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那年那月那份爱 怀念那贫穷岁月里的简单与美好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怀旧的情思,与日俱增。或许时间是一切美好的发酵剂,随着时间的流逝,那年那月那份爱,也被发酿得越发芳香馥郁。忆小时候,家里兄弟姐妹多,我们共同在爱的包裹中长大。在那个清苦的年代,亲情之爱浸润在每个艰难与共的日子里,镌刻在我们成长的时光里。现在想来,那时的打、那时的骂、那时的闹,就是一种爱的表达,是烙印了那个年代特色的爱。
自记事时起,我就知道,我们家与别人家不太一样。我的父亲在外乡工作,母亲常年带着五个孩子守家在地,是典型的“四属户”。所谓“四属户”,通常是指干部、职工、教师、军人四类人员,有家属在生产队务农的人家。那时的 “四属户”的角色颇为尴尬。一方面,家里有人拿工资,月月有活钱进项,不免引人羡慕乃至嫉妒;另一方面,在靠挣工分换粮吃饭的年头,因家里没有一个壮劳力,诸事全凭女人孩子出头露面,便难免被人小觑,许多事情磕磕绊绊不甚如意,心里常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憋屈和无奈。“四属户”家庭在生产队的地位往往不高,所以母亲起早贪黑地,在生产队做工分,每到分口粮的时候,少的、质量差的那些,十有八九都是分给我家的。现在想来,在那个缺吃少穿的年代,这种做法也无可厚非。
那时候,父亲在离家20公里地的工厂上班,农忙时早出晚归。由于我家三面环山,父亲每次来回都要翻越一座大山,那山叫大岭头。那时候每到黄昏,看到大岭头上有人影晃动,我和妹妹就会欢呼雀跃地,跑到门前的那条小道上,去迎接父亲。因为父亲回来时,总是会想方设法地,我们带回些好吃的,那时候,所谓好吃的,也就是什么“宝塔糖”“油条”“大饼”等之类的东西。那些浸润着父爱的“美食”,一直印记在我们的心中。
父亲每天早出晚归,母亲算是家中最辛苦的人了,她除了每天按时到生产队挣工分,还得种菜养猪,照顾我们兄妹五个人的生活。记忆中最深刻的一次,母亲起早去菜地干活。那块菜地离家很远,在我家对面那座无人的山脚下。母亲趁着月色出去干活,活干完了也没见着外面有人,于是回到家又睡了一觉天才亮。因为那时家里没有时钟,现在想来我那胆小如鼠的母亲,一个人,在空无一人的漆黑山脚下,是多么地害怕与无助。母亲每天起早去菜地干活,然后等生产队队长吹口哨了,就得去生产队挣工分,晚上回家还得给我们做鞋缝补衣服,也只有这个时候,我们几个才能和母亲腻在一起,才能围在母亲身边嬉戏打闹。直到我们闹够了,个个在堂厅横七竖八地睡着了,母亲才会放下手里的活,从厨房的吊罐里打来热水,把我们一个个拉起来洗好,抱到床上,母亲才算结束了一天的劳作。

那时的每个晚上,都是一天中最开心的时刻。也是记忆中最幸福的时光。多年后,母亲还一直念叨我小时候说过的一句话,温暖了她一辈子。她说有一天,我睡了一觉醒后,对着还在灯下做针线活的她说:“妈,困吧,困着享福些呢”。可能因为我当时还小,能说出那样贴心的话,很让母亲开心。以至于在后来的日子里,母亲常常会跟我们说起这件事,或许这也是我一直得宠的原因之一吧。
小时候的日子,清苦而快乐。一粒糖果姐妹几个分着吃,一人咬一点;一根冰棍也是姐妹几个同时吃,一人舔一口。这些来之不易的小幸福,是现在的孩子无法体会到的。生活的艰苦让我们学会了珍惜、学会了分享、学会了感恩。似水流年,怀念那年那月那份爱,怀念那贫穷岁月里的简单与美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