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回城这才是真正留住了我的乡愁

  • A+
所属分类:生活记录

我的家乡是南阳盆东北角的一个农村,位于方城县和社旗县的正中间。是一马平川的平原,沃野十里盛产小麦、玉米、大豆、高梁。在以粮为網的年月,这可是块风水宝地。

1965年,国务院区划调整时,决定成立社旗县,以賒店镇为中心,从南阳县、方城县各划出一部分,成立新的县区社旗县,周总理亲笔改赊店为社旗,意思要让赊店变为社会主义的一面旗子。我们村按版图应归社旗,但是我们村是产粮大村,方城县委书记许文彩硬赖着不给社旗,后来我们村仍归方城,但地域确在社旗县版图之内。老百姓无所谓,归哪儿都一样,都归共产党领导,干活吃饭交公粮。

我们村的西边有条河,叫潘河。古时候是条大河。据历史记载:明清时期,河水很深,可供行船。潘河和赵河在賒店镇交汇流入汉水。清雍正时,山西商人常万达,在赊店镇建立商埠,在赊店镇设立商号,南方水路来货到赊店改为陆路,北方陆路来货到赊店改水路,使赊店成为一个繁荣的商业码头。老辈人讲,那时站在我们村西头可以看到潘河上船船相连、白帆相接,不知怎的河水后来变得越来越小啦,变成了一条小河。但潘河是我小时候少年的乐园,尤其是夏天,小河给我们儿时伙伴们带来无穷的乐趣。我们在河里摸魚捉虾,我们在深水区游泳戏耍,那时的水很清,清得可以直接饮用。

上世纪80年代河水被污染了,90年代,干凅了。我回到家里,到西边看我清清的小河,满目疮痍,惨不忍睹。商人们在河床上挖沙卖钱,河床被掏空了,出现一个个大小不等的坑,看上去就象疮疤满身的丑陋妇人,再也看不见清水流淌、岸柳花红、魚跃虾蹦的小河啦,我难过得差点流下眼泪

今年初,侄儿微信我,说小河里有水啦,是南水北调水渠放进来的,咱村小河的春天又回来了。我看后十分高兴,迫不及待地跑回家乡看:真的有水啦,水不大,但哗哗流淌,像一个做过心脏搭桥手朮后的夫人,虽然面目有点苍白,但必竟活过来啦,有了新的生机。水边的新柳正在成长,河边的水草也发出了新芽,尽管还没有鱼虾,但有了水,鱼虾早晚会有的。我在河边象孩子那样,连蹦了三个高,并情不自禁的哼起了我小时候最喜欢的歌曲:"小河的水清悠悠,庄稼盖满了沟……"。

回到村里,村长陪我在村里转转,他说:"村里变化大吧?"我说:"大"。他说:"按党的十九大精神,新农村建设才刚刚起步。按计划,咱村东头和西头要修两个污水处理站,被净化的水一部分流进西河,一部分留在村里,东头西头恢复原来的东坑西坑,并种上满池的荷花。坑边栽上柳树,修筑座椅,象你们城里人那样供老人孩子们休闲。村中央修建一个水冲的公共大厕所,解决厕所粪水乱流,苍蝇乱飞,蛆虫乱爬的问题,这就是报纸上说的厕所革命"。我听后连声说:"好,好!"村长说:"今后家家户户都要改造厕所,彻底解决咱村脏乱差的问题"。

村长的话大大感动了我,我眼前出现了一幅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美丽图画。过去我魂牵梦绕的家乡,时间长啦不回来,想念家乡忧愁;回来了,城乡差别太大,住不着也忧愁;记得有年夏天我带两个孩子回到老家,本打算放暑假多住两天,陪陪老人,可小孩子不懂事上一次厕所被苍蝇蛆虫吓得哇哇直哭,当时就闹着要回城里,勉强住一晚上,蚊子咬得睡不着,第二天就回去了。老母亲为此事很不高兴,抹着眼泪说:"走吧,快走吧,这穷家盛不下你们啦。"现在我回想起那一幕仍然心里十分难受。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使我们看到河流水清,荷塘蛙鸣,住得下,玩得美,不想回城,这才是真正留住了我的乡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