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赞美 、网络写手: 怀庐明

  • A+
所属分类:哲理故事

六月的草原已经很热了。对于一个来自南方的旅行者来说,温带大陆性气候不是普通的烦恼:晚上和凌晨穿毛衣和毛衣很冷。到了90点,灼热的白光已经充满了整个世界,让人感觉不舒服,望向远方的天空。草色的尽头是一条金线——,是蝗虫生活的边界。蝗灾、过度放牧和荒漠化使内蒙古的绿色萎缩。

空旷的草原上从来没有任何遮蔽物,白色的火球肆意的燃烧着大地,甚至空气被不均匀的加热扭曲。此时生物活动很少——。除了人类,蝗虫聚拢翅膀栖息在金色或绿色的草茎下,兔子躲在30厘米深的巢穴里,金色的干草在白光下更是耀眼夺目,就像阿波罗马车一样。

就像天地的交感,金的尖角散发出一点点红晕,仿佛是金与白的混合体。它在温度和燃料之间撞了一下,幽灵般地、悄悄地吞没了草料,并在瞬间腾起三丈火焰。阿波罗的缰绳到达这里,他的神灵出现了,火继续扩大。

整个草原的动物都疯了。只不过有几只蝗虫突然被烧死,大片的黄金升起,嗡嗡作响,兔子冲出去,在火海中狂奔。接待我们的蒙古人在十米外用刀割草,做了一条火带。我诧异地看着身边黑皮肤的男人。他们不着急。在他们的眼睛的底部是上升的火焰和简单的信仰,他们用他们的手和脚做出牺牲。没想到这里的蒙古人也沿袭了祖先拜火的传统。她身后的女人抱着孩子,小生物毫无畏惧。她做了一个婴儿,并挥舞着她的拳头。

生命的美好在于,有时候它小到让人察觉不到,比如草丛中的蚂蚁。每只蚂蚁,移动草叶,绕过砾石,缺一条腿,那只缺一条触手,很不起眼,但也很雄伟——因为这片草原上有无数的蚂蚁。这是一场暗流涌动、浩浩荡荡的生存运动。不同的是,他们就像一支军队,安排有序,纪律严明。

它们仍然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

所有的士兵都聚集在一个地方,这应该是他们的巢穴。蚁后和蛋被工人搬出去了,然后被抱成一团——。蚁后和蛋在最里面,外面有很多层的工人。然后球从草坡的高处滚了下来。

这一切都发生在短短几秒钟内,人在想和不想的时候就被抓到了眼睛里。

一个黑球,很压抑,是这群生命的颜色,每一颗棋子都紧紧抓住对方;它滚下来,又被抛起来,跑过火舌,穿过火心,带着风和雷——。火焰很粗鲁,因为没能收割这群生命而越来越猖狂。那是一场漫长的风和火;外层的蚂蚁被烧焦,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让人产生思考。这就是抓住人心的雷。与此同时,其他生物拼命求生——蝗虫逃向温度最低的火焰中心,翅膀越来越融化,但也拼命起飞;野兔的肺经不起烟熏,短肢拼命划水。死亡,生命。固化画面各方面都很狰狞。

最后兔子变成焦炭,蝗虫变成飞灰。蚁群在人们的注视下滚向了远处的草地。可以想象,它们会在一个新的地方重建它们的巢穴并茁壮成长。

生与死一直是对立的。今天我们知道,活着的欲望可以强大到战胜死亡,或者为了自己以外的生命而死,死亡可以换来更多的生命。生存,死亡,生存,一场三级三线并行的战争。

与天堂战斗。

旁边的老姨夫眼里闪过一瞬间的异彩,仿佛想起了什么,然后慢慢的向蒙古包走去。他告诉我们这块牧场不能用了,很容易复兴,明天就要搬到别的地方去。

人生其实是一个动态的过程。诞生,延续,灭绝就这么简单。没有生物会一开始就怀疑“生命”的起源,但仔细一想,就会迷茫,难过,不慌不忙,被赋予了生命,无法抗拒走向死亡。我们要“流氓”:老天,你莫名其妙的给了我们一条“命”,我们不能就这么要求你回去。我们血管里永远刻着的不是“天地之伟大是天生的”,而是“与天斗是好玩的”。

我们坚信人定胜天,众生也定胜天。

物质世界的每一条“虫”移动草叶,绕过砾石,延续个体生命。拉伸儿童,燃烧火焰,保持人口的生命。本能和信仰通过言传身教代代相传,甚至历经风雪,都是极其艰难的。

这就是生活。无数看不见的音符,在原始海洋中萌发,在浩瀚无垠的汪洋大海中形成,陡峭的河流,长长的溪流,荒野,茂林,每一个种族,每一个文明。这壮丽的赞美像尘芥一样从蓝色星球散发出来,没有媒介,响彻空旷的宇宙。所有无生命的存在都必须被崇拜。

我们向宇宙宣告,我们赞美世界。

我们是生命,顶天立地,渺小而壮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