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一根独木上站着像一位被囚禁的美人

  • A+
所属分类:哲理故事

春夏秋冬,她都在一根独木上站着,象一位被囚禁的美人,爪上绑着小铁链。透过窗户,每天都能听到她凄婉的叫声,叫声里山高水长。
每天,我会数次从她身边走过,每次我都驻足停留片刻,朝着她自言自语几句。我环顾四周,轻轻说话,至于说了什么,我也不知。看到她冷了,我让小伙子们把她移至有阳光的地方;热了,我建议给她罩上一把太阳伞,他们照做了。"独木棍上再铺上一块木板如何?她常年独立在一根木棍上会很累。"我小心翼翼地再提出要求,小伙子们没接受,明显烦我多事了。看到她,总有沉重的感觉,每每端详她貌似正常,没有痛苦的痕迹后,我才安然走开,从出家门到离开小区的这段路程,心情属于孔雀。

把她绑在独木架上的是几位年轻人,他们开了家美容美发工作室,生意看来不错,进进出出有很多客户,很显然,这只孔雀是为招揽生意的。夜深了,仍有靓女帅男边工作边窃窃私聊,听不清他们交谈的内容,似乎也谈艺术人生,他们设计出的发型都蓄含着新人类的思想。这些年轻人的举止、语言很神秘,他们吃各种外买,闲暇时玩着手机,长久地沉浸在网络世界里,靠各种呆萌表情和符号交流,汉字语言省略到极点。语言文字是一个民族文明的标志,他们的生活习惯正在打破一些传统的模式,甚至在颠覆。至于门外这只美丽的孔雀,其实与他们是陌生的,为此,我断定,他们不会善待她,孔雀是他们的门面、广告语、一个寓意诗意和远方的道具,他们却不知孔雀真的有诗意和远方。
这只孔雀,我仅见过她一次开屏,漂亮的羽毛闪着蓝宝石般的光,象一大束兰花盛放,亦如盛放的礼花,光芒四射。四月的阳光慵懒暧昧,她又瞬间闭合。孔雀开屏寓意很多,我更认为她是受了惊扰。她像一个冷美人,落寞成一幅画、一具雕像,像一位被打入冷宫的古代王妃,头戴王冠,面颊瘦削,远离宫闱之苦,已无处倾诉。甚至她像极了对面墙上贴着的"英伦玫瑰"戴安娜王妃的巨幅海报,戴安娜那双摄人魂魄的蓝宝石般的眼晴和高高的鼻子,正对着孔雀,孔雀那长久垂着的翎羽,如深垂的忧郁。她们失去了爱和故乡,那份浪漫曾在遥远的泰晤士河畔和康河里浮沉,在那有着童话里的古城堡、马车和尖尖的大教堂的庄园里,是她们曾经神话般的家园。

