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山的菊花是有禅意的 山上的菊花是弘一大师手植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净山的菊花是有禅意的,山上的菊花是弘一大师手植。
小满时节,晴空蔚蓝,显出一种明丽的质感。这是我第二次上净山谒净峰寺,此时不是菊的花期,却遇见了掩映着半座山的黄色相思花。文友们大为震撼,异口同声地说找到了灵感。而我,在寻找名人痕迹的时候,也记住了小满的相思花最美

净峰是寺名,也是镇名。净峰镇东、南、北三面临海,形成一个半岛,净山像螺锥样隆起在惠安东部的平原上,别称尖山;相传李铁拐在此得道成仙,留有钱洞、仙井、仙迹,因此亦称钱山。这座海拔只有 95.8 米的山岗,适宜联想。紧跟人流循幽径拾阶而上,我讶然发现,始建于唐咸通二年(861 年)的古寺,在山上的同一水平面上,观音殿、文昌祠、李仙祠并肩而立,佛、道、儒和谐共兴,心绪也不禁随之蔓延开来。
净峰寺之名是后来改的,原来叫净山寺。改名与张岳有关。张岳字维乔,号净峰,明朝弘治五年(1492 年)生于净山脚下的张坑(今净峰狮头)。张净峰是明代一个很牛的人物,22 岁中解元,也就是全省高考状元,正德十二年(1517 年)登进士,累官总督湖广、贵州、四川军务。可惜今人对其了解不多。
官职只占张岳“牛”的一小部分。张岳一生好读书、善读书,“以大儒自期”。青年时代与陈琛、林希元借读于寺庙,从不掩饰见解,人称“泉州三狂士”。走上仕途后,遭母丧依例回乡守孝三年,张岳夜以继日读书以排解内心的悲痛。净山寺自元朝至治年间(1321—1323 年)兵燹烧烬,四野幽静,他便上山搭了座草寮勤奋攻书。嘉靖初年,王阳明学说风行正盛,视程朱理学为正宗的张岳不服气,只身跑到浙江绍兴与年长自己 20 岁的王阳明辩论。两人正面交锋三天,最后王阳明笑而无以对,对他说了一句话:“子亦一时豪杰,可畏也!”王阳明对这位后起之秀说的这句话,应该是由衷的。归来后,张岳对自己更加严苛,立下 20 多条读书规则,所读书籍涉及天文、地理、正史、野史、兵法,学识益丰。

有才就任性,张岳自认为是正德、嘉靖两朝文才第一。他确实有本事,史书说他的著述“合数十箧”,代表作有《小山类稿选》16 卷、《恭敬大训》100 卷……他还重修《泉州府志》24 卷、编纂《惠安县志》12 卷。嘉靖版《惠安县志》是惠安第一部县志,可见张岳治学的湛深。惭愧的是,他的撰著我是从资料上抄录的书名,迄今为止连封面都缘悭一面,真是愧对先贤。
在东望洋亭下放眼望去,海景隐约,阡陌辽阔,又一次撩起我对张岳绵绵不尽的怀想。
以文官总督军务,屡建奇功,为官而不贪,张岳的牛逼才有资本。张岳生命的最后五年是在湘西沅州度过的,他不取沅人一物,嘉靖三十一年(1552 年)死于任所时,州官见他的生活用品全都破旧绽裂,发自内心地含泪赞叹:“公简俭一至此耶!”张岳做了 30 多年的官,开府四镇、总督七省,始终洁身自好。丧归之日,沅人迎哭不绝。逝后一年,四川、贵州、湖南三省先后上疏为他请功。朝廷下诏复官右都御史、赠太子少保,谥襄惠,并敕封建茔,墓在今天的惠安县东岭镇许山头村,大学士徐阶为其撰写墓志铭。能得到未来宰相的题铭,不是一般的牛。更加牛逼的是,他曾任职的沅州、柳州、廉州、琼州等地,都建有祭祀他的祠堂。有明一代,惠安县入选《明史•列传》者仅他一人
观日亭下,可望蓝天碧海,可眺平野村落,难怪张岳选择净山结庐。张岳这么牛逼,净山读书的三年是很大的助力。

