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皮渣又早早的蒸了出来 那就是我们的年

  • A+
所属分类:生活记录

又到了过年的时候,母亲早早的就打电话,“皮渣蒸好了,抓紧来拿吧”。母亲已经八十了,因为不习惯城里的生活,执拗在乡下老家住。

祭灶节刚过,母亲就一遍一遍的催,让我们回家,带过年的食物。蒸皮渣是母亲的拿手戏,这种北方的食物,是以红薯粉团着粉条 ,然后上笼蒸熟。那种从小滋生的味道,让我一想起,就感觉年到了。在众多食物里,只有娘蒸的皮渣,是我的最爱,所以,母亲每年过春节,都早早准备,为我们蒸皮渣。

皮渣的主要食源是红薯粉和红薯粉条。记得小时候,白面短缺,红薯却是主要食物。一到冬季,村里家家都下粉条。父亲在矿山工作,家里缺少男劳力,母亲就只能让二爷、堂叔帮着下粉。下粉是个繁重的体能工作,往往一个小队才支起一口下粉的锅,然后排队,一家一家的下。下粉是需要好几个人集体完成的工序,一般都是几家早早结成组,多是以血缘关系近的组在一起。比如父子,弟兄,族人。当然,也有家庭不和睦的,和自己认为亲近的人组团。父亲只有一个姐姐,很早就出嫁到外村了,他又不在家,母亲就只有攀上二爷家。二爷家儿子多,弟兄四个,都没有父亲大,我全喊叔叔。大叔残疾,腿脚不方便,只能做辅助工作,三叔精明,只做眼皮子活,不出死力,只有二爷指挥着二叔、四叔两个人轮换端瓢。端瓢是下粉最重点的活,需要举起一瓢粉,敲打着。手一个姿势,不但累,而且手酸,是个功夫活。盛红薯粉的瓢是一个葫芦磕开的一半,俗话说的“一个葫芦两个瓢”就是指的这个。瓢下有几个黄豆大的小孔,粉从小孔里漏进开水锅里,就成了粉条。下粉前要把红薯粉捣碎,放在瓷盆里,然后,兑上水,打成糊状。下粉时,每次要盛多半瓢,不能溢出。二叔站在滚烫的开水锅一旁,然后一手举起瓢,另一只手握紧拳头,一下一下敲击着端瓢的手腕,让几条粉流从瓢底均匀流出。粉流到锅以后,遇上开水,很快就形成了粉条。母亲和三叔,轮换着把锅里的粉条捞在一尺多长的竹竿上,然后端出去晾晒。大叔在下面烧锅。因为其他人家都有男劳力,婶子们都不来这里干活。父亲不在家,母亲就顶一个男劳力。母亲干活手脚麻利,从不拖泥带水。她眼劲头好,一招一势都干得很地道,叔叔们没有人小看她。我们这些孩子最爱凑热闹,挤在热锅旁看如何下粉。二爷哄我们走,一是显碍事,二是怕锅里的热水烫着我们。等下完粉,二爷会用碗盛出刚下的热粉条让我们吃,这就是我们等待的结果。

出锅的粉条,需要在寒冷的天气里冻着,还要在挂着的粉杆撒上水,让粉条在粉杆上冻成一体。等天气好了,到田野里晾晒。这时候,每家每户都借着路两旁的树,扯好绳子,套好吊环,将粉杆一个个挂上。冬天的太阳真可贵,照在一排排粉杆上,将冰冻的粉条,慢慢的解冻溶化。

然后,慢慢晒干。这一冻一化增加了粉条的筋骨。经不住的,就坠落在地上,一段一段的成为了零散的粉条。母亲总是把上好的粉条留住,蒸皮渣用。

同样的粉条,母亲蒸出的皮渣最好吃。大年初一,母亲总是把皮渣炖的肉菜给二爷送一碗,二爷吃过后,就夸我娘皮渣蒸的好。特别是过完初一,每天早上都要皮渣吵鸡蛋,一连几天也吃不够,整个年都在皮渣的味道里浸泡。后来,我们在县城工作,一过祭灶节,母亲先蒸一锅皮渣,让我回家拿,年三十回家,母亲把又蒸的皮渣让我们带走。母亲蒸的皮渣非常好吃,全家人都喜欢。2015年春节,祭灶节那天,四婶突然打来电话,说母亲摔倒了。我急忙开车回家,母亲躺在床上,一只手疼的不能动。四婶说,母亲把蒸好的皮渣锅从厨房端向堂屋的时候,不小心,摔倒了。我赶忙把母亲拉到县医院,拍了个片子,一看,腕骨骨折。母亲坚持不住院,打了个石膏要回老家。四婶把摔到地上的皮渣,清理一下,留下部分能吃的,为我们放起来,那年的皮渣我们吃的都很心酸。那时母亲已经七十六了,腿脚已经不那么利索。母亲手好后,全家一致表决,以后不让母亲做繁重的活了,特别是春节,不能再蒸这煮那了,特别是不能蒸皮渣。为此,2016年春节,我早早的就叮咛母亲,让她什么也不要准备,我们把年货备好,带回老家吃。年三十,我将买好的半成品,回老家加工,我以主演自居,还特地买了皮渣加工。当一桌饭菜做好,上皮渣时。大家一人一块,吃过后,都不吭气。还是儿子冒了一句,没有奶奶蒸的好吃。大家开始你一句我一句。最后决定,以后过年不吃皮渣。吃过饭收拾完毕后,我领着儿子去上坟。在地里转了半天,没进家门,就闻到一股瓢香,那种熟悉的味道一下子刺开了我的味蕾。我走进厨房,只见母亲揭开锅盖,一锅皮渣,冒着热气,瓢着异香。母亲不言语,专注着她手中的活。

今年,母亲已经八十岁了。尽管我们再三叮咛,不让她准备太多的年货,但是,母亲的皮渣又早早的蒸了出来。那,就是我们的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