凄美的神话赋予了这个小渔港幻境般的美丽

  • A+
所属分类:生活记录

早上有小雨。天空沁满湿润的云,风吹树叶,满山的苍翠。吃自助早餐,是日本、欧洲、大陆的综合早餐,有饭团,三明治,白米粥,各种小菜。
上了旅游大巴车,阿明哥便开始讲解。阿明哥个子不高,穿着红色的冲锋衣,国字脸,一口字正腔圆的台湾普通话。他说,他在金门当兵,睡在坑道里,金门都是花岗石,解放军四十多万炮弹打不破
俗话说,宁愿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要相信导游一张嘴。导游是什么?就是靠嘴皮子忽悠人开心的,开心了,买账,到了购物点,买单。
阿明哥说,两地用语有很多差别,台湾把地道讲成道地,叫熊猫为猫熊。有一次,他接待上海市委书记来旅游,到了晚上,书记说累了,要去酒店,阿明就为难了。原来,台湾的酒店专门是女生陪酒的夜总会,而我们通常住宿的旅馆,在台湾叫饭店。另外,台湾的土豆是花生,有一次内地人让老板辣炒土豆丝,老板说,炒不出来,花生太小了,切不了丝……台湾的一斤是八两,六百克。阿明还说,在台湾不要杀价,人们不故意抬高价格,也没有随意减价的习惯
的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地域的差异,使得两岸文化既有相通的地方,又有不少相左之处。

去基隆港的路上。阿明哥滔滔不绝,讲述着台湾的风土民情:基隆雨,新竹风;不能捡贝壳,家里有贝壳要放到海边,保护环境;台湾不种榴莲和山竹;两岸不能互相带水果,新鲜鱼干等;台湾工资每月平均收入一万多人民币,与十多年前的经济水平相比,变化不大;电动车,充电六秒钟,一次一百公里;整形外科很著名……
因为有阿明,一路不乏味。不知真假,权且当故事听听。每个人的语言表达,总要带有自己的主观色彩,阿明哥是台湾本地人,总会有他对台湾的偏爱。
我最不喜欢到一个景点之前先去百度,那样就失去了新鲜感,而且往往是一知半解,索然无味。当然过后还是得科普一下的,是对所见所闻的印证,就像是看电影之前不剧透,看过之后就看豆瓣评论一样。对于野柳之野,我完全是陌生的,阿明哥在车上说的大多内容也与之无关,只在快下车的时候说,去基隆港之前,我们先去看看野柳之野,有一个很神奇的女王头,不过要是拍真景,风大路远,不如拍仿造,拍出来没什么区别。

哦,野柳之野,多么诗意的名字,它是一个地质公园,很小,不大,如果不包括大海的话。野柳位于台北县万里乡的东北海滨,它南边紧靠着基隆,西边连接着台北市,北边是金山乡,东边就是一片大海了。野柳无柳,只有海水和石头。野柳是伸入大海中的一个山岬,就像是个小小的“半岛”。下车后,海风强劲地扑面吹来,我恰好穿了一件很民族风的红色长裙,裙子便呼呼响。还有雨丝,又细又密,像是绣花针一样在风的助力下,掠过脸颊,如恋人的强吻般感觉深刻。于是,拿出伞打着,伞就如叛逆的青年,变着花样地倾斜,鼓起,倒翻。
海水拍击着奇怪的石头,溅起银色浪花,虽此刻想到古诗词有点拽,不过苏轼词里的“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情景诚然是很契合这眼前之景的。大海永恒地潮汐涨落,岸上气象万千的嶙峋怪石。好壮观的野柳之野!
野柳的石头很怪,充满艺术气质,让人产生无数的遐想。一是龟背花纹石,好像许多的海龟趴在那里在安详的休息;二是石树,众多的石树簇拥在一起,形成了壮观的石树林;三是象形石,比如女王头。野柳之野流传着许多凄美的神话,赋予了这个小渔港幻境般的美丽

