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用自己的力量点燃更多的人 为这个世界增加更多的温暖

  • A+
所属分类:哲理故事

己亥年正月十三,雪后天晴,暖阳高照,碧空如洗,与诸文友小聚,畅谈林州文学发展愿景。安阳市作协主席、林州市作协主席唐兴顺先生乘兴赠言,并对文友们提出期望。唐主席赠言只有十二个字:“有则兴之,常则安之,躁则读书。”大意为:有灵感、有激情、有精力、有时间时,要不负时代,不忘初心,努力创作出好的作品;平常日子里,要做好本职工作,见贤思齐,诚信友善,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烦躁的时候,要读书养心,学会从书籍中探求人生真谛,不断提高自己的思想境界、文学修养和写作水平。众人深以为然。我也借酒大放“豪言”:“习总书记说,我们都是追梦人。”“终其一生,我们绝大多数人都会与诺贝尔文学奖无缘,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去追求比诺奖更高的文学成就。”在座的林州市作协名誉主席、原林州市人大副主任郭长发先生笑着对唐主席说:“你今天又点燃了一个人呀!”
刘勰在《文心雕龙》中提到“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其实,每一个人小时候,都有不平凡的梦想,就像一只火红的蜡烛,就像一盏朴素的油灯,就像冬天里的一堆干柴,等待着有缘分的人去发现、去接近、去点燃。而那些能够点燃别人的人,我们称之为:伯乐、贵人、导师。这样的人,一生中会遇到一、两个,便是我们莫大的福分。而万幸的是,在如流水般逝去的岁月里,我总是能够遇到这样的贵人。
小学时,数学老师郭付昌为激发我们的学习兴趣,对所带的两个班学生布置了一份特殊的作业:一道复杂的数学运算题。大概相当于现在的奥数。郭老师说:“今天上午的任务,就是挑战不可能。这道数学题,不限时间,谁要是能够做得出来,就是当代诸葛亮!”那时候的孩子能够看到和喜欢看的大多是战争片和武戏,好战性极强。一时间,群情振奋,两个教室里静悄悄的,只能听到铅笔在演草纸上的摩擦声。半小时很快过去了。一小时也过去了。郭老师在两个教室里转来转去,还在做题的学生已不到学生总数的三分之一。一个半小时又过去了,大部分学生都笑着跑到操场上玩,依然在教室里做题的学生寥寥无几。两个小时过去了。只有我一个人还在做题,许多同学都把这件事当成了老师和学生开的一个小玩笑。当我把计算好的题,工工整整地誊写在算术本上,交到郭老师手上时,他终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自那以后,我的数学学习再也不用老师督促,并且经常能够拿到满分。上初中时,当班主任魏会生老师在全班同学面前,把我写的作文当成范文大声诵读时,我一时竟满面通红,汗流浃背。但过后却像吃了一颗蜜枣般惬意。物理老师付太明把我做的物理作业当成标准答案在全班推广,并在我的作业本上,用红笔批注:“答得好!!!”一连用了三个感叹号。这些老师就像我人生路上的加油站和拉拉队,使一个对前途迷茫的乡下孩子,在那个“万人同过独木桥”的学生年代,经常能够自信满满。
上大学时,写作老师迟文璟先生在我的一篇评论文章后批注:希望以后能写出更好的文章,充分发挥“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的作用。秉承师训,参加工作后,我也写过一些小论文,并被有关报刊采用。但这一点点星星之火,终未形成燎原之势,反而渐渐淹没于许多应付性材料和日常琐事,离“初心”愈来愈远。直到2013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接触到了著名诗人汪国真先生。两个人一见如故,畅论古今,对社会和文学进行了深入的交流。我好像一下子又回到了那个激情澎湃的学生年代。一边是似懂非懂的朦胧诗,一边是风靡大学校园的汪国真现象。其时,汪先生已经把一大部分精力转移到了书法、舞曲、古诗文谱曲唱读以及传统文化的推介上,但他的诗歌作品却从未褪色,依旧在广大中青年朋友中引起一波又一波的共鸣。