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奶奶脸上浮现出许久不见的笑容

  • A+
所属分类:生活记录

奶奶的墓地很大,我们把她的骨灰撒在了长江里。奶奶出生于南京,在芜湖告别人世,这两座城市都在长江边上,按照她的心愿,我们让她安息在长江的水中。

奶奶从没想过要个墓地,墓地要花钱,扫墓要花时间,她害怕这些。那个时候很多人会把去世的家人的骨灰存放在一个专门的地方,更多的骨灰盒进来后,前面存了几年的骨灰就得腾出地方,他们会组织家属去长江上撒骨灰,奶奶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去处。奶奶生前最大的担忧就是怕成为家人的负担,她有严重的关节炎,她怕有一天瘫痪在床,需要别人的照顾,她总是更愿意去照顾别人。她死于突发的心肌梗塞,在去世之前还在收拾房子晾晒衣服,为家人准备晚餐。她如愿以偿,倾其一生都在为别人奉献。奶奶不想在死后给家人留下负担,消失在长江的水中,可以无影无踪。

奶奶这一生经历了很多的苦难。少不更事的时候,她的母亲死于南京城的一场霍乱。从童年开始,她就不得不面对苦难和流离。她长大成人后,嫁给了我的爷爷,跟随他从南方去了北方,过了几年安稳的日子。可是在奶奶三十多岁时,我的爷爷突然病故,给她留下五个未成年的孩子。那时候正是抗日战争最残酷的年代,她生活的地方也已沦陷,奶奶一定深尝过国破家亡的滋味。她拖儿带女回到了南方,靠着她的父亲和弟弟的接济,在兵荒马乱中艰难度日。好在儿女们渐渐长大,她大概没想到离别又在眼前。一九四九年,她在上海火车站送走了即将去台湾的女儿,她们当时都以为这只是短暂的分离,未曾想到这就是生离死别。几十年后,当我的二姑从台湾来大陆时,她们早已是阴阳相隔。终于可以生活在和平的年代里,她的长子我的大伯又突发脑溢血,年纪轻轻地离开了人世。接着,又是一场场的运动,在台湾的二姑彻底断了音信。奶奶经历了太多的悲苦,却从来没有过上富足的生活,她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过世的,那时我们的日子刚刚开始好转。奶奶所经历的苦难,对于一个苦难深重的民族来说,只是沧海一粟不足挂齿。可是对每一个生命个体来说,每一场的凄风苦雨,每一次的悲欢离合,都足以让人撕心裂肺悲痛欲绝。

可是在我的记忆里,奶奶总是那么贤良敦厚,慈祥平和,我从未听她抱怨过什么,些许的得着就能让她满怀感激。我曾经以为,她的生活总是这么风平浪静,远离苦难和不幸。她经历的那些磨难,只是在她去世以后,我才慢慢听到。当我开始一遍遍地回想奶奶的故事时,我才一步步地走进她的世界。我走到了离奶奶最近的地方,看到的还是一张慈祥平和的笑脸,依旧满怀感激,没有任何的抱怨。奶奶始终是个热爱生活的人,她会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没有贵重的物品和摆设,却是一个温馨的家。家里常飘着饭香,奶奶每天会花很多心思做好每一顿饭,在物质匮乏的年代,她让我们吃到了那么多的美食,她总有办法用很普通的食材烹调出美味佳肴。她喜欢冬日里的太阳,她可以把腌好的咸肉挪到阳光底下,晒出更好的味道。她也有收藏宝物的罐子,里面储存的是雪里蕻之类的腌菜。直到现在,吃过了太多的山珍海味,我还是最喜欢奶奶做的饭。奶奶去世后,我再也没机会吃到那么好吃的咸肉和雪菜了。

经历了很多的苦难后,奶奶的心里依然只有爱,对家人的爱,对生活的爱,她的爱像长江水一样绵长。

我对奶奶的怀念也像长江水一样绵长,没有止息,只是我的怀念里曾流淌着很深的遗憾。

我出生时,我的父母的父母中,只有奶奶还健在。这对我来说还不是太大的缺憾,我从奶奶那儿得到的爱,抵得上四个祖辈的爱。因为奶奶的爱,我没有缺了来自祖辈的关爱,我这一生得到了完整的爱。可我没有好好地去报答过奶奶,我以为日子会很长,等到我想回报奶奶的时候,她已不在那儿。

