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更多的人摆脱心中的冷气 永远走在光昌流丽的路上

  • A+
所属分类:生活记录

中秋节期间,文友打来电话,问我:"在家干什么?"我说:"一杯茶,一本书,退休老人享清福。"朋友又问:"看啥书?"我说:"看朋友发来的微信书,是他最近出的诗集。为建国70周年的献礼!"朋友说:"读诗是年轻人的专利,老啦,谁还有诗的激情呢?"我说:"这诗好,老少皆宜,还有写我们退休老人的呢。"我随口在电话中给他念了一首。诗的题目是《柔软》:

"夜深人静
心总是不静
花开过又谢
麦子已经收割
一场雪迟迟不肯降落

光阴似水
时间如风
谁在用无形的手
一层层把日子剥开
未来得及天长地久
三千青絲染上了白霜

许多年后,
我们再谈及青春和爱情
尽管有些不合时宜
也会给坚硬的心脏
最柔软的一击。"

给我打电话的朋友是部队的退休老干部,也爱写散文和小说,他听后连声说:"这诗写得不错,快转发给我,我也分享一下‘柔软的一击`的幸福。"我说:"好的,马上转给你。"

写诗的朋友是我们中国农业发展银行江西分行原办公室主任,刚刚被调整到信息科技处任处长。是我们农发行的业务骨干,但他爱好文学,特别喜欢诗歌,多年来利用业余时间写诗,现在已出版两部诗集,在《诗刊》和《中国青年报》及江西省文学刊物经常有诗歌发表,在诗坛已小有名气,是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和中国金融系统作家协会会员。真实姓名王秋凌,笔名,凌子。

我和凌子认识有近20年啦。我在总行杂志社工作时,发过他的文章和诗歌。那时他在基层一个地市行当办公室主任。后来他调江西省分行任办公室付主任,主管宣传工作,我们联系就多了。记得08年我到江西省出差,正赶上他的第一本诗集出版,他送我一本,诗书的名字叫《去天堂的路很远》。在当时的省行行长鲍建安办公室,行长与凌子开玩笑,说:"凌子是我们分行的徐志摩,他的爱情诗打动了不少中老年妇女同志的心,他的粉丝都是40岁以上的女同志。"我知道是调侃,但仍然惊讶的"啊"了一声,并说:"凌子,不会那么惨吧,至少是20岁左右的女同志才对呀?"凌子笑着给我说:"行长说的对,真正懂得爱情的都是过来人,太年轻,不经过婚姻不懂得真正的爱情。年轻人只有荷尔蒙。"凌子的回答实在得体,显示了大智慧,也显示了诗人的深沉的思考。

爱情是文学的永恒主题,无论是写小说的,写散文的,写诗歌的,都绕不开这个主题,这也是读者永远愿意看的亮点。凌子的诗歌以抒情诗为主,他写爱情,写得纯净,高尚,打动青春之心,也打动中老年之心。就象生活乱麻中有一条闪亮的彩绳,亮人眼晴;又象污泥浊水中藏匿的晶亮的宝石,让迷盲者的心豁然清洁。爱过的,被爱的;不爱的,失爱的,读后都会对爱重新审视定义,眼前会出现一条全新的爱情之路。请看凌子的爱情短诗巜红颜知己》:

"红颜知己
这种称谓有些给力
如果你是我上辈子的情人
认真想想
不知道该如何呵护你
把你握在掌心
怕不小心会捏碎
把你含在嘴里
你会溶化成水
我只好将你永久存在梦里
千里之外
这是可以牵挂的一段距离
尽管我们不能耳鬓斯磨
也无法为你摘下星星
但有一点能夠承诺
每天想你一次
每月问候一回
是在某个下的日子
突然去到你居住的城市
找一间咖啡舘小坐
然后给你点一杯蓝山
再加一勺伴侣。"

这情诗写得太美啦,这是人间大爱,不是对某个人的冲动,爱的对象可以是你也可以是她,也可以是人,也可以是物,也可以是美丽的井冈山,鄱阳湖……

我所知,凌子毕业于江西银行学校,一毕业就分配到中国农业银行江西省分行的基层营业所工作。他没有系统读过文科,没有系统研究过诗的创作原理,如果有这方面的知识完全是靠自学,自己在创作中悟道。应该说,他的诗道是正确的,他的作品是成功的。毛泽东主席说过:"诗歌创作,形象大于思维。"也就是说,诗人的思想理念要通过诗中的形象得到充分体现。这一点我认为凌子做到了,而且做得驾轻就熟。而且诗论所讲的比兴、拟人、借代手法,凌子该用的都用了。他的诗"意象化、象征化、立体化"。凌子说,他的创作理念是:"用有温度的语言写出有温度的诗。"说的太好了!读他的诗我们能切实感到诗的温度。请看他的政治抒情诗巜八月一日》:

