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天有眼呀 大伙以后还是多做好人善事

  • A+
所属分类:生活记录

在河北张家口境内的桑干河北岸,有一个叫小柳庄的村子里,居住着一个叫刘小沙的小伙子,都快三十了,可仍没那个女人肯进他家的门,给他当媳妇。他妈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成天愁眉苦脸地座立不安
这也不怪他妈着急上火,和他儿子一般大的伙伴,他们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你说他妈能不着急吗。自己老公在七十年代那会因为农业学大寨去修洋河大渠,被山上滚落的石头砸死,就给她留下这么一个儿子,她怕儿子受委屈,从四十五岁就开始守寡,一直到现在,平时苦点累点也就算了,可儿子到现在还娶不上媳妇,却成了她的一块心病,如果她儿子这根独苗在自己手里断了根,她死后可怎么去见死去的老公呀!
她到处找亲朋,托媒人,上婚介网站,刊登征婚启示等等,该想的办法她都想遍了,但收效甚微。可她仍不死心,拉住一个在当地有名的媒人跟人家说:“你说我儿子长的一表人才,有车、有房、有存款,你说为什么姑娘就看不上他呢?”人家告诉她现在的姑娘可是从多方面考察一个人哩。并不是有车、有房、有存款就行了,主要是看小伙子成家后又没有能力撑起一个家,并不太看重小伙子现在有多少财产。你儿子长的是不懒,但就他那性格,见着姑娘比人家还害羞呢,他有不会花言巧语地哄人家姑娘开心,再说也不知你们两口子怎么当初给孩子起了这么一个倒霉名字,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你儿子是傻子呢。再说你儿子这些年干的那些傻事,谁不知道。等着吧,有合适的我在给你儿子介绍吧。
送走媒人,刘小沙他妈呆呆地座在炕上,想着心事。也不怪人家说他儿子有点傻,有时候他儿子办的那些事,真想把他打坏才解恨呢。你就说大前年吧,他儿子去县城集市上去卖养了一年多的两只羊,卖了一千多块钱,路过火车站,站前广场上围了很多人,你说他不赶紧回家,偏要去凑热闹,他钻到人群前面,只见一个像老板模样的中年汉子,跪在水泥地上。地上放着一张纸,纸上写着,他来怀来出差,被小偷把身上带的钱都被偷了,如果哪位好心人,送他回家的路费回家,他将加倍奉还等等的感谢话。有的人看看纸上写的字扭头就走,也有的人指着中年汉子,指指点点地说着肯定是骗子之类的难听话。因为当时社会上五花八门行骗的不法分子大有人在。他儿子却傻傻地问人家:“这位大哥,你纸上写的是真的吗?”中年汉子指着天痛苦地说:“小兄弟,我要有半句假话,天打五雷轰。”“那你需要多少钱?”“我家在深圳,有七百块钱就够了。”他儿子把中年汉子从地上扶起来说:“我给你八百,你路上买点吃的。”中年汉子要给他儿子磕头,被他儿子拦住,中年汉子问了他儿子家的地址,写在纸上装入口袋,说他一到深圳就给他汇钱,说完对他儿子说了一大堆感激的话,他儿子却提醒人家赶紧去买火车票,别耽搁了,中年汉子抹着泪千恩万谢地走了。

