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疫情原因已将近两个多月不回老家了

  • A+
所属分类:生活记录

由于疫情原因,已将近两个多月不回老家了!金逢天气晴好,春光明媚,忽然有“踏青”的想法,女儿也有更想回老家的愿望,已解宅家之闷。说走就走,吃过早饭,携家带口“启辰”而去。老家距“城里”只有半个小时的路程,油门一踏,到了。
走到家里,也不顾歇歇脚、喝上一杯茶,约上在家“宅学”的侄子,和女儿结伴,“踏”上寻“青”之旅。第一站,我家老院,也是父母住过的院子。父亲已过世多年,姊妹几个也不愿让年迈的母亲在老院独自生活,所以老院子也一直空着。走进院子,触目之处一片荒芜,春日正浓,杂草丛生,白花的草(城里人又叫它荠荠菜)、靡靡蒿、苦苦丁等还有一些叫不上名字的时令草相间而生。若要是早来几天,这些野菜已是我们“城里”人桌上的美食!可怜它们生在农村,又是长在无人打理的老院,也只有茂茂然了。由此也不得勾起我的思念和回忆,如果父亲还在,杂草就不复存在,院子也不会如此冷静。让侄子打开正屋门锁,更使我怅然若失,原来干净的地面起了一层潮土,屋里盛放着一些无用的“家什”,都默默然,很显然对我很陌生;不像父母在这屋生活的时候,一切都那么亲切,霎那间泪眼婆娑。一直在想,退休后回家养老,拾掇拾掇这个老院子,翻修翻修旧房子,再租上一块半亩半分地,养鸡种菜来弥补向往的田园生活,颐养晚年,其不乐哉。呵,看这光景,待我真的想落实的时候,还真的费番功夫。
老院本来就在村子东头,离“马路”不过几步地,走出老院,继续“踏青”之旅。顺着平整宽敞的“马路”往村外走去。先经过村里的“扶贫车间”,疫情已基本得到控制,扶贫车间已恢复了生产,被“扶贫”农民正在忙碌着,本想过去sasa,但怕耽误“踏青”正事,也就免了。漫步而行,路面的柳树盎盎然欢迎着我这个久违的乡客,摇曳摆枝,吐绿焕青,热情有加。但沿路的排水沟却无春色,由于与其他河流不连接,又不是雨季,自然没有水了,替而代之的是垃圾、败草、乱堆的秸秆、从养鸡场周转过来的鸡粪,陆陆续续,充满了沟床,不时还散发出一股臭味,比起路边的柳树它们没有正眼看我一下,死气沉沉,恰如一个无家可归的乞丐在那里无病呻吟。放眼望去,麦苗青青,田间不时有几个出勤的农民在除草施肥,但期间突兀点缀着“坟头”,却使青色刹了风景;环顾四周,偶尔有片小树林和“黑丫丫”的空地,原野之上,都是一样的节奏和氛围。忽然一阵春风袭来,不闻花香鸟语,却是臭味扑鼻。这时随行侄子介绍说,臭味是从那一片片林地和空地处刮过来的,那都是晾晒的鸡粪;你在看,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离我们有六七百米远处有着几处散落的场棚和院落,那时镇上规划建设的养殖小区。我顿时恍然大悟,我们村及所拥有的耕地正处在他的下风向,加上晾晒厂的味道,你若闻不到臭味那才叫嗅觉失灵呢。有人说,一旦意识有了某种嗅感,其味总是连绵不绝,就像“臭娘娘”(学名椿象)恶意的缠你左右。在往前走,其味更加浓厚,那种走进田野“踏”麦寻“青”的初衷在也泛滥不起来。女儿对此味更是敏感,抱起跟我们随身而行的“茉茉”(在城里家里养的小狗,年前送到老家,也是女儿回家目的之一),跟着赶集买菜归来的她的婶婶和妈妈结束了这次“踏青”之旅。
既来之,则安之。“踏青”不成,巡游故里不乏白来一趟,也算了却我久远的乡情。
不知不觉此时我们也走了将近1000米的路程,在往东就要“越过”村界。索性不再前行,折弯左转,顺着一条乡间小路往北。路的右手是原来人民公社时期我们原生产大队的农场,正逢文革结束的时候,想当年我还在这里上过一年初中,偷吃过场内栽种的苹果。现在也是面目全非,厚实的土墙已不复存在,挨墙的荆棘树成了回忆。改革开放后,农场被分割了几块,转包给了个人;有的还保持着原有的风格栽种着果木林,苹果树还没有开花,但已是含苞待放时;而大多数却复耕改种了农作物或时令蔬菜,总之没有了原来的瓜果成行,鸡飞狗叫的模样。时代的变迁改变的了历史,更是改变了人民生活的理念,有的向好,有的退步。就譬如这片农场,原来在其东临还有两个,它们紧紧相连,大概有几百亩地,集体经济搞的红红火火,既增加了社队收入,又方便了周围百姓,相比现在这个光景真不如先前。
