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小三的母亲确诊甲状腺癌已经住院两周了

  • A+
所属分类:生活记录

“大哥,你母亲什么时候手术?”
孙小三的母亲确诊甲状腺癌已经住院两周了,手术排不上号,他心急火燎、坐立不安,像热锅上的蚂蚁在病房里晃来晃去,实在想不出法子才开口向邻床王富贵打探消息。
“后天。”王富贵得意地回答。
“后天!这么快就排上号了?真厉害!”
“老弟你怎么不想想办法早点给你母亲做手术?”
“没有办法。”孙小三沮丧摇摇头。
王富贵走到孙小三跟前趴着耳朵悄悄地说“送红包啊----”
孙小三皱了皱眉头,说:“我妈看病花的钱还得农村合作医疗报销呢!哪有钱送红包啊!”
王富贵压低声音说:“还有一条路,就是找个当官的说句话也好使。”
“我家祖宗三代都是铁杆农民哪有当官的呀!我那些穷亲戚除了农民就是打工的,更没有当官的呀!”
王富贵长叹一声,说:“那就等吧-----!”
第二天早晨八点多钟和往日一样,大夫查完病房护士打上“点滴”,孙小三和王富贵依旧护理母亲。
门开啦!来了一大帮医务人员,那个穿白大褂戴眼镜的大个子就是业务副院长,他带领专家、教授、主治医生,连麻醉师都来了。一个“会诊”团队在病房里给孙小三母亲开始会诊。全面检查身体,又是听又是看,研讨病情、研究手术方案。医生告诉孙小三的母亲“明天一早上班第一个手术就是你。”不断的安慰老人:“你的甲状腺癌手术只要你积极配合医生,按医生要求去做,按时吃药打针,定期复查,手术后很快就能恢复健康……”
王富贵纳闷:“你送红包了?”孙小三摇摇头。
那你托到大官了?什么官这么灵!”孙小三继续摇摇头。
王富贵更纳闷了,急切地追问:“你到底用什么招啊?快!快!说说给我听。”
孙小三还是继续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王富贵鬼点子多,心眼灵活,眼珠直转,他自言自语地说:“不对呀!这太奇怪了!你母亲的手术怎么也不能排在我母亲手术之前啊!我可是亲自给医生送的红------”
王富贵突然问孙小三:“你母亲是不是叫刘玉兰?”
“是。”
“那就对了,不奇怪了,你占了个大便宜-------”
孙小三一头雾水,疑惑不解地问“到底咋回事儿呀?”
“张冠李戴!咱外科住院有两名患者叫刘玉兰,那位叫刘玉兰的患者的红包一定比我的红包大!医生误认为是你妈送的,百分百是医生弄错了,我这个判断不会错,千真万确------”
门又开了,护士长走进来。
护士长每次“查房”总是满脸春风,笑逐颜开,总是满脸洋溢着淡淡的温馨,嘴角的弧度似月牙般的完美,充满对患者关爱的眼神,笑索绕在心头,似乎赶走了患者所有的阴霾,使患者感到天竟然如此明亮,如此明媚,如此温馨------
然而今天,她那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闪着严厉的目光,脸儿紧绷着,表情十分严肃。冲着王富贵说:“红包!物归原主,收下。”
目光直盯着王富贵,语重心长地说:“全国上下都在学习贯彻落实习主席“十 十九大”报告精神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你怎么还搞这一套----”
这瞬间,机灵的王富贵脸涨的通红,手一会儿放在口袋里,一会儿又放在背后,鼻尖不断冒出细密的汗珠,双唇紧抿,不知所措----一时王富贵竟不知该怎样回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