很多人将张岳忘记了,但还是有人记住他。清光绪三十年(1904年)的重阳节,一群当地文人到净山登高望远,领头的是来自张岳家乡的举人张春祺和张岳墓葬所在村的举人许宗澄、东岭东堡村的生员许少熙等。他们一直以张岳为荣。净山寺自元朝至治年间毁于兵灾,560 多年来始终荒废,直至清光绪十七年(1891 年),西丘村的乡宾邱尚德、邱葛等倡议重建,得到许宗澄等当地有名望的读书人的响应和支持,11 年后告竣,文昌祠就建在张岳搭草寮的旧址上。许宗澄一行人上山吟酒赋诗、高谈阔论,话题绕来绕去就绕到了张岳身上。
张春祺提议把净山寺改名为净峰寺,以纪念张净峰。大家觉得言之有理,纷纷附和赞同,净峰寺就这样叫响了。
观音殿、文昌祠、李仙祠一字排列,露台上香炉香火袅袅。观音殿前的巨石上,刻有许少熙的“宋灵运道人居此”的书丹,书者沿袭的是县志的说法,其实,“灵运道人”应为“灵应道人”,指的是比张净峰更早与净山结缘的道询。
净峰出奇人张岳,也出奇僧道询。
道询是被仙化的和尚。《泉州府志》上的几个字:“释道询,净山下人,俗姓王”,白纸黑字地记录了道询的出生地。《府志》上还记载:“景炎元年,赐号灵应大师。殁于白沙寺。”其实,道询尚末住持白沙寺之前,曾在净山的山洞精勤修行过不少时日。

道询奇在高寿,有的资料说他大约生活在南宋淳熙至元朝大德(1174—1307 年)年间,如果属实,竟然活了 130 多岁,理由是《泉州府志》记载元朝大德十年(1306 年)道询还在南安建了通郭桥;另一个版本,说他大约生活在南宋淳熙至景定(1174—1264 年),不管哪种说法,道询在宋朝都属于人瑞,尽管两个版本相差 40 多岁。
道询奇在造桥——任惠安县洛阳镇(今属台投区)白沙灵应寺住持期间,修建桥梁 200 余座。南宋时泉州的海外交通发达,刺桐港是东方第一大港。为适应陆地物资运输的需求,泉州涌起造桥热潮,呈现出“闽中桥梁甲天下,泉州桥梁甲闽中”的兴盛气象。当时,佛教在泉州非常昌盛,修桥造塔是高僧大德广积功德、普种福田的主要方式,其中道询功绩最大。
道询建那么多桥,只要提及三座——獭窟屿桥、青龙桥、盘光桥,他就足以流传千古了。可惜道询筑造的石桥保存下来的极少,因而记住他名字的后人寥寥无几。
獭窟屿在台商区张坂,清朝嘉庆版《惠安县志》对獭窟屿是这样描写的:“南北皆可行舟,舟入泉港必经之地”。道询在东北出海口率领善众拏舟运石,建成一条比“天下无桥长此桥”的五里桥(安平桥)略长的獭窟屿桥。这座跨海大石桥兴废于南宋开禧至清嘉庆(1205—1820 年)年间,远离人们的视线已近 200 年,长啥模样已没人知晓。五里桥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而比五里桥还要长的獭窟屿桥却罕有人知,真的对不起道询了。