三个多月过去了,村广播员也没有喊刘小沙去取汇款单。他妈成天指桑骂槐地数落他,刘小沙有一天实在忍不住了,对他妈没好气地说:“娘,你别成天为这点事,唠唠叨叨没完没了行吗,万一人家把地址弄丢了呢,大不了咱们就当也被小偷偷了行不行呀。”他妈气得浑身发抖,用右拇指点着他的脑门说;“我的傻儿子,你醒醒吧,你就是被骗了,知道吗,以后别在干这种傻事了行吗,我的小祖宗。”刘小沙脖子一梗对他妈来了句:“谁还没有个遇难的时候,只要让我碰上,我还管。”他妈又要去打他,他却一溜烟地跑了。他妈一屁股坐在地上,自言自语地说道,唉!碰上这么一个榆木疙瘩、一根筋带二的儿子,又有什么办法呀。可怜我养了一年多的那两只羊呀,就这么被该死的骗子骗走了一多半。
生气归生气,刘小沙他妈还的为她这根独苗儿子的婚事张落呀。他妈有带上礼物去求那个媒人,媒人看着他妈哭天抹泪的样子,也发了慈悲之心。连续跑了十几个村子,使出浑身解数又为刘小沙找来了一个,没带孩子的二婚女人。俩人相处了一段时间后,都觉的比较满意,双方谈好条件后。刘小沙带着她去怀来县城买订婚衣服和首饰。走到县医院门前,也不知是天意安排,还是生活中的巧合太多了,仿佛又出现了他前几年卖羊被人骗的情景。只不过这次是一个长的浓眉大眼,身材高挑二十五、六岁美丽的农村女孩。在县医院门前哭哭啼啼地,几个油头粉面打扮的妖里妖气的小地皮流氓,对农村女孩不但动手动脚,还嬉皮笑脸地嚷嚷着:“小妹妹,我出三千,只要跟哥过,哥就给你钱,给你爹看病,保证你以后吃香的喝辣的。”“我出五千,比他对你好百倍。”一个上身光着,肩膀两边纹着两条龙,脖子上的金链子足有半斤多重,长的满脸横肉一身匪气的壮年汉子,一把拉凑在农村女孩面前的俩个小流氓大声喊道:“都给老子滚的远远的,这位姑娘,别听他们瞎咧咧,都是骗你的,他们连自己都养活不活自己,哥给你八千,跟哥走吧,哥会像保护国宝似的保护你的。”说完就把农村女孩往他怀里拉。农村女孩边挣扎着喊道:“我不要你的钱,快放开我,要不我喊人了。”几个地皮流氓骂骂咧咧地说着不知好人心,不识抬举之类的话,灰溜溜地走了,农村女孩又蹲在地上伤心地抽泣起来。刘小沙于心不忍地走到农村女孩面前说:“大妹子,光哭有什么用,你到底遇到了什么难事和我说说,看看我能不能帮上你的忙。”农村女孩抬头看了看刘小沙不像是坏人,才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他。
原来,农村女孩和她爹一齐生活,她母亲嫌她爹穷,跟一个有钱的男人跑了,留下了他们父女相依为命地生活着,她爹在家里种地,有点钱都供她上财经大学用了。前几天,他爹突然晕到在地,被邻居送到医院,医生告诉农村女孩,她爹得的是脑溢血,必须尽快手术才有可能抢救过来。但光手术费就要八千多块,农村女孩刚参加工作,没有多少积蓄,她借遍了亲朋好友才凑了两千多,那时的农村谁家也不富裕,没办法,她才不由自主地医院门口哭了起来。刘小沙听完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万块钱对农村女孩说:“我就带了一万块钱,留下二百我做路费,其余你拿去给你爹去治病吧。”农村女孩“扑通”一声给刘小沙跪下,他赶忙扶起农村女孩说:“你什么也别说了,快给你爹看病要紧。”刘小沙看着农村女孩到医院收费处交完钱。回头去找二婚女人,怎么也找不到了。他灰头丧气地回到家,和他妈说了今天他所碰到的事,他妈听后,双腿一软,就瘫座在地上,哭天嚎地。