习总书记在国际交往中曾引用了他的名句:“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我把自己以前随手写的一些粗浅的句子,给他看过后,他给了我积极的肯定,并提出了一些独到的见解,还鼓励我继续写下去。于是,我冒昧产生了写一部诗作出版,并请他作序的想法。他说了一个字:“好!”后来,我通过手机短信给他发过几首诗作。他看了以后回复:“文字真好 !”就是这简短的几个字,迅速点燃了我思想的火花,让我重新找回了对文字的信心。令人遗憾的是,当我的诗作即将结集出版时,汪先生却因肝癌英年早逝,早早走完了他的风雨之路。
2016年春天,在一次文学研讨活动中,我有幸认识了《奔流》杂志副主编、著名诗人熊元善先生。《奔流》杂志为鲁迅先生首创,复刊后,由河南省文联主办。与这样一位大咖在一起,总有诚惶诚恐的感觉。但熟识后,因我虚长几岁,熊先生总是以兄称之,让我总有点不大自然 。熊先生为人谦逊,态度和善,对许多工作在基层一线的作者总是青眼有加。熊先生看过我的作品后,劝我坚持写作,并指点我在今后的写作中,要号准时代的脉搏,争取创作出更多与时代共舞的佳作。他对我说:“能够检验作者的最终还是作品。你只管做好自己,其它的一切,上天自有安排。”熊先生给我讲了许多他亲身经历的故事。他意味深长地告诉我,他在一些地市搞创作研讨时,往往有意安排一些工人和农民作者坐在官员的上首,让这些一线作者在文学殿堂里受到应有的尊重,进而点燃他们的创作热情。
我的诗集付印前,要找人作序。有朋友向我推荐了唐兴顺先生。我带着打印好的一沓诗稿去找唐先生时,心里也是惴惴不安。毕竟唐先生是全国著名作家、林州市作协主席,且与贾平凹、卞毓方等名家颇有交集。其散文已连续多年被评为全国优秀散文一等奖,有的篇目章节还被选入高考语文试卷。而我不过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基层小职员吧了。这样冒昧打扰人家,是否会有些唐突?但唐先生看过我的作品后,却并不把我作小人物看待,欣然为我的诗集作序,并多次在公开场合称我为“珍贵人物”,每每使我受宠若惊。
2018年春天,我的诗集经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后,要召开一个作品发布会。我觉得自己身份低微,也不愿惊动那么多人,就想简单举行个仪式算了。没想到唐主席专程从北京回来后,联系到了安阳日报文艺部主任、诗人王若虹老师、安阳市著名作家王兴舟老师和扶风老师、安阳师院文学院教授、著名作家、评论家陈才生老师和刘涵华老师。发布会那天,唐主席亲自主持会议,林州市委宣传部部长、著名作家王献青先生、市作协名誉主席郭长发先生、市文联主席尚翠芳女士以及市作协和诗词学会的代表参加了诗集发布活动 。本来有朋友已经提前告诉我,王献青部长那天工作较忙,不一定能参加会议。但王部长却早早来到了会场,并作了热情洋溢的讲话,直到中午吃饭时才与大家握手告别,令我感动不已。
此次小聚,由作协副主席王成吉做东,在座的还有文联主席尚翠芳、安阳日报驻林州工作站站长、作协副主席刘剑昆等一干文友 。翠芳、剑昆和我都是安阳师专校友 。翠芳和我一届,在政史系学习。剑昆比我大一届,都在中文系。看到剑昆,就想到了大学里的日子。我对剑昆说:“你当时创办了《斯达诗社》,我对诗歌的兴趣说起来还是你点燃的呀!”“我是社长,翠芳是副社长。”“我是一个普通的社员。”剑昆笑道:“看来,在林州这片热土上,要想将诗歌发扬光大,还得靠普通的社员呀!”跟着是一阵笑声 。这时,服务员上了一道干锅有机花菜。锅底下雪白的固体酒精被点燃后,闪出淡蓝色的火焰。闻着蔬菜的清香,我再一次陷入沉思:人海茫茫,世路漫漫,能够得遇如此多的有缘人,这是多么的好啊!
品味着唐主席的赠言,聆听着房间里舒缓的音乐。我想,在新的一年里,林州的文学事业一定能更上一层楼。此生此世,我将永远感激那些在黑暗的日子里曾经点燃我的人。同时,我也将会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和微弱的文字努力去点燃更多的人,为这个世界增加更多的温暖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