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也是一阵风风未止幕未落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我是风,从亘古至今,吹过亿万万年……

科学家说我是空气的流动,诗人说我是不羁的元素,开朗者谓我欢喜,阴郁者谓我忧戚……一千个人,就有一千种风。

我无形无态,谁也无法捕捉到我。不是吗?人可以接住一个雨点,可以捧住一片雪花,但永远无法握住一缕清风!但我又无处不在,扬起漫天沙尘,撼动参天大树,撕破浓重云层……

我,向来被人关注。诗人的神经末梢对我最为敏感。当我温文尔雅的时候,诗句也特别温情:“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当我凄寒凌厉的时候,诗句也苍茫奇崛了:“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过江千尺浪,入竹万竿斜”。英国诗人雪莱的《西风颂》就是赞美我的——“冬天已经到了,春天还会远吗”,跨越时空,经典流传。两千二百多年前,东吴帅都督周瑜借我之力,火烧赤壁,大破曹军,奠定三国鼎立的基础。我可以左右历史的走向。四五百年前,我正在推动磨坊的风车,一个醉心中世纪风的瘦老头突然拍马挺矛刺将过来,结果当然是老人家人仰马翻。可怜的老头,如今全球兴起了风力发电机组,蹇马钝矛更将无可如何!我推着郑和的船下过西洋,推着哥伦布的船找到新大陆,推着麦哲伦的船环绕地球一周……人类历史的发展,有我的一份干预!

有人迫不及待要提出异议,我先坦白说,君子不隐恶。我也有破坏性的一面。当我超常释放能量,就会摧毁一切——推倒房屋,倾覆船舰,连根拔起大树……那时,我的确该被诅咒。但是没办法,世上一切的存在都是合理的,有吹面不寒弱柳扶风,也有寒风凛冽狂飙突进。有一次,我龙卷而起,急旋过美国一家养鸡场,拔光了鸡们一侧的羽毛,另一侧安然无恙。丑哭了的鸡一片“咯咯哒”,咒骂不绝于耳。其实,我驾驭台风大威力出巡,只在近海地区,能被台风时常宠幸的国家全球加起来大概有30来个,中国南海北部、台湾海峡、台湾省及其东部沿海、东海西部和黄海均为台风通过的高频区。我大台风光顾的多了,人们通过气象卫星远远看到我就先给我起名字,还挺好听,海葵、悟空、玉兔、白鹿、风神、海神、杜鹃、电母、木兰、海棠等,看来大家已经接纳我的存在了。必须承认,现在的防御系统完备,灾害指数大大减低,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我一不去内地大巡视,山啊楼啊的,阻来挡去很不痛快。楼里人打开一扇窗听我深沉的呼吸,或者到公园看桃李笑春风,他们对我的感受是感性的,是生活之外的必然变幻。山里人就不一样了,我的一举一动,都牵扯着他们的生命线。

有一天晚上,山雨那家伙催赶得紧,我快马加鞭往前跑。小山村房顶上摊晒着小麦,薄薄一层,我顺脚踢下一些,刷、刷、刷,像下小麦雨。没想到山里人睡觉都是支棱着一只耳朵的,他们一骨碌爬起来,拿家伙上房,攒堆儿、装袋儿……黑暗里,每个房顶都有人,哪家房顶没人,靠房邻居就喊:快起来!扫麦子了!灯亮,人影浮上。木掀戗,铁簸箕搓,闹闹吵吵,紧张有序……等山雨滴落之前,小麦袋子已经堆在屋里角落了。隐隐的曙光里,一老汉房檐下叉腰站定:刮吧刮吧,看谁怕!赤裸裸的挑衅!

