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钱时见人心还款时见人品 确是至理名言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那年初冬的一个上午,虽然天晴朗朗的,但空气中仍透出丝丝寒冷。一位五短身材,其貌不扬,拐了好几个弯的远房亲戚,“吱呀”一声,推开我的家门,屁股没在凳子上坐稳,不知为啥 ,挺大个儿男人用手捂着脸,“呜呜呜”鼻涕一把泪一把地哭开了。我忙撂下手里的活儿过来劝慰。他止住哭,黯然神伤道:“家里骡子病了,想跟你抓借几百块钱应应急。”紧接着,他晃动着酸枣核似的脑袋,满嘴吐沫星子乱溅,信誓旦旦地表白:“这笔钱年前一定还,要是给不了,出门让汽车撞死。”
在当时农村,骡子除春种秋收离不开外,农闲时还能拉脚(帮人运货物)挣外快。庄稼人把它看得非常金贵。总是精心喂养它,生怕有一丁点儿闪失。难怪这位亲戚如此着急上火。可眼下女儿刚出满月,我凝视着炕上她熟睡的样子,圆溜溜的小眼睛眯成一条比棉线还细的缝。小嘴一张一合,像要吃奶。想想自己每月四十几元薪水,一人挣钱,拉家带口,在贫困线上拼命挣扎,攒钱的难度可想而知。各种念头瞬间在脑海里互相撞击。我有心拒绝,但转脸一瞅亲戚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心顿时软了下来。我翻箱倒柜找出家里仅有的三百元钱递给他,再三嘱咐:“这是准备给孩子买奶粉的钱,望你信守诺言,抓紧还就行啦。”

他接过钱,粗糙皲裂的手指沾着口水,反复数了数,确认无误,千恩万谢的走了。事后我听人说,他家饲养的骡子根本没病,他借钱只不过是存进信用社,准备从中吃利息。碍于亲戚的面子,我的嘴仿佛贴了封条,几次见面都不好意思开口索要。我心想,他家又不缺钱,没准用不了多时,就会登门还款的。时光在望眼欲穿中悄悄的溜走了。一年,二年……渐渐十年过去了。自女儿出生起,家里除勉强维持正常的开支外,再挤不出多余的钱给她买奶粉果腹,她打小缺乏营养,瘦的皮包骨,小脸窄巴巴的。虽然十岁了,但跟同龄的孩子相比,看上去也就五、六岁样子。我常常心酸得偷偷抹泪。 有一回,他来家里串门,我思前想后,实在憋不住了,就找了个自认为冠冕堂皇的理由,小心翼翼的暗示这位亲戚还债。本来我俩家长里短,说说笑笑,聊的很是投机。可他一听我的提醒,刀条形脸立刻晴转多云。他触电似的从座位上弹起,“咣”的一声,将屋门重重一带,气势汹汹地扬长而去。他愤然的甩门声,差点震破我的耳膜。
时光如指间流沙,悄悄地滑落。如今,三十多载过去了,我单薄瘦小的女儿早已成家立业,她的小孩牙牙学语。这位亲戚也从当时风华正茂的中年人转眼间变成行动迟缓,两鬓染霜的小老头。每逢我俩见面闲谈,他就像怕犯啥忌讳似的,绝口不提“钱”字。有时碰到我不慎说走了嘴,他便立马摆出一副阴沉沉的面孔来。看上去苦大仇深,如同我上辈子借了他的米,还得却是糠。就连他身上的每个细胞,好像都张牙舞爪地向我抗议道:“提钱,跟你急。”这让我寒冬腊月吃冰棍——心凉透了。
遥想当年,我肯借钱于他,纯粹是想帮对方渡过面临的困境。借出去不只是钱,更多的是亲戚间的真诚与信任。他赖账倒也罢了,让人寒心的是,还让我平白无故受了多年的窝囊气,情感上留下难已愈合的创伤。难怪有人说,借钱时见人心,还款时见人品。确是至理名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