曾经风光无限如今却鲜为人知的丰泽区乌屿盘光桥,是道询于南宋宝祐年间(1252—1258 年)建造的。盘光桥与万安桥(洛阳桥)同在洛阳江,合称“洛江双虹”。泉州地区流传着一句“七十三,八十四”的俗语,意思就是万安桥七十三坎(跨)长,盘光桥八十四坎(跨)长。
洛阳桥是南北官道的桥梁,又有蔡襄的“三绝”碑记名扬天下,而盘光桥地理位置没有那么重要,就慢慢荒废了。
青龙桥是道询建的第几座桥?可能没人知晓,只知晓道询平均一年建三座桥,青龙桥与盘光桥均建于南宋宝祐年间。这座百米长桥横跨在惠安峰崎的林辋溪上,自建成以后直至清朝时期,一直是惠北峰崎、辋川一带的交通要道,元、明、清三次重修。随着其作用逐渐降低而疏于修缮,而今这座石桥多处残塌,但仍可供行人来往。2012 年,惠安县政府为这座桥立了文物保护碑,以纪念先人的建造之功。
出生于净山下的建桥世家的道询,在净山寺修行后,信仰更加坚定。他住持白沙寺,重复不倦地弘法、造桥。惠安县历史上出现过许多高僧,只有道询的名字载入《福建通志》,彪炳帛书。
道询修行的山洞尚在,我在此肃立有顷,随即走向开山祖师庙旁那棵 300 多岁高龄的黄檀树,想象着曾仰望过它的又一位奇僧。

这位奇僧俗姓李,名叔同,在俗世时琴棋书画样样精通,39岁时割断儿女情丝,在杭州虎跑定慧寺削发为僧,法名演音,号弘一,晚号晚晴老人,50 岁以后基本息影闽南。净峰寺重兴的第 33 年个年头,在传贯法师和广洽法师地陪同下,弘一大师第二次来净峰。第一次是二年前,也就是 1933 年的冬天,陪同的是传贯法师。传贯法师俗姓龚,名玛恩,惠安东岭前林人,对净峰寺甚是熟悉。两年前的首访,大师就喜欢上了净山的幽、古、静,当时就萌生了终老此山的念头。
大师心志坚定,凡是决定的事就落实。在当下,从泉州市区到惠东净峰无非是一个小时的车程,而当年,陆路、水路都不好走,大师身体又不好。当他决定走水路挂锡净峰寺时,泉州市区的众多僧俗痛哭流涕,跪求大师留下。但是,大师心意已决,夏历四月十一日,大师一行从泉州南门外乘帆船出海,在海上颠簸了一夜,翌日早晨抵达崇武,在普莲堂短暂歇息后,改乘小船,在净峰熊厝澳登岸,十时左右行抵净峰寺。
挂锡净峰寺,大师是满意的,他已深深地被这里的水天山色所吸引,他对远方朋友称这里是“世外桃源”。寺方对他很是尊重,将观音殿旁边的石厝腾给大师做居室。大师已做好了在这里圆寂的准备,眠床、厕所他都自己设计,还在厕池边栽种了菊花。他每天为僧众说戒,为香客弘法,得空点注律典。
然而,不过半年之后,喜静的大师与净峰寺因缘已尽——他受不了寺院过节日唱大戏的音扰,受不了在俗寺主的种种不理解……夏历十月廿二,大师在传贯法师陪同下离开净峰移居泉州承天寺。离别时,大师有感于来时植菊盈畦,别时含蕾末吐,口占一绝:“我到为植种,我行花末开;岂无佳色在?留待后人来。”

大师未能在净峰寺圆寂,这是净峰寺的遗憾。不过,大师殁后,遗迹都得到了很好的保护,诸如弘一法师旧居、海月楼,近年来又在净山为他建了不少纪念性建筑,如弘一法师纪念室、殉教坊、晚晴亭、弘一法师雕像……也许,净峰寺所做的一切,可以弥补对大师的歉意。
阵风吹过相思树林,微微颤动的黄色花海如同我的心情:千年的积淀,足够人们敬仰;珍贵的遗存,值得人们爱惜。在净山寻觅名人的痕迹,我找到了愉悦精神的高贵礼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