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开花是为了另一朵花 来自天上的礼物

  • A+
所属分类:生活记录

天开始寒,地开始冻,万物开始眠。山野间一株梅,生长在岭上最高处,愈冷愈展枝,枯黄之间独见其骨格如诗,气质如词。时有幸运人可以看到,看到的或者赞叹三两句,或者吟哦四五声,也就走过去了。梅兀自享受这清澈的凉,不为人的浊音所动。
梅:从前时侯,梅生梅子,人们只知梅子可作烹调味,或者望梅止渴,再后来见我于冬日绽放,酸秀才作诗说我耐寒,只有一个真秀才,就是把我赠于陇东人一枝春的那个,才稍微知我的一点开花意啊。
枯草: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你在该荣的时侯枯,该枯的时侯荣,上天也会妒忌的。你不见那温室里的各色花,一个比一个艳,装点着富足人家的厅堂。你这野岭的梅啊,谁又知道你的存在和你的悲伤。你可是装点着天下的厅堂。
梅:我曾经开在官宦人家,他们赏我的耐寒,以此激励他们争权夺利的斗志;我曾经开在富豪家,他们赏我的奇枝,把我跟奢侈的珊瑚树摆放在一起;我曾经开在百姓家,他们赏我的颜色,只为在枯寒的冬里寄托一些炕头的温暖;我曾经开在诗人家,他们赏我的灵感,好在没有笔墨的时侯借我抒发他们的情感;我曾经开在君子家,他们赏我的不同,向别人推介他们虚伪的道貌岸然,等等。他们没有一个关心我的期待,我灵魂里的另一半。
枯草:天哪,要是我们能生长在其中的任何一个地方,他们愿意怎样就怎样罢了,何必自寻这样的烦恼无端。你看我们,说不定是你最知心的朋友
梅:我们本质其实是一样的,只是向往不同,生长的姿态便也不同,腰弯的久了,个子自然就下垂。草里也有我这样的性格,梅里也有你这样的性格,不独是草便枯,是梅便放。这样的草与这样的梅,走在一起就是现在的草莓,结出表面上是红色的果实,酸酸甜甜,许多人就认为这就可以了。人间不是一直在做这样的蠢事吗,让不同的走在一起,完全是在葬送野性,以满足他们感官上病态的片刻幸福。
枯草:你说的我听不懂。那你开花是为了什么呢?
梅:我开花是为了另一朵花。来自天上的,上天唯独赐于我的一吻,知我的冷为我镶就的玉尘簪。我来到这个世界上,不是为了生存,是为了一幕纯洁无暇的消失。

第二场

今冬偏偏奇怪,天阴的很沉,沉的像夜晚来临,压的人透不过气,想着无论如何会有雪。第一次,没有,第二次,没有。第三次,还是没有。来往于梅前的人们,第一次说,没开,第二次说,没开。第三次说,还是没开。其实 是开了。
枯草:你的另一朵花不会来了,上天有时并不会眷顾痴情的一方。还是开自己的花吧,不然错过了花期,这一载就是白活了。
梅:不,一定会来的,我己经嗅到消息了,天上听到了我开放前的声音,冰雪聪明的那一半,是年年都会来的。上天是会眷顾痴情的一方的,迟到是因为想看我能耐得几时,我不会为此而推倒我刻骨铭心的记忆和向往。我还因此感到幸福,因为突然感到这好像与谁无关了一样。
枯草:我认为你是有些沮丧了,你让我们这世俗的只看到表面的草们感到无地自容,你的幸福好像永远不离你的左右,无论那一朵是来了还是不来了。
梅:可爱的草们,我无意中说的话都是我的心里话。我像一个隐士一样远离城市、乡村、花园、别墅,在这岭上愿意与你们在一起,你们是我最亲密的伙伴,但依然你们是你们,我是我。如果雪花不落在我的身上,能落在你们的身上,同样是非凡的幸福。
枯草:非常感谢你对我们的热爱。我们更明白了如何到明年的时侯绿的更灿烂一些。只是我们偷偷地看到,你的面容,一点一点地憔悴,落在我们身上的叹息,那是你的魂吧。我们因此而诅咒天阴了却不下雪,请你不要觉得难为情,我们知道你骨子里的清傲,是一种高贵的品质。
梅:请不要再这样说,我只是梅中普通的一株。我的知己可能不知道我从官宦、富豪、百姓、诗人、君子的家里迁到这荒丘上来了,也许正在苦苦地寻我,我是在暗暗落泪于寻我的茫然。当然,如果雪必须落,且又不是落在我这一株上,那也是上天的意思,是在冷冷地看我的香,如不如故。
枯草:多少世上的人以梅自喻,多少人又能忍得梅寒呢。