"八月一日的南昌
天空比往日要蓝
太阳比往日要烈
气温也比往日要高

雄伟的广场中央
一排苍翠如初的松柏
一座高耸入云的纪念碑
从汉白玉的年轻雕像上
我触摸到了一块骨的冷
我触摸到了一滴血的热

轻舞飞扬的裙子
与头顶飞过的白鸽
使我产生了久违的幻觉
我听到了映山红的怒放
和一万匹战马的嘶鸣
清脆而且迅疾。"

这首政治抒情诗,没有声嘶力竭的口号,把作者浓烈的政治情感托负在几个物质形象上。在"一块骨的冷和一滴血的热"上,你是否感到革命先烈的温度?在美丽姑娘的裙子和飞翔的白鸽上,你是否感到和平、祥和、幸福的温度?你在映山红怒放和战马嘶鸣声中一定会感到了继续革命的温度,决不能让烈士的鲜血白流。这就是诗歌温度的力量,它比口号声小,但于无声处听惊雷,好诗酝藏着大的力量!

在划时代的大变革中,凌子也有乡愁。但作者不提"愁"字,把短暂的心结寄托在素描画中。请看他的诗歌《素描》:

"一幅素描
应隐去高耸的建筑
雄伟的斜拉大桥
应隐去妖娆的霓虹
涂脂抹粉的多余事物
率性描你的素面朝天

所谓良夜
描你的青衣沾霜带露
描你的明眸左顾右盼
并点朵荻花做你的姊妹

秋风起
搁笔乘一叶扁舟
趁着夜色尚好
出鄱湖入长江
顺流下扬州。"

凌子的感受我们不少人都有,久居城市,突然回家,不认识家啦,家乡的变化是时代的进步,但我们还是喜欢它素描的模样。于是就有了一叶扁舟,就有了梦里寻乡。这意境美轮美奂,绝了!

也有人说:"凌子的诗多少有点朦胧。"其实好的朦胧诗是一贵难求的。
朦胧诗兴起于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是伴随着文学的全面复苏而出现的。中国现代诗人对现代诗性的追求,从而实现了与西方诗歌的"对表",构建了当代诗歌的美学原则,是诗境模糊朦胧,诗意隐约含蓄,主题多解多义等等。中国的现代诗人都愿意让自己的诗朦胧一点,这已经成为当代诗歌的一个潮流。朦胧诗的代表人物顾城、北岛、舒婷等都有很多好的朦胧诗作。有的名句我们还不断引用,如:北岛的"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銘。"我非常喜欢隐约含蓄、深刻隽永的好朦胧诗。太朦胧啦也不好,太直白了也不行。白开水加点咖啡、黄山毛峰、加点蜂蜜、冰糖当然味道美极啦。多义多解也要有度,太多义就会产生歧义,不能偏离主题太远。凌子的诗有一点朦胧,但是朦胧得美,朦胧得恰到好处

更其难能可贵的是,凌子的诗全是业余创作。他参加工作以来,一直是金融战线上的业务骨干。从基层营业所干到县支行副行长,地级分行办公室主任、副行长;省行办公室副主任、主任。处理公务公文之余,还写了大量业务调研文章,起草领导讲话等等。他見缝插针,把别人用来喝咖啡的时间用来写诗,其中的艰辛与勤奋可想而知。退休前,我常与凌子见面,在那酒风肆虐盛行的年月,凌子从不贪杯,也不恋场面,能早退尽量早退。偏居一寓,沉津思考自己的诗。他曾给我说过:"他最幸福的事儿是在静静的夜里,安放自己的诗魂,并用自己的诗来纯洁自已的心!"这就是我了解的诗歌作者凌子。

中国农业发展银行人才济济,祝愿农发行多出银行家,也多出凌子这样的诗人。中国自古是诗的国度,从巜诗经》到现在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多写精品好诗,既是文化传承的需要,也是新时代的要求。一首好诗的背后是一个大世界,千万不要小看几句小诗。余光中的巜乡愁》一发表,就震撼了海峡两岸和全世界。据说,大陆到台湾的老兵读到此诗,没有不哭泣的。海外中国老乡们聚会了,有人读到此诗,哭声一片,真是"惊天地、泣鬼神。""梅花香自苦寒来",凌子诗作已硕果累累,更希望凌子不忘初心、执着坚持,写出更大格局、更大情调、更大温度的正能量好诗来,本自农发行,走向全世界,温暖更多的人摆脱心中的冷气,永远走在光昌流丽的路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