但凡美好的事物,总是有缘由的,为了这只孔雀,我还真去查考了一下资料。孔雀属鸟类鸡科动物,在那四季如春的云南,这些大鸟飞来飞去。原始大森林里,有孔雀的诸多传说,她们拖着长长的尾屏,被誉为“百鸟之王"。《山海经》里有记载:"身上披着花纹,燕一样的下颌,鸡一样的嘴,头上有‘德’字,颈部有‘义’字,背上有‘仁’字,胸部有‘信’字,翅上有‘义’字,脚踏着‘正’字,尾上系着‘武’字。"孔雀是凤凰的一种,是平安吉祥之神鸟。造物主创造孔雀,用的全是上好的东西,不沾邪恶,让她飞落人间,是上苍的失误。
眼前这只孔雀,被结结实实地囚禁在人间,她或许已经忘记了遥远的南国,那里有“傣家竹楼彩虹绕,有小卜冒、小卜少,曲掌翻腕把舞跳”,有云蒸霞蔚的苍山洱海,还有葫芦丝竹、纳西古乐,那是西双版纳的声音。热带雨林营造的风情属于孔雀,她有百鸟朝凤的高贵,她张开的屏尾荡起南国的彩云。此刻,这里是北方,一个陌生的小镇,她只有孤影自怜的哀伤和对周遭环境的惶恐,这不仅是对身体的圈养,更是对精神的束缚。除去一声声长鸣,她有时也急躁地在独木上走来走去,我甚至担心她会疯了,她若患上抑郁症,可是连自杀的权利都没有。
来来往往,她似乎已熟悉了我,有几次,我认为她能听懂我的说话。她抬起头,从独木上向我侧侧身子,遇有合适的时机,我可以摸摸她,我希望她能感受到我的友好和安抚,这些在她面前晃来晃去的“怪物",不都是敌人。万物都自有与其呼应的世界,彼此交叉又彼此独立,既是生灵,便一定有灵、有魂,区别在于,它们不谙人类的套数,或者它们洞悉却不随从。它们真是太高尚了,有山高水远的鸣叫,却不是在传播恶语,即使被束缚住双翼,也不会来挠你。它们遵从自然界秩序,视法则如警钟,自律是根植在本性里的善良,一直到死也不泯灭天性。你看到哪一只鸟堕落了吗?你看到一只鸟会把另一只鸟屠戮了吗?这些事情在人间或许司空见惯。人类会一边划着诗情画意的小舟,一边撒下天罗地网,生存的教科书里充斥着交易的短篇和血腥的长篇。人性的短板里,越发补不上"善"这一堂课了,高举的是弱肉强食的旗帜,只要在法律以外,便沒心没肺地挥舞着屠刀,砍碎一只眨巴着眼睛的动物象砍碎一块砖一样木然。"善”是口不食羊——倒着读。只有佛家弟子会琢磨这个字。

我的村庄里,有一户人家,猫把他的肉吃了,他逮住了猫,给剁了爪。不久,这家人的儿子触电失去了手臂。我们不去考究这个事件是否真有必然的因果关系,但是,剁了猫爪,是泯灭人性了。前日路过菜市场,冷不丁瞥见一条大鱼正被活生生刮鳞。这杀气腾腾的的场面,令我倒吸了一口冷气,我的心脏受不了,只能快速离开,眼睛却湿润了。我们换了一个地方去买菜。女儿问我怎么了?我没言语,为一条鱼流泪吗?路人听见会讥笑我,善良的女儿会和我一样难过。我甚至不知那是一条什么鱼。谁说鱼不会哭泣,没有眼泪?如果鱼会哭泣,你能手下留情吗?大凡见过的杀生场面,都是血光四溅,谁说地狱远离人间?谁说那些烟火都是香喷喷的?
曾经读过一位作家写的一个故事,他参加朋友的家宴,却发现厨房里即将被杀的鱼一次又一次艰难地挪动身子,只为堵住下水口的那点存水。它求生的欲望和人一样,有挣扎,有巨痛,有喊不出的惊恐。人类却在麻木地抡着屠刀……杀人者该杀,杀鱼无罪。动物无权申请法律保护,它们被人类食用是天经地义的。由此可见,人的行为只服从于律法之下,律法之上的那部分天性已经迷失。律法触不到的空间可随意发挥,很难设想没有法律约束的人间会是一种如何失控的状态。小区里随处有岗哨和巡逻的保安,不远处就是派出所,却没有谁去为这样一起绑架报案。法制缔造出众多文明,却不能顾及所有,养殖孔雀、食用孔雀者都在眉飞色舞。凌驾于法律之外的那份"自由",应该用善良的镜子来照一下。

孔雀,好好地活着,美丽地活着,信念会生出双翼保护你。那些无缘无故受苦受刑的万千生灵,或许都有一个因果,在另一重天里,会有永世的平安。也饶恕囚禁着你的这几个年轻人吧,饶恕地球村里众多的无知者,岁月会教会这立地行走的人类,爱护环境、保护弱势,善良和爱心是做人的首要价值观。万物相依相生,生生世世,说不准,在遥远的从前我们都是曾经美丽的孔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