第三场

日子一天一天过的像冬一样萧条,梅目望川,梅心望天。东风有时吹过,在耳边说春要来了,梅就一颤。枯草的细叶间似乎隐约开始有绿晕,梅就二颤。从梅身边走过的写生人,摇头道可知我期待了很久很久,梅就三颤。梅抚摸虬枝,老纹遍体伤痕,却不是因冬的枯寒才老。忽然,天色暗下来,四野皆不见清明,有天上物落下。
梅:苍天啊。我可爱的草们,你们快看,朝上仰望,仰望无比高远的天空吧,现在它是离我这样的近,近得让我感受到拥抱的紧张,我的身体开始膨胀,我想我要开花了。
枯草:尊敬的梅,你终于等到了你的日子。你把积累的情感都绽放在这一刻吧,我们是草,我们开不了花,但我们喜欢看你开花,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你的开放是我们一年中最盛大的节日,让我们激动地欣赏你的美和你的红吧,这也是上天赐于我们的恩宠啊。
梅:我可爱的草们,感谢你们陪伴着我走过最无奈的时刻。当纷纷扬扬的雪花落下来,希望你们也能沾染上纯洁的清白。一滴,两滴,快要来了,快要来了,我可爱的草们,我们不要说话,不要说话,让我开花。
枯草:如果自己开不了花,身旁却有花开,这也是多么幸福啊。小声点,你看梅,你看梅的枝头,一瓣两瓣,深情的红色,一朵两朵,每一枝都点缀上这枯寒季节里最令人头晕目眩的心疼。这是天地间相通的情感啊,让我们不要打扰她们两个的相聚吧,待到晚上,我们再偷偷地看红萼上的玉尘簪。
梅:一身花红,我想到了那身嫁衣,那坛女儿红。

第四场

梅开一树香,落三两点。云开月出,这样的夜,梅的红在月色下红遍了山前红遍山后,这样的夜,月色的白是那样的凄凉。这是一冬里第一场水,却不是梅盼的雪,雪啊,你可是在半空中,让哪一个温暖了吗。
梅:可爱的草们,你们看,我开花了。
枯草:尊敬的梅,我们看到了,我们没有看到你的雪。
梅:是啊,是我开早了吗?
枯草:不是,是雪来迟了。
梅:是我们没有约好吗,可我们是不用约的,她知道我在等。
枯草:梅,你的声音有些反常。你过于平静的语气让我们感受到一阵阵的冷,甚至感到你的遥远,好像是听着梅魂飞远后的回声。
梅:我可爱的草们,请你们记住我今夜的红,今夜的叹息。我将把我的每一枝每一朵每一瓣消于虚无,请不要误会,因为我实在承受不了花的重量。花是有重量的。
枯草:不要啊梅。明日,肯定有许多人来观赏你的开花,为你写下蹩脚但却是赞美的诗歌,填平仄不对韵但却是爱怜的词,留下啰啰嗦嗦堆砌词藻但却是难忘的游记。
梅:我不需要这些。这世上无雪,梅生的有什么意思。雪负我,我没有负雪。我没有了一朵,就只有一身骨,慢慢地化灰。如果雪哪一日来了,看到我,以为我负她,于是就没有了负担。
枯草:雪啊,我们这作草的,也恨上你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