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般小嘴的外婆又清晰地浮现在我眼前

  • A+
所属分类:情感口述

三月,春霏霏,思念像一根看不清的细线,把我拉到了那个小村庄,那条深深的、窄窄的、长长的、墙角边长着些许青苔的小巷。那是外婆家的小巷。
记忆中的小巷啊,洒满了外婆辛勤的汗水。天空刚露出鱼肚白,外婆就开始了忙碌。她利索地把番薯叶切碎,“嚓——嚓——嚓——”一声接着一声,节奏感极强。很快,厨房的烟囱就冒出了袅袅的炊烟,白色的烟总随着风转向,儿时的我总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小脑瓜不停地转着:向左、向右……煮熟的番薯叶和番薯冒着热气,外婆忍着烫把番薯捏碎,跟番薯叶及水搅和在一起,两桶猪食就成了。外婆挑着猪食,穿过小巷,沉沉的猪食压弯了外婆瘦弱的身躯。外婆圈养的猪鸡鸭鹅,在小巷尽头的空地,每当这时候,我是多么希望小巷变短,变短,再变短。外婆把猪食倒在猪槽,趁猪吃食的空隙,又小跑着回家,给鸡鸭鹅端去一大盆吃食。做完这些,外婆会根据潮汛,扛起锄头背起竹篓到海滩掘螺,经常会掘到的是白螺、海蚬、海豆芽等。在那艰苦的岁月里,外婆就这样撑起了一个家。
记忆中的小巷啊,是爱与自信的温床。每年的冬至节,我必去外婆家。在外婆村,有“冬至大过年”的说法。每逢这天,家家户户杀鸡宰鸭,做好吃好喝的招待亲戚朋友。外婆家也不例外,其中有一样我最喜欢吃的菜——泥丁炒粉。在冬至前几天,外婆就开始准备了。每次,外婆总夹了满满的一碗放在我跟前,不停地说:“妹仔(农村里男娃儿叫狗仔,女娃儿叫妹仔)快吃快吃,吃了好聪明的哦!”没读过书的外婆大概觉得泥丁是很聪明的动物,孩子吃了就像泥丁那样聪明。因为每次她总说:“那小鬼儿(指泥丁)好精龟(聪明机敏)哩!很难才挖到一点。”听着外婆的话语,我小小的心总是暖暖的。

一九八九年,我考上了师范。开学前,我到外婆家玩。一天吃过晚饭,外婆拉着我走到小巷里,把一个卷着的塑料袋塞给我,贴着我耳朵说:“妹仔,这是我攒下来的钱,一共一千零二十元,你收着,到学校买饭吃,不能让外公舅舅阿姨们知道哦。”我攥着钱,把头深深地埋在外婆的怀里。回到家,打开塑料袋,一元、两元、十元……厚厚的一沓,真不知道外婆攒了多少年才积下这笔钱,她省吃俭用,全给了我。
记忆中的小巷啊,十三年前,刻进了泪珠与离殇。二OO七年春天,舅舅打来电话,失声痛哭:“你阿婆走了!”犹如晴天霹雳,我和妈妈急匆匆赶到外婆家。外婆躺在担架上,紧抿着嘴唇,脸色苍白而安详。亲人们抬着她穿过小巷,要到殡丧车上。我眼睁睁地看着,任凭泪水奔涌。此刻,我多么希望小巷变长,变长,再变长……我的外婆!
去年,舅舅建了一栋高楼。新居落成之际,一百零一岁的外公哽咽着说:“要是你阿婆在就好了!”是啊,阿婆要是还在那该多好!我不敢看外公,别过头去,强忍着泪。亲朋好友散去,我悄悄地回到旧屋,凝望着小巷,那又深又长的小巷啊……朦胧中,有着深邃的大眼睛、樱桃般小嘴的外婆又清晰地浮现在我眼前……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