哼,你不怕,可有怕的。你看那个小丫头,胆子小,还跑邻居家看《聊斋》。她又怕又困想回家,哆哆嗦嗦走到大街上,没有月亮,我正大声练嗓,高分贝吼声催化了恐惧。她捂着耳朵往家跑。两个街门那么远,她跑了一身大汗,不是累的是吓的!我觉得有趣,使劲拍她的窗户,窗户纸一吸一张,劈啪作响……她把头蒙在被子里,声音仍旧刺入耳膜……不知道是做梦,还是幻觉,老阎罗穿过窗户,要给她换心,硕大的判官笔剖开胸膛……蓦然,她失去了知觉,但潜意识还在,脑袋里闪烁着黑白雪花。好像没多久,雪花消失,意识回归,清冷的夜,凄厉的风。她既好奇又害怕,终于相信,人是能被吓死的。村里曾有个闺女,看了电影《画皮》之后,当晚就死了。剧烈的刺激摧毁了意志的防线,人就进入无意识的世界,也许那个世界,才是真正无所畏惧!当然,我不会因为一个人的恐惧就停下来,仍旧在窗外吼叫……

在我的吼声中,她又有过两次失觉,第二天吓得要死,唯恐发疯或变傻。多年以后的某一天,她阅读《罪与罚》,第一次知道陀思妥耶夫斯基患有羊角风,她立刻想起了那夜的情景。她明白那不是羊角风,但如果频频失觉,会不会伤及大脑?大脑能承受几次大风吹过?好在那种情况再没发生过。

她没疯没傻,正常长大,只是越来越不喜欢我。

一个乍暖还寒的下午,还是小娃娃的她在炕上滚来滚去玩。我嘶吼着向窗户冲锋。窗玻璃坏了,上面缺了一大角,用麻头纸糊着,四周几颗小钉固定玻璃,半腰纳鞋底的绳子拦一道加固。我冲锋一次,玻璃“卡哒哒”晃动一次,几次过后,我稍加用力,那玻璃挣断绳子,整片摔倒炕上,粉身碎骨。她吓得一激灵,然后爬起来一脚踏入战场,一片碎玻璃碴刺入光脚丫。是否挑出玻璃碴的那一刻,她就跟我结下了梁子?

她初中住校,粗心大意没带厚衣服。天气突变,我携带一股强冷空气快速过境。要命的是,那天体育课,她衣服单薄,被我吹了个透心凉。人,本身就是一团火,我强势吹过,吹旺了那团火。她发烧了,迷迷糊糊一夜,第二天早上请假回家。

路上,我势头不减,她拼了命的跟我角力,俯身二八大自行车,脸涨得通红,头发一律后扯……比不过一个小丫头,岂不杀我锐气灭我威风?我攒足了劲,劈头向她冲去,一秒僵持,她想用力,动不了——人有很多时候无能为力。那一秒她验证了一个物理现象:当逆风风速和车速相同,车会原地不动……没想完,人仰车翻。刚修的柏油路,摔得可结实!我只是吹过,从不对造成的后果负责。

如果仅仅害她生病摔跟头,还不至于厌烦我,她最憎恶我在春天,整日扬撒漫天黄沙,整得她灰头土脸。没办法啊,农村的土沙,扬起来又落下去,还是回归土地,没办法随我缠缠绵绵到天涯,爱情专家的倒可以。

她正在地里种葱。新翻的葱沟,我轻轻一吹,浮土就纷纷扬扬,荡了她一身,迷了她的眼,钻进她的嘴。这小丫头真狠,咬碎钢牙把沙土磨成齑粉,谁让这些沙子自投罗网呢?她可是个眼里不揉沙子的主!在我排布的风沙阵里,她抱一捆葱秧子,一撮一撮分散到垄背儿上。蹲在葱沟里栽葱的人,用手沿一侧挖出一条浅沟,把葱秧子等距离排入沟内,再培土护住葱秧子根部。栽一段距离,手中葱秧子刚好用完,拿下一撮葱秧子继续栽……栽的人不用起身去拿葱秧子,省时高效出活。智慧存在于劳动中。

村里一家种葱发财,一阵风全村都种,几年后市场饱和卖不出去,烂葱一车车推进沟里,又一阵风都不种了。农民的性格,有很大程度上的趋同性。她的外公舅舅姑姑都来帮忙,一来种葱是个细致活,耗工需人手,二来亲人们真心希望为她家增收出一份力。我调皮捣蛋,把放在垄背儿上的葱秧子吹得七零八乱。她母亲急脾气,冲她喊,“就不能撂好?”她委屈:“撂好了呀!风吹的,有啥办法?”舅舅听出话音里的燥热,对她说:“党中央永远是对的!”在舅舅们心中,老姐姐就是红太阳。她挠挠头,指甲缝里满是土。呵呵,回去称一称,指定多出两斤来!我恶作剧地抛起一团经年枯蒿,飞掠而过,她哼了一声,扯刮!她厌烦我,乱发明词儿泄愤!