天空铅灰,云层厚积,大海幽邃,海浪呼啸,礁石挺立,风疾雨斜。我有一瞬间变得恍惚,仿佛身处好莱坞惊险大片之中,那一刻,和女王头、俏皮公主拍照已经无关要紧。
我草草拍完照,又站回到海边栏杆处,那是与大海最靠近的地方。感受风,感受浪,感受幽蓝的海之魂,感受人类的伟大和渺小。渺渺茫茫,孤独苍凉,生命寂寞。我不由想起那些搏击风浪的励志语,忽有所感触,那远处航行的船只,在这滔天的风浪中艰难前进,多么了不起,原来这才是真正的“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啊,自然的膂力很震撼,人类的精神更是无比卓越。没有女王,只有自然之王。
一向爱叽喳的我,静默得像一块野柳的石头。一向爱换新地点的我,在阿明哥催促的时候,如同要失去什么珍宝一样不愿离开,不愿离开这个让人灵魂净化的地方。这涛声,这混响,这静谧的时光……将会成为永远美丽的记忆。
中午吃旅游团餐。开始下午行程。去士林官邸和台湾故宫。不是说这些地方没的可写,的确是因我忘却了许多,又因为涉及对历史政治人物的评价,所以就如流水般记录这旧账了!

以下是阿明哥的时间,如有不妥,去台湾找导游阿明,阿明哥说——张学良活到101岁。宋美龄106岁,有荨麻疹和哮喘病。张学良在台湾生活费五万台币,当时每月只有六百台币。蒋介石在台湾生活了二十六年。台湾退出联合国,我解放军停止炮击金门,不能有两个中国。
士林官邸很开阔,绿草芳菲,美人树娇艳。我们来到蒋介石和宋美龄居住的小楼,清雅别致,还有宋美龄做礼拜的小教堂,宁谧安详。雨丝还在飘,却是柔和的。
台湾故宫,珍宝丰富,各种真迹,目不暇接。上红下绿,那是真的翡翠。象牙套球,那是活象的牙。有靠背叫床,去掉靠背叫塌,各种讲究。我欣赏了一番欧阳修、苏轼等人的墨宝,又看了大清王朝历代黄帝亲手批阅过的奏章。总的感受就是,中华历史文化源远流长,太博大精深了。
晚上走地下通道去买水果,莲雾、香蕉、芭乐等。发现地通里有流浪汉们在那里吃饭,睡觉。令我难忘的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盖着被子准备睡觉,那个眼神谨慎而淡定。是的,淡定的眼神!

入住中港大饭店。晚上十一点二十一分,床忽然摇晃起来,又地震了。我正和朋友正在微信上闲聊台湾的风土人情,慌张打了一句,地震了。我第一反应是想着穿衣服逃跑,妈妈说,这是八楼,跑不出去的,于是我脱掉刚穿上的半只袖子。几分钟后,台湾新闻说花莲刚6.1级地震。开着灯睡觉吧,再看一眼手机,朋友一连串的担心问候,没事吧,打了一句地震了就没下文了,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吧?哦,忘了及时回复了,让朋友着急了,不过这种被着急的感觉还真不错。
这里,我要说一说我同行的家人!
我们一家四人,在旅游生活中,体现着不同性格特点。我妈妈是完全看到他人型,极力配合着集体团队,不掉队,不给别人添麻烦。我老公是活出自我型,想吃东西了,餐后犯困了,久坐颈疼了,山路难走了……都会想办法尽快解决,他对风景无感,喜欢和当地人聊风土人情。我儿子是青春体验型,手机不离手,为了完成一篇征文。不过他对食物和人文更感兴趣,想吃遍台湾小吃。至于我,可以说是学习显摆型吧,认真写着台湾印象,记着各种名字,让妈妈拍了一堆照片,从中找到自己不算难看的,有台湾风景做背景的,简单P一下,保存好,等着发圈,去国父纪念馆我发了圈,有一百多点赞的,四十多留言的。我就活在这种似乎幼稚而又充满生活气息的存在感中吧。
明天该去日月潭、妖怪村了,又会看到怎样的风景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