亲眉宇间天生有一种威严在。而母亲是个很善良贤淑的人。逢年过节,一些表姊妹会小住家中。只要父亲回家,玩得正嗨的一群孩子便噤若寒蝉,尽管父亲从未在他们面前表露苛刻。弟弟小时候用“像…像…”造句:“我爸像只猫,我们像几只小老鼠。”读来虽然觉得好笑,却是很贴切的。
父亲也有很善良的一面。记得我十来岁的时候,夏日里的一天晚上,父亲从街上捡回来了一个小男孩儿。那小孩蓬头垢面,衣衫褴褛,脏兮兮的。说话怯怯地,像是石门那边的口音。我妈给那孩子洗澡时,差不多用掉一整块香皂!我们几个围着他,疯玩了好久才休息。第二天,父亲把焕然一新的小孩送回了他的家乡。我曾问过父亲,那小孩若还在,应该会记得他。他说,那么点儿小事,人家记不记得不是我们需要的,只愿他还好好的。我想也是。
人们常说父女前生是情人。那我与父亲前生该是很糟糕的一对吧。他从来没娇惯过我,像儿子一样对待。哪怕最温情时,最多叫我一声“二儿”而己。(其实,这称呼蛮适合我的,我是真二哈)92年高考前夕,分别一年多的我与父亲在姑姑家吃了一顿饭。那段时间我好像在瞬间长大,收敛起了浑身的尖刺。那应该是我和父亲毕生唯一的一次单独地、轻松愉悦地共处!父亲很和蔼地嘱咐我好好学习,并把他腕上的手表送给了我。我当时信心满满的,暗想定不负父亲的期望。后来高考时,那张未能及时拉开的政治试卷成了我人生的滑铁卢。那块表也竟然是在考试时摔坏了!我负了父亲和所有对我有期望的亲人!
我是在成家时过继给伯父的,伯父母没有自己的孩子。他们清静惯了,一向自私,和我们关系不太好。1999年3月份,因家中琐事,伯父伯母与我爱人争吵。后来,他们一纸诉状将我们告上法庭。当法院传票递给我时,我万念俱灰。因为当年我进入这个家庭是有很多方面因素促成的,我本有更好的选择。他们利用母亲没主见,说我读书时间长不会做事,留在身边好照应;利用我社会知识,可以听任他们的;当时父亲不在湖南,他们很成功地让我一个月内成了家。既是裸婚,也是闪婚。
那年及至父亲回湘,木已成舟。他是极力反对的,为这事还质问过母亲说:“想要给他们孩子,不早给了,还养那么大?他们什么人,你不知道吗?”甚至说不承认我爱人是他女婿。也因这句话,爱人记恨于他,我与父亲几乎断了来往。
我这人特别感性,不是个很在乎物质的人。我从未指望着得到伯父他们什么,他们也不会给我什么。当时他们的家业还没有祖父留给他的多。我放弃好的,到他们那么破败的家,只是我太迂腐,太单纯,总是中规中矩的。我不想伤他们的心,毕竟那么大年纪,需要有后人照顾。我更不知道我轻易放弃的,不仅仅是一个人,一段感情,更是与当时迥异的前途!即使婚后几年穷困潦倒,即使他们隔三差五的离间,即使爱人的两度背叛,我也从未有过一丝放弃生活的念头,依然很倔强地撑起这个家!深知组成一个家很不容易,我更不想让我的孩子有如我相同的少年时代。但这次全盘否定了我过去所有的努力,所有过往换作了一张传票!一切那么可笑,那么的无意义

我闷闷的坐在桌边,茫然地望着那张纸,突然狠命地用头撞墙,还好被我爱人拉住了。在我最绝望的时候,远在北京的哥哥打电话,让我商量父亲,若不能解决,他会回来。我犹豫再三,只能给父亲打电话。记得当时我只哽咽着说了一句:“爸,我遇难事儿了,只能平日不烧香,临时抱佛脚了。"父亲那久违的温和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二儿,不用说这个,我们是父子,不管怎样我都是你爸!”那一刻,我与父亲隔阂全无!血脉亲情,任世间万物也难阻隔!不论怎样,我都能过去,因为我有兄弟在,有父亲在!他们是我的山,是我坚持下去的坚实后盾!我毅然选择一家三口只身出来,重建家业。父亲很赞许我的骨气和勇气。但这事儿增加了他对伯父的恨意。父亲病中转院去长沙前还再三叮嘱弟弟,不要管伯父他们,他们会是无底洞的。弟弟哪里能不管,我也不希望弟弟那么做。他不仁,我们还是可以义的呀,因他仁不仁,我们已经毫不在意了!
后来我们小家的日子越过越好,父亲很欣慰。2012年元月份,女儿高三最后一期需要我陪读,也是父亲他们帮忙给我找的租房。他们在一中校门外做生意,我经常早上去帮忙。庆幸有这么一段与父亲共处的时光!那时,他已经没有往年的威严,和颜悦色地,很慈祥平和,我可以随便的与他说笑。父亲很节俭,日子过得很简单
2013年春节,我和弟弟两家人给父亲拜年,只有他一人在家。我们自己做饭。父亲张罗着拿出各样的菜让我做,并一个劲儿地说:“二儿,多做点儿好吃的。”吃饭时,不知怎的,父亲含泪向我爱人致歉,为他当年那句话。我瞬时泪目!我的父亲,曾经那么骄傲的一个人,竟然为了我而如此卑微!他对我这个如刺猬般、并不乖巧的女儿该有多么厚重的一份爱!
记得在父亲走前一年的冬天,我们有说有笑地给爷爷培坟。父亲一边用头夯实土块,一边说:“他爷爷,你从前打过我的,现在轮到我打你了”。我马上揶他,“那你也打过我们,到你百年后,我们是不是照样打你?”他便像小孩子告饶的口气说:“哪里打你了,每次鞭子落你身上的力要比你哥你弟的小多了。”“你是怕我们敲你坟头,你才不承认的吧?”那时候,我看到的父亲已是一个完完全全的老人,更像一头老去的狮子,很容易令人感慨人世的短暂!我们的说笑声依稀还在风中传响……掩了父亲的一抔黄土上已满是野草,它们也在风中摇曳……
我知道、也坚信父亲是爱我们的,只是方式有些过激而已。父亲,您安息吧!我们会更努力更踏实地生活,您的好的品格,我们会传承,不好的,我们也不会记恨,不论世事怎样变换,我们永远是父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