来了,我还没走。夜色吞噬了视力,弥漫的沙尘看不见,空气似乎清净些了。视觉限制了想象,无视的想象只是幻觉。亲戚们直接回家了,她吃过饭准备明天的葱秧子,大中小号挑拣分组,忙完已是深夜,一头栽到床上,进入梦乡前,不忘呛我一句:刮,刮,刮,有本事刮三天三夜!没等我回怼,她倏然入梦!这小丫头。

葱是经济作物,小麦是主粮。花钱可多可少,饭可必须吃饱。五月打麦子,是全村的大事。那时候大家都怕我,一旦我大力吹过,有可能千亩小麦扑地,那可就傻眼了——这种事也不是没有过。乡亲们割下小麦,拉到马路上压。以前在麦场上打,生产队解散后,麦场没人收拾,杂草丛生,撂荒了。小麦挑开摊薄,两家之间各留一小段空隙,以防混淆。乡亲们一边用三股叉翻挑,一边紧张看天——天边飘动着一团乌云。哈哈,那可是我乔装打扮的,没见影视剧里,妖怪出洞,必有黑风先行!我阴沉着脸,极速旋奔而至,一把扯下一个胖大嫂披着的褂子,抛上天空,那浅色碎花的褂子,飘浮抖索如一片羽毛。胖大嫂惊呼不似人声,忙不迭去追赶褂子。小丫头家的麦摊跟胖大嫂相邻,她在旁边一脸冷漠,根本没有帮胖大嫂的意思。胖大嫂平日里对婆婆不好,婆婆过世,既不披麻戴孝也不守灵,连邻居的眼目都不挡了。她看着胖大嫂慌忙失措的样子,心里掠过一丝畅快。不厚道啊,小丫头!

村里人大都把我魔怪化。我偶尔作兴起个小旋风,他们就说鬼怪作祟,呸呸呸朝我吐唾沫,难不成鬼怪还怕口水?某人昏倒,刚巧我小旋风在现场,神婆就说这人被鬼怪采走了魂魄,焚香烧箔天地三界阴阳五行沟通一遍,赎回魂魄。如此一来,我真成了鬼怪的坐骑,驮着他们到处为非作歹了。我冤也不冤?小丫头倒未必把我看得超自然,但我有意无意捉弄了胖大嫂,似帮她出了口恶气。善恶,没有绝对标准,但肯定有基本标准,由此,文明的风,才能贯通整个人类历史。最后,我把胖大嫂的褂子摔到一棵低矮的枯树枝杈上,长枯树的地堰下面,就是胖大嫂婆婆的坟墓。当胖大嫂薅下褂子,有没有瞅一瞅下面那隆起的土堆?心里有没有掠过一丝惊惧与悔愧?小丫头记住了这次巧合,并把我同某种神秘联系起来。

细想,世间万物哪个不神秘呢?谁能想到肉眼看不见的小小病毒,居然能像飓风一样迅速席卷全球,打乱人类的正常生活秩序,夺走成千上万人的生命?生命,命运之风中的一粒尘!

我,来无影去无踪,来去是我的生命;小丫头呢,缘生而来,因灭而去,生命只是来去。生灭来去,到底有何意义……

小丫头已经长大成人,似乎不再讨厌我了。每当我吹过,她就蜷在沙发上静静地听,有时在晚上,还故意关了灯。我吹过时空,也吹过她的心灵……

生命也是一阵风,风未止,幕未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