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里还一直惦记着那片灿烂云霞下的老友

  • A+
所属分类:情感口述

庚子年春,世界遭到了一次新冠肺炎疫情的肆虐。我的好友康林老师代表学校出使日本大阪产业大学孔子学院中方院长,长驻日本。于是我们在微信中多次互致问候与祝福。大阪的樱花盛开了吗?“乡情莫问天边月,自有樱花胜洛阳”(老舍诗)。康林告诉我,他现在日本很好的。风云异域,山水如家。请我勿为他担心,云云。
我与康林都在大学工作。他在研究院,我在机关楼,交集不多。我俩认识是在大学的排球场上。我们都爱打排球,参加了校教工排球队,每周有两次训练时间。我是先參加的。康林来的晚一点。那天中午训练日,体育部王骏主任介绍康林来参加训练。我第一次看到他。他中等身材,短发,戴副眼镜,长得干净利落,自我介绍及待人接物,落落大方,声线有磁性,尤其好听。与参加打球的年轻人相比,我俩算是年纪稍大的了。当然他还是比我小十岁左右。交谈之后,我俩越发觉得脾气秉性有诸多相似之处,很有相见恨晚、一见如故的感觉
我俩都把球场看作是我们的欢乐场。教工排球队里大都是二十郎当岁的年轻人,我俩也就“倚老卖老”,充分放飞自己的情绪。每次训练分边打比赛时,我和康林总喜欢扎堆在一边打配合,我二传,他进攻。我的传球一般,他的个子虽不高,但手型很好,扣球落点刁钻,往往也能赢球。我对待每一次接球都很认真,无论接到接不到,都努力去追,有时甚至会像年轻人一样扑地,可能笨拙一点。康林则“狡猾”得多,他只接正对来球,偏一些的来球,他就放弃了,说是要“节约体力”,对于对方的暴扣,他会跳着躲开。我笑他是个“胆小鬼”,他却说“不要无畏的牺牲”。我俩在一起,就是这样既配合、又拌嘴,打打闹闹地度过每一次训练日。无论赢还是输,我俩都会大喊大叫,欢腾无比,带动着场上年轻人的情绪。大家都说我俩是“一对欢乐搭子”。对于“可进可出”的球,我们必定会配合默契地把这个球争取为对已方有利的结论。后来大家渐渐发现,如果杨老师和康老师在一边,似乎总会“赖”赢。以后每次打球时大家就会“强烈”要求把我俩分开。分开后,我俩为每个球争辩着,欢乐依旧,但他对我更尊敬,说“长者为尊”嘛。如果某次打球,我俩有谁因事未到场,另一个人就会想念着而安静起来。
学校每年秋天都要举办教工运动会,其中有个项目是教工排球赛。我们这些队员都是各单位的积极分子,热衷于在各单位组队参赛。研究院人不多,“夫子”不少,康宁也“忽悠”拼凑了一支队伍。但其他人大都不会打球,比赛时就看他一个人前后左右滿场飞,手忙脚乱地“忙活”着,看得我在场边抚掌大笑。不过哟,也佩服他对排球的一往情深!他的发球倒是一绝,砍式飘球。随着一声大吼,右手一劈,排球直奔对场,飘忽下沉,一般人很难接住。每当这时,他的神气劲儿又得意起来,眉飞而色舞。他靠这手发球,有一年差一点率领那支队伍打进前四名哩!
我们的友谊是在打球时建立的,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步深入。我了解到康林毕业于苏州大学,后赴日本留学,文学博士毕业,曾专攻日本著名作家川端康成(诺贝尔奖获得者)。我们讲到一位兄弟高校的老师,恰恰双方对其都很熟悉;我们谈家庭观念,恰恰双方都有相似的特点;我们交流文学艺术,恰恰双方又都很喜欢日本文学与电影;我们对大学的人与事的评价亦有很多一致之处,所以常常在球队训练之后一起喝茶聊天,所谈甚欢!有一年冬,学校工会举办年终晚会,康林上台唱了一首歌。那天他穿西装,戴围巾,一副“五四”青年的模样,歌一出口,嗓音浑厚,字正腔圆,表情大方。我不禁为他叫好。下来后,我当面夸过他,他笑笑说,“没什么,我在大学做过团委干部,组织晚会,上台飚歌,都是毛毛雨啦!”瞧,说他胖他还喘上了。康林在日本留学期间被一位日本姑娘追求,两情相悦,遂成“秦晋之好”。他是不是在樱花之国也用歌声打开了那个姑娘的心扉?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那个姑娘年纪小他很多,且很爱他。他的日本新娘也曾到我们学校体育馆来看过他打球。那一次他特别卖力,我也有意识地把球多“喂”给他,让他好好“表演”了一把。康林的活力,给我印象很深,确有团学干部的烙印。有一次,康林从日本探亲回沪,送了我一把窄边的切菜刀,说是他丈人家的专营品牌。他告诉我,日本老丈人开了一家刀具店,自产自销,祖辈相传,虽然数量不多,但卖的就是质量与信誉,很受周边人们欢迎。他说,普通的日本老百姓,並不是要拼命干活,拼命赚钱,够花就可以,心态很平和。这也正是我们俩都比较欣赏的一种生活状态,“知足常乐”。直到今天,我都一直用着这把菜刀。每天拿起这把刀,就会想起我的好兄弟——康林,想起那些打球时简单的快乐!川端康成说,“人是不断消失在过去的日子里的”。日子消失了,记忆却永存!
后来,康林应学校之聘到日本大阪产业大学孔子学院任职了。分开之后,我们球队建了一个微信群,大家还可以在那里天天见面。康林多次邀我们夫妇去日本一游,他说可以尽地主之谊。但我们却一直未能成行。庚子岁春,大阪市中心大阪城公园的樱花都开了,密密匝匝,如霞如烟,“花给空气着上色彩,就连身体也染上了颜色”(川端康成)。我的心里还一直惦记着那片灿烂云霞下的老友,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下的安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