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北国吹来的春风啊 我想扶住你趔趄的脚步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三月的海盼望了整整一季,终于等到初春暖阳的眷顾。海冰不再结实地聚在一起,而是一块块地被风和浪吹向陆地。踩在海滩的冰粒上,发出 “沙沙”的响声。海滨城市的冬和春是模糊的,在此地生活一阵子才会从海面的松动中捕捉到春的信息。这里的春跟北方的季节不同,是个不明朗的所在地。

不明朗的首先是关内的风。它似乎夹杂着一丝暖意,且走且停,游走在冬的边缘,海鸥裹挟着一阵欣喜伫立在岸边的石柱上,欢迎春风的到来。但寒凉的风仍旧在海面狂暴肆虐地吹,大街小巷的人们紧裹棉衣,“立春”节气已过,但还不到“清明”,关内的春是不能当作春的。短暂的丽日之后,春且战且停,冬耍着余威,还未谢幕。这片土地上一切都那么陌生,换个季节都要那么犹犹豫豫。

春风,那北国吹来的春风,你清丽的身影转瞬即逝,但我的目光却从未游离。我知道那是你分分秒秒都在希望和消亡中挣扎。你婉转的歌喉细若游丝,但我的耳朵从未转移。我知道那是你无时无刻不在新生和腐朽中剥离。

春风,那北国吹来的春风啊,我想扶住你趔趄的脚步,挽起你孱弱的手臂,拉紧你,安抚你,拥有你。海面是翻滚的浪花,漫天是飞舞的、来自西北的黄沙,街头是狂摆的树枝,你终是回身告别挥手而去。

忽地,我看见了你。你悄悄地在山林、河流、村庄挑起幕布的一角,在自然界的舞台上,那是你抢镜的春衫,紧接着的会是你大方的出场吗?来吧!快来吧!来领演一场盛大的春天欢乐颂。

春,快来吧!我已等你不及。待香炉温软,风入床帏,只等揽你入怀。来吧,和我一起共诉衷肠。看,我还是多年前辽河岸边的听风游子。三月的千山,林叶密集,随风摇摆在一浪又一浪的松涛里。那一日,千山的石台上,我敲响木鱼石,回想乾隆盛世的文韬武略,你奏响丝丝绕绕的呼声,断断续续,那是你不舍的离歌吗?当入关的列车驰骋在辽东平原,华北境内的长城渐入眼帘,你划过车窗,寻找着我,满眼都是你无语的轻愁。你告诉我,入关以后就是另外一个省市,从此我就是个异乡之人,我不知怎么回答你,只听身边的东北老汉絮叨着家乡的玉米、黄豆还有黑土地上的其它农事。

回想这些已是经年,再看,当是眼前燕山脚下的关山秀水。渤海岸边的度假胜地,四季都可以看海,金色的海岸线时常掀起蓝色的狂澜,记录铁蹄踏过的幽燕之地。春天总是来得那么扭捏,含糊,迟疑,像极了关内人的性格,做事稳妥,缺少东北人的痛快淋漓,嗫嚅中总有躲闪。

我时常开着窗向北望去,让更北面的风吹过来,让风中雅俗共赏的二人转带我到北陵公园走一走,回味一下来自辽河两岸青山绿水的记忆。

这来自海岸的潮湿的春风我可权当故乡的风吗?今晚的夜色中,我可拥你入怀?让你温暖一个游子的梦吧!

来吧,春风快快吹起,给我以浓重的北方的气息,即使不能揽你入怀,哪怕是把你的发梢悄悄绾起,那也是一种此生有望的慰藉。说好了,不要问我的归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