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无法控制自已 像疯了一样飞身冲到飞岩峰

  • A+
所属分类:伤感日志

我叫魏无情,在莲花山铜鼓峰飞龙岩剑庐跟我师父学剑法。我的师父是个半老头,他脸上的胡子长得像杂草,从不加修剪,长得长了就拿出一把锋利的长剑狠狠地割掉。

令我感到揪心的是师父从没对人笑过。我五岁就拜在师父门下,十年过去了,他从没有抱过我,他对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无情,练剑去!”

春天的莲花山百花盛开,铜鼓山南峰的桃树坪上桃花竞相开放,百年桃树醉春风开出了一树红色粉色和蓝色的奇花,梅城前来观花的人流如织。我观花的念想却被师父粗暴地掐掉了:“花多乱眼,练剑之人,唯有观剑。”

我趁师父午睡的间隙,一个人朝南峰飞奔而去。我想等我把看到的一树奇花美景描绘给师父后,他不但会原谅我,而且也会前去一睹花容。等我来到醉春风树下时,树上竟没有一朵花了,我看到的只是满地的花瓣和一群失望的观花人。醉春风的奇花被人用无情剑法第一招——“原始洪荒”全部震落于枝头。能使用无情剑法的只有师父。

我伤心、委屈、甚至还有些愤然地回到剑庐。师父正在焚香,他招了招手让我跟他一起跪在剑庐旁边的香樟下,树上挂着一把新铸的宝剑。我的师父不仅是一位武林高手,还是一位铸剑高手。他找来芒山精钢,采来洛河之水,以百年灵蛇之血为引,花了三年时光铸出了这把绝世宝剑。

这天夜里,师父取了一瓶珍藏了十年的嘉应大曲酒。喝到酒酣耳热,师父跟我讲起了我悲惨的身世:“你五岁那年,你全家遭到了仇家的血算,你的母亲和家人都死于仇家刀下。师父正好下山路过,冒死把你救了出来。”师父说着还把袍子卷了起来,向我展示了当年留下的三块刀痕。

师父的话却没有勾起我太多的伤心回忆。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我好像是睡了一觉之后,就被师父带到了山上,家没有了,母亲也不见了。而我出生后就从没见过我父亲,父亲在我人生路上只是一个符号而已。

“无情,你要记住这血海深仇!”喝了烈酒之后,师父血红的双眼发出骇人的光,“杀你父母的仇人,是梅城大刀门掌门梅万杨!”

“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师父从香樟树上取下那把新铸的宝剑,一脸凝重地说,“梅万杨习武三十年,创出梅花十三刀独门刀法,为师苦研十年也无法破解他‘傲雪冰霜’和'凌寒屠苏'这两招致胜刀法。”说着,他把剑递到我的手上,“这把绝世宝剑能削铁如泥,为师取名无情剑,从今日起,你要做到心无他念,对于万事万物都要做到无情无物。只有这样,你才能练成真正的无情剑法。”

剑庐后面的飞岩峰成了我新的练剑场所。日复一日,我在峰顶悬崖边上的一块巨石上苦练无情剑法。鲜花开了,芳香飘来,鸟儿飞过,鸣声雀跃,无不令我遐想联翩。我做不到师父所说的无情,很多时候我很苦闷。

而我化解苦闷的唯一方法只有练剑。我的剑术日益精进,师父那紧绷着的脸绽放出欣慰。

我使用无情剑练剑的第三个年头,师父生了一场重病,服用了山上多味草药不见起效,师父不得不让我下山到药铺抓药。

在梅城的百草堂里,我竟然遇到了杀我父母的仇人梅万杨,他除了是一名武林高手外,还是一名杏林好手。他端坐在堂前为病人诊病,气度不凡,令人感到高深莫测。我想到十八年来我活着的所有一切都跟这个人有关,我很屈辱,很恐惧,也很兴奋,从后背上抽出无情剑,不顾一切朝梅万杨杀了过去……

绝世宝剑并没有占到上风,梅万杨以手为刀拆解我的剑法游刃有余。他脸带微笑,气定神闲,我越战越感到恐惧和愤怒,使出无情剑法最后也是最厉害的两招——“天地苍茫”和“万灭重生”。

梅万杨脸上的微笑被惊讶所替代。他一跃而起,用手上的梅花针使出"傲雪冰霜"化解了我的攻势,轻轻地说了一句:“终于练成了绝世剑学,魏破空用心良苦!”

魏破空就是我师父的名字

梅万杨告诉了我一个我不敢相信的秘密。重新回到剑庐,我内心波涛汹涌、百感交集,抱着师父失声痛哭:“爹,你为何要编出那样的故事?”

师父,不,是我的父亲魏破空长长一叹:“欲望是习武之人的大忌。而深仇大恨则是源动力,为父挖空心思编了一个故事,望你也体谅为父的苦心。”

揭开真相,我并没有丝豪的轻松。我无法控制自已,像疯了一样飞身冲到飞岩峰,把无情剑奋力朝山谷扔了下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