又扯远了,伴着余味缭绕的臭味顺着小路继续往北,小路右边的河沟同样充持着垃圾,比起先前提过的那个公路沟内容更多,也许此沟更久远的缘故(补充一句,先前那条沟是为修公路覆土垫地基留下的,大约也只有20年的沟龄)。而这条河沟是我从记事起都存在的,说是河沟也是灌溉沟,使原有水利工程中建设的一条支沟,河沟的源头是县城水利命脉“大沙河”。就是这个时节,为了灌溉,黄河放水,大到河流,小到沟渠,哗啦作响,然后通过水车或水泵输给饥渴难耐嗷嗷待哺的麦田。我很佩服毛主席他老人家的伟大,抓农业生产,先大兴水利。我们这里虽属淮河流域,但也只是雨水、黄河水滋润过鲁西南大地以后剩下的尾水汇入了南四湖而已;倒不如归属黄河流域更恰当,因为我们的祖祖辈辈都是以母亲河而居,把黄河水当做乳汁哺育成长,继而繁衍传承。现在由于黄河水的逐级开发利用,大河的水还时常断流,何况这些蜘蛛网的河渠哪还得到清如许,以至于当年“水利工程”剩下的也只有干涸的“河床”,久而久之成了杂草的温床,垃圾秸秆的酵床,唯一能派上用场的就是雨季来临,成了雨水的泄水沟,以及少有的大涝之后的排涝沟;在经过夏季浸泡,秋季酝酿,堪比老舍笔下的龙须沟;过了冬季到了春季节就变成这个模样,四季轮换,一年又一年。过往矣,峥嵘岁月愁!
慢慢悠悠,已近中午,我们加快了步伐,寻路左拐又是一个乡间小路。抬头瞭望,不远处的风能发电扇塔挡住了眼的视线,是否已经开始发挥功能,不知道,至少现在纹丝不动。在我们这个地区,这两年突然刮起来一股风能开发的热潮,起码在全市各县区都有这样的扇塔。据我观察,停的时候多,转的时候少。且不论符合不符合安装的自然气候条件,一个塔就要几千万,值否,产出匹配否,这样的投资究竟给当地带来多大经济效益。咸吃萝卜淡操心,倒是又添几分乡愁!
继续前行,路边几个日光温室大棚吸引住我的眼线,大棚是现代化的,钢制骨架,微孔喷灌,棚内小油菜泛着绿光,倒是与春天相映衬。蔬菜大棚在我们这个地区曾经盛行一时,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寿终正寝。这片土地是属于我们后村的,大棚也好像是新建的。资金来源无所追溯,这或许是扶贫的产物,但愿它真正给农民带来实惠,促使贫困老乡发家致富。脱贫是十九大部署三大攻坚战之一,今年是收尾年。我是一名基层共产党员,也是一位扶贫工作队员,帮扶着工作单位所在辖区一个村庄的几个“贫困户”。从开始到现在,换了三次乡镇和贫困村,对帮扶的贫困村和贫困户逢年过节给他们送过生活必需品,响应政府号召给他们捐些钱款,麦芒秋收季节督促过他们抢收抢种,开展新农村综合整治时节帮他们打扫过卫生,在乡政府扶贫办指导下协同村委会填写帮扶信息表格,说实在具体在帮扶的产业或项目上无大作为。国家脱贫政策如何落到实处,帮助所包行政村和贫困户转变小农意识,开拓视野,结合贫困村、贫困户发展多种经济,引导他们做好农业转型升级才是扶贫的真正目的,只是建几个扶贫车间和蔬菜大棚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走着走着,已到环乡路,顺路再左拐,便是回家的大路。左拐左拐再左拐,转了个圈圈,青没踏好,围着庄户地巡游了一圈。日已正午,虽然还是春季,但晴好的白天还是相当热,穿着秋衣已有微汗。不知是天热的缘故,还是没有实现“踏青”的愿望,在也无心环顾四周,只是自然的和侄子探讨农村环境综合整治政策和脱贫致富的问题,(忘了介绍给大家,我侄子是一个在读博士生,现在中国科学院跟着一个研究农村问题的教授深造)。大半个上午的时间,边走边看边思索,农村脏乱差问题耿耿于怀,怎样发挥农用土地最大价值,如何促使传统农业转型升级,如何帮助农民兄弟脱困脱贫发家致富,怎样把惠农政策真正落到实处,这才是我心中的结。
忽然抬头,到家了,愁绪收敛。这是其一,其二待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