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燕子恋旧主 明年春天它们还会回来吗

  • A+
所属分类:生活记录

那年春天,周一归校,突然发现阳台的屋檐下多了一个半圆形的燕窝,一对乌黑的燕子,把家安到了能遮风挡的屋檐下。
具有高度的警觉性的燕子没有感受到我的善意,只要看到我的影子,就“嗖”的一下没了踪影。为了博取它们的信任,我只能小心翼翼,蹑手蹑脚,远远关注。
双燕复双燕,双飞令人羡。两只燕子总是结伴而行,夜宿巢穴相依相偎,清晨迎着朝阳一同外出:它们有时飞到大楼旁高大的树上,悠闲地梳理羽毛;有时停在高高的电缆线上,快乐地荡荡秋千;有时也会表演似的在空中盘旋几周,再双双飞向云层深处。我真是佩服它们,没有任何轨迹规划,没有任何语言交流,是如何做到彼此之间保持同样的飞行速度,飞向同一个方向的呢?
我很少打扰它们,短暂相处后,聪明的燕子似乎认可了我这个主人,偶尔会停在阳台的栏杆上打量我。我也悄悄地打量它们:乌黑油亮的背脊,洁白无瑕的胸脯,圆圆的小脑袋上一双亮晶晶的小眼睛机警地左右环顾,哪里有异样,倏地一下转过头去,颈项柔软得仿佛没有骨头一般转得特别的顺溜,惬意的时候咂咂小嘴,悠闲的时候啄啄羽毛,看我的眼神也友好了不少。
燕子喜欢在空中捕食飞虫。不知什么时候我风干在阳台的腊肉,被啄成了蜂巢。我一度地以为是燕子的“功劳”,后来发觉是讨厌的麻雀。燕子吃饱喝足,头向巢,尾向外,尾巴翘起一抖,毫无忌惮地拉一地鸟屎,不偏不倚正是窗前。燕子屎是不好清理的,才拉出来的湿润的鸟屎会粘一扫帚;久不清理的鸟屎干硬地黏住地板扫不动;得在燕子拉完三四个小时后清理,扫帚轻轻一带,鸟屎就滚进了撮箕!每次清扫的时候,我都会仰起头看看:燕儿,燕儿,我做了你们的铲屎官,你们可愿做我的宠物?
据说落户人家的燕子是为了寻求人类庇护,安心地孵化下一代。燕子蹲在巢穴里开始孵小宝宝了,另一只自觉担负起警戒、觅食的重担,白日里忙忙碌碌地捉虫捕食,傍晚早早地回巢偎在一起,透过玻璃窗能够清楚地看到它们头挨着头呢喃细语,俨然一个温馨的小家。
也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有几只燕宝宝出世了,只看见可怜的公燕子被挤出了巢穴,夜晚立在巢沿上打盹。这样过了一周左右,巢穴里时不时冒出黑色的小脑袋,仔细分辨惊喜地发现有三只。养了三只小宝宝的大燕子把每一天过得无比忙碌,不停地飞进飞出捉虫喂食。公燕子叼回虫子,还没有靠近巢穴,几只燕子宝宝就齐刷刷地冒出头来,小脑袋望得高高的,嘴巴张得大大的,夸张得象一个“K”字,仿佛在说:我要我要我要……公燕子迅速地把食物塞进一个宝宝的嘴里,又匆匆地飞向空中,为它的下一个孩子准备食物……这是大自然多么伟大、多么无私的爱呀!

每次看到这个画面,我都感动得想要为燕子做点什么。做点什么呢?我把家里的肉丝切成碎片,顶在一根细木棍上,送到了燕子宝宝的巢穴边,可是我的手臂都举酸了,燕子宝宝也不领情!宝宝们,你们将就着吃一点啦,我知道你们喜欢吃虫,可是我也不会捉虫啊!
小燕子越长越大,可以短距离地飞翔了,阳台成了它们追逐的场所,窗台是它们小憩的落脚点。更有一只燕宝宝晚上飞到窗前的声控灯管上立着,好奇地东张西望,不知那忽闪忽闪的灯光是否伤眼睛,也不知那久亮发热的灯管是否烫脚,真替它着急!好在妈妈的几次呼唤,它又飞了回去。
还有一只倒霉的小燕子,分明从无玻璃的窗口飞进来,在寝室盘旋一周后却要从有玻璃的窗口飞出去,啪的一声被玻璃弹了回来,被撞得直接落在了窗前的桌子上。把我吓了一大跳,这小身子怎么经得起撞,没撞坏吧?想要看看它的伤势,又怕反而惊吓了它,干脆不看它,只把窗子取下来。燕子宝宝也不知道是被撞傻了,还是对我无比信任,咫尺的距离居然不躲,良久扑闪着翅膀回到了巢穴。
这一家五口每天清晨在清脆的歌声中把我唤醒,每天晚上在呢喃细语中向我道最后一声晚安!多么希望就这样一直相处下去呀!
那个天边挂满彩霞的黄昏,它们不似往常按时回巢,到了天黑、半夜,还是不见它们的踪影,它们去了哪里?我忧心忡忡。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仍然不见它们的身影,我终于明白,燕子宝宝已经长大,它们需要蓝天白云,需要高山树林,它们再也不会回来了。我的心就像那空荡荡的燕巣,莫名失落。
据说燕子恋旧主,明年春天它们还会回来吗?可是我没能等到第二年春天就调离了双溪。这一别,就只剩回忆。
又一年“泥融飞燕子”的春天来了。当年燕子知何处?想要问问双溪的同事们,曾经的燕子飞回来了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