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乡下飞 ,投稿: 余世磊

  • A+
所属分类:伤感日志

白鹭在蓝天上飞翔,我们在绿色的稻田里飞翔。

像一架起飞的飞机/完全张开嘴巴和耳朵,以免阻碍气流。用脚跑,抬起身体,越跑越快。这一刻,我感觉整个人都在飞,在飞。我能听到空气在我耳边呼呼流动,我能看到稻田、田埂和田埂上的稻草人,都在经过。一只脚,全身,是一种飞行运动,具有飞行惯性。最后,就像飞机降落一样——首先你要放慢速度,把脚步收拢到地面,然后向前滑行一段时间,才能慢慢停下身体。

虽然,你的脚不能一直离开地面,不能算作真正意义上的飞翔,但绝对是飞翔的样子和感觉。

当时,身体轻如燕子。心,往往,只想飞,飞得高,就有飞的欲望。从家里出来,走在村前的田野上。如果你没有太多的束缚,尤其是空手走路的时候,你想飞。当你用脚跑的时候,你飞了,你一路飞到了湘武港,挨着吴仕岩。

每天,我都在外面飞啊飞。飞到张家湾的菜园子,挑一筐菜,却带着菜飞回来。飞到虎林,扛一棵树回家,可是回来的时候,我不能跟着树飞,只能慢慢往回走。我就是这样展开翅膀,飞到一家机构,飞到一所小学,飞到戴家,看了一场电影。记得每次看完电影,走出放电影的村子,看到月光下的路,想飞的欲望最强烈。飞回家,把看电影的人远远甩在身后,把路边人家的狗远远甩在身后。

狼叫的时候,我和妈妈去种小麦。一口气,我飞到了半山脚下,那里狼叫个不停,飞不起来。很难从山上飞起来。但是种完小麦,从山上飞下来,一口气飞回家,却喘不过气来。我会邀请铁甲龙的姐姐和爸爸一起犁地飞翔,但是路很长,我会像那些鸟一样飞翔。即便如此,回到家我妈还是很惊讶:“我这么快就回来了,你飞走了吗?”

村子里谁不会飞,包括那些女孩?一开始我在前面飞,和平在后面飞,春天他们都在和平后面飞,在村子中间前呼后拥,鸡犬不宁。但很快,香河就飞到了我的前面,我不得不加快飞行速度。春天,油菜花盛开的时候,我们是一群伢子,在田里打猪草。在烟雾弥漫的春天空气和花香中,让人想飞,不飞就难受。我不知道谁先飞的。每个人都从这个油菜田飞到那个油菜田。那年春天,在上升的空气中飞行要容易得多,也快得多。大人看到我们这个样子,经常会说:“这些女生在飞。”

飞得最快、飞得最高的是小学生,邱实和石勇。他们家也住在铁家垅,路很长。他们每天要上学两次,往返四次,但对于会飞的人来说,这不是问题。学校结束了。你看,队伍一散,还没走远,就飞上队伍了。特别是石秋并没有沿着学校的路飞,而是从朱成忠家的麦田,从雪娇家的菜园,从王晓家的竹林飞过来。突然,它飞走了。中午,晚饭后,我去邀请程春去上学。我远远地看到一些学生,比如石桥,从吴仕岩边上飞过。然而,当我转身时,我飞到了我们的村庄,只为了抑制住我的翅膀,等待和我们一起再次飞往学校。

经常,看着白鹭飞进飞出大山。我们怎么能像白鹭一样飞得又高又优雅?我们没有白鹭的白色衣服和优雅气质。如果我们像飞鸟,我们应该像麻雀。像一只麻雀,飞得很低,不远;像一只麻雀,它是灰色的,鸣叫着;像一只麻雀,却在村子里飞来飞去;像麻雀一样,它们喜欢形成集群。十几个伢子经常一起飞向田野和河流。就像喜欢偷米吃的麻雀,我们曾经去郭增公家门前,偷干红薯角。郭增公发现的时候,我们出去的时候尖叫着飞走了。郭增公进屋,又飞起来了……

每次,我回到农村老家,站在村子前面。是的,我还是有点想飞的欲望。十几岁的时候偶尔飞一次,现在明显感觉身体很重,根本飞不起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