第二天一大早,她妈和刘小沙就去了县医院。一打听,那农村女孩的父亲虽然做了手术,但还是没有抢救过来,连夜将她爹的尸体拉回家了,他妈问医生那个农村女孩家的地址,医生说他也不知道。那个时代,还没有向现在必须拿上身份证实名登记才能看病住院这一规定,全县三十多万人,近二十个乡镇,往那去找呀!
几天后,二婚女人托媒人捎过话来说。见过缺心眼的,还没见过如此二愣子带傻帽的,明知是骗局,他还要往枪口上撞,这样的人我可不敢嫁给他,要是我和他成家后,还不被他发善心把家给败光了。
刘小沙的妈为这事,成天哭哭啼啼,骂骂咧咧,唠唠叨叨地没完没了。刘小沙实在是麻烦的不行,又加上刚刚收完庄稼,进入农闲季节。刘小沙也想出去散散心。便去了张家口市去找工作,他在闹市区走的双脚都起了泡,也没找到他合适的工作。眼看就要天黑了,他的心里很着急心想,这都来了三天了,身上带的钱也花的差不多了,如果明天再找不到工作,他就准备回去了。其实这也不怪刘小沙难找工作,一是他没文凭、没技术;二是现在是农闲季节,农村人都想出来打几个月的零工,挣点钱好回家过年,所以说这个季节出来找工作,到那个城市都不好找。刘小沙走到一家大型超市跟前,一个准备上小轿车的大老板,紧盯着他试探着问道:“这位小兄弟,你是不是叫刘小沙?”刘小沙也认出了这位老板,就是当年去深圳,在沙城火车站被小偷偷了钱的那个中年汉子。他高兴地说:“你就是前几年在我们县火车站,被小偷偷了钱没钱回家的大哥吧。”大老板一下子将刘小沙抱住,激动地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小兄弟,你让我找的你好苦啊,这几年你一直以为我是骗子吧。其实当年我一到深圳就准备给你汇钱,但我老婆将你留给我的地址纸条,不小心给洗了,等我发现已经迟了,只剩下刘小沙三个字,我托人去你们县公安局去查找你这个好心人,那个人回来告诉我说,光你们县叫你这个名字的就有二十多个。这不,为了慢慢找你,我才在张家口开了这个超市分店,真没想到能在这儿碰上你,小兄弟你到这里干什么?”刘小沙对他讲了他这些年的经历。中年汉子说:“没想到这些年你遭遇了这么多磨难,小兄弟,你放心,好人终究会有好报的。如不嫌弃就在这个超市分店当个副经理吧,你的人品我信的过,我想有你这样助人为乐的热心人,加入我们的团队,我的超市会办的越来越好的,你是不会让我失望的。”就这样刘小沙在超市干起了年薪八万的副经理,中年汉子还在张家口市内,还给他买了一处九十多平方米的楼房,刘小沙总觉得像做梦似的,常常在梦中笑醒。

一个月后的一天,刘小沙去超市财务领工资。见到一张熟悉的面孔,没记错的话,一定是那个农村女孩,那姑娘也定定地望着他。片刻,双方同时认出对方。农村女孩惊喜地握着刘小沙的手羞涩地说道:“真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你,那天在医院交完钱,我就着急忙慌地出来找你,但怎么也没找到你,我还到怀来县广播电台发过寻找恩人的寻人启事呢。”刘小沙说:“我们村里收不县里的广播。”农村女孩高兴地对他说:“我在这个超市做财务总监,什么也别说了,刘大哥,遇到你我今天真是高兴呀!下班我请你去吃饭,顺便把你借给我爹的救命钱按双倍还给你。”刘小沙连连摆着手说:“大妹子,这可使不得,当时给你父亲看病我可没想要你双倍的钱。”农村女孩激动地说道:“别说双倍,就是十倍给你也是你应该拿的,要不是你那天出来无私救急,不一定还会遇到多少不怀好意的流氓呢,虽然我爹最终也没有抢救过来,但你对我的这份恩情,我一辈子也是报答不完的……”
2018年腊月二十六,小柳庄沸腾了。人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脸,全村百十来户,都接到了刘小沙夫妇的请柬,全村每户一人免费去他家吃酒席,不收任何人的礼金。刘小沙还请来了在当地有名的婚庆乐队,在村内小广场上连演了两天歌舞。这可是在小柳庄村开天辟地头一家啊!乡亲们能不高兴吗,大伙都说刘小沙娶的媳妇长的像女明星似的,更没想到新娘就是,当年刘小沙帮助过的那个农村女孩。
在刘小沙的婚礼现场上,当年给刘小沙说媒的那个媒人,拉着刘小沙她妈的双手大声说道:“老婶子啊,这可真是好人有好报,傻人有傻福啊。”刘小沙他妈拉过儿媳妇的手,眼里汪着泪,不住地点着头高兴地说道:“是呀,是呀,苍天有眼呀,大伙以后还是多做好人善事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