奶奶去世的时候,我还不谙世事,还不太懂回报和留恋,也不曾尝过思念之苦,奶奶在我还没学会如何去爱别人的时候就离开了我。虽然奶奶给予我的爱都是无私的,不图任何回报;我也知道,爱别人也是一种幸福。可我还是应该为她做些什么,让她也感受到被爱的幸福。我可以说我那时候没有经济能力,无法为奶奶买份礼物表达我对她的感情,但那时候的我已经开始用她为我攒下的零花钱给自己买礼物。我们一起吃饭时,我喜欢把好吃的东西夹到父母的碗里,奶奶总是幸福地看着我的举动,夸奖我是一个孝顺懂事的孩子。为什么我就没有把那些奶奶亲手做出的好菜夹到她的碗里?哪怕只有一次,也会在她离去后的漫长的日子里给我很多的安慰。最后一次见到奶奶,我已十五、六岁。要离开的前一天,在我们一起睡觉的那个小屋里,只有奶奶和我坐在那里时,奶奶跟我说起了我的大伯和二姑。大伯去世后家里人一直瞒着奶奶,先说他去了新疆,后来工作又调到了东北,离家很远,不能回来看奶奶。家里人利用奶奶不识字,有时会编造一封大伯的来信拿给她看,她总是很认真地听家里人给她读那些信,但她从来没提出过让大伯寄张照片来。那一天,奶奶告诉我,大伯应该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奶奶还说,她可能也见不到二姑了。奶奶的语气很平静,后来的我才能感受到她的悲伤。隐忍的悲伤,无以诉说。我也是后来才明白,几句话就能了却很多遗憾,可我那会儿只是傻坐在那儿,在奶奶把我当成一个长大了的孩子,向我吐露心事时,我却缄默不语,没有说上一句安慰她的话。

那是奶奶唯一一次跟我提及那些让人悲伤的事情。或许她早已习惯了那些苦难,周围有太多的人,也是这样从兵荒马乱,从死亡和离别中走过来的,她可能以为生活本该如此。可是我多么希望,她能够拥有更顺遂的一生。如果我阻止不了那些不幸事情,至少,我可以更多地爱她,更多地回报于她。我是有机会去回报奶奶的,可我什么也没做,这成了我无法了却的遗憾。我对她的爱,始终没有告诉过她,而且以后再也没有表达和补偿的机会。

奶奶的去世是我第一次面对死亡。我们总是避讳谈及死亡,当死亡来临时,我们就更加不知所措,跟亲人离别后就会有更多的悲伤和遗憾。我们被别人爱着时,常常忽视了我们得到的幸福。就是我们能够意识到,对于那些爱着我们的人,我们总以为我们还有很多回报他们的机会。奶奶去世后,我才知道,生命可以戛然而止,死亡可以不请自来,有些失去,会是永远的失去,人生最终是一场离别。既然所有的人都要离开这个世界,既然谁也逃不出别离,我们这一生最应该学会的,就是放下和告别。我们从小就应该学着更好地面对死亡,我们终究要跟那些我们挚爱的人告别,我们自己终究要跟这个世界告别。我们做不到不让那些我们爱着的人离开我们,我们也做不到永远留在那些爱着我们的人的身边,那我们就多花些时间跟他们在一起吧,在我们跟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好好地爱他们,少一些伤害和遗憾,多留下些美好时光温暖的回忆。我再也没有机会去回报奶奶,但我开始学着更好地生活,开始感恩和回报那些施恩于我的人。

奶奶的骨灰撒在了长江里,我每次来到长江边,就是来到了奶奶的身边。奶奶并不想留存什么,她也找不出什么财产留给我们,她和她的一生都是微不足道的,好像没有什么值得留下。不想留下什么的奶奶,以为留不下什么的奶奶,却留下了很多,她留给我们的是世间最宝贵的情感,她塑造了我们的品格,也影响了我们对生活的态度,她留给我们的是我们可以享用一生的真正的财富。奶奶以为她离去后,就没有了踪影,她会完全消逝在长江中,可长江水不会带走那些最珍贵的东西,它们是有重量的,不会流逝在水中。我也曾为奶奶没有一个具体的墓地而遗憾,后来我慢慢接受了这样的一条归途。小时候,每次从北方来到南方,来到长江边,我就可以见到亲爱的奶奶,就可以吃上这世界上最好吃的饭菜,我跟长江的骨血里的亲近,是从我的奶奶开始的。现在我来到长江边,还能感觉到奶奶的气息。奶奶在长江边生活了大半辈子,她还在这里,从未离开。长江很深很宽,容得下很多的思念,容得下一生的守候。长江也不会干枯,江水奔腾浩渺生生不息。长江还很长,我看不到长江的尽头,可我思念奶奶的时候,我知道江水流去了哪里。长江水最终流进了我的心里,奶奶的墓地也在我的心里,无论去了哪里,我都可以带走。最好的墓地原来就在那些还活着的人的心里,爱和思念可以常年环绕在那里,年年岁岁陪伴着那些我们怀念着的人。

我又来到了长江边,来到奶奶的墓地。我坐在岸上,跟奶奶面对面地坐着,我们一起安静地晒着太阳。时光匆匆,一生很短,我告诉奶奶,我学会了妥协和放下,学会了慢慢地爱一个人,慢慢地思念一个人。当我怀念一个人的时候,我会好好地去爱还在身边的人。

波光粼粼,我看到了奶奶脸上心满意足的微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