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湖 ,写文: 迎风而立的树

  • A+
所属分类:追踪悬疑

现在是冬天。

我无法将外面的灰色与宁静的夏夜联系起来。刚搬进新落成的公寓,没几个人愿意住这么高,靠近屋顶和山顶,离昨天和昨天太远。“有种睡在仙人掌上的感觉”(就像一个写诗的朋友说的)。

黄昏时分,刺骨的西北风像一只孤独的狼,带着唿哨在城市峡谷里愤怒地乞讨。

晚上很冷。远离冰冷的湖水。我开始感觉到潜伏在我体内的理智的干燥、涩痛、滞胀,比如仙人掌的刺。突然停电。电热器、书桌、笔和纸、写字灯……都塌成了一堆废蛋壳。就在这个时候,你火红的影子闯了进来。但那只是你挂在墙上的红色风衣——油画。我从未见过任何女人穿这种颜色。

你总是靠在自己的屏幕后面。不会过来。

而梦和现在,我不能出去。

我满腹狐疑,把脸贴近窗玻璃。我差点被气流吹到山顶。我被我的手指震惊和感动。我被雪和霜淋湿了。这就是我,这恰恰证明了我的忽冷忽热是徒劳的。

后来灯亮了。我得回去睡觉了。灯完全熄灭了。然后……一个声音在黑暗中问道。

不晚,这个问题我真的很烦——夹杂着对原句的不屑“再见”。没有再见,她在黑暗中微笑着纠正我,妩媚地伸出裸露的手臂。

没有月亮。但是有星星。星星和谜语一样多,又圆又亮又深不可测……其实我们只有一个晚上。

那一年,我才二十岁,在湖边。夏天你也在湖边。你很美,像个传说。我刚踏上那里的时候,你对湖滨已经彻底熟悉了,你说你该退出。这是你一生中见过的最美的风景。

但是没有一个地方是永远美丽的。你说过。

我来寻找孤独和蓝雾。晚上很热,脚底踩在冰冷的石头上,后背微微抖——。我怀疑他们是死鸟,累了就躺在那里,人不知道。我没有出路。天一黑,我就迷了路,或者说我只有不被路欺骗,才能去你想去的地方。

长期以来,宁静的夏夜常常让我陷入一种恐慌,一种危机,一种渺茫的幻觉:我是谁,谁的脸?谁的过去,现在还是未来?有没有和我一样的人……

我病了,想:自己怎么了?

夜无边缘。世界没有。没有幻想。

我几乎摸了几次心底,才发现更神秘的意义还在下面,像一条蛇在草丛深处,冰冷而清醒。

觉醒是一种很可怕的情况。我脸色苍白,额头冒汗。

这个故事似乎不是只发生在梦里。虽然听起来像是说天上只有星星没有月亮……,但是我在日记里找不到这一章,所以我很可能是故意把它藏起来的。

草细长不平,像剥水果。一股不知名的青草味扑面而来,让我打了个喷嚏,感冒了。但就在这时,我瞥见了传说中的红楼和那个比谣言还漂亮的女人。她歪着头对我微笑。

我挣扎着站起来。学会笑。

我闭着眼睛来了。我觉得。

湖面上有微弱的风,小屋里有一种浮萍。淡橙色的烛苗轻轻摇摆,涟漪一个个膨胀,很有宗教感,很励志。她穿着一条柔软的深红水裙,身材像神话中的蓝孔雀的顶羽一样纯净而遥远。……拿顶羽的是我吗?很快我就彻底为这种欲望感到羞愧。定陵是她自己的,从不怨天尤人。

她笑了笑。露出最征服的那种细牙。

“你知道,不,男人不知道。今晚,我真的很想和一个人深深相爱……。冲动太强,放不下。不是身体的孤独,是灵魂的孤独,是意志的背叛,是和青春一起生活的活力和自由,让我感动。是的,我被自己的勇气所感动……,这样想着,我的心已经深深的碎了,哭不出来了。快乐自私满足……既然你在这里,那个人就是你。”

不,我想告诉你,我只是一个面具。我甚至不知道我是谁。我连话都不敢多说。只有真人才敢像你这么多话。

我只是觉得像个阴谋。

我是有备而来,寻找你的孤独,带着一大堆塑料花。他们只会撒谎。甚至我都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生来就是假的,或者说他们是我肉体的泡沫,但是他们更庸俗,更擅长装腔作势和欺骗。

她微微呼吸,垂下睫毛,看起来像个女孩一样害羞和陶醉。“记不清了,记不清多少次了。也许这是第一次,也许只属于一场梦。梦想不注重开始,也不注重结束。……”她突然睁开眼睛,露出一种说不出的美:“这不是选择,而是生活真心教人这样做。每个教人生的人都不应该放弃……,对吗?”

很多年后,我会深深感激她对我说了那么多话。她不恨我。她还有那么多秘密要告诉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就让他静静听……

我想我一定是一时冲动说了些什么。

我说了些可怕的话。我想知道你的名字。我会永远记得你。只觉得自己的话毫无意义。只觉得胸口有一股嗖嗖的悲伤。

但她还是明白了。女人的怜悯就像嫩开的蛤蜊,里面蕴藏着男人的堕落。

我的挫败感是:渴望高尚,渴望成为女人眼中的老实人。但现实说:没有。

“你真的不应该用这么弱的语气说话。真的,我真的不喜欢‘every’所描绘的句子。听起来像是死亡,木乃伊,太累,太胖,太变味。小时候看到很慢的东西就紧张:比如蜗牛吸树干,拖车用吊桶爬斜坡……。我以为他们会从生活中消失。只有最没希望的东西才作为标本。你把我错当成什么了?海伦?蒙娜丽莎?永远不屈的口香糖?……”

“为什么要下这样的决心?名字只是一根人体迟早会脱落的黑发,连衣服纽扣都不如。为什么总是想象把自己锁在‘永远’的空盒子里?”

“爱是宇宙。宇宙是我们的爱人。”

“回到你身边。你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你自由了。它不是可以永远被记住的‘的’……”

她开心地笑了。像女生看不上大人一样盯着我。

我在想:帮我……

我怎么会犯这么多荒谬的错误?多久才能洗干净才露出温柔的脸和眼睛?我只剩下几个表情了。我默念着,像是听着远处飘来的水和船谣模糊的声音。蓝天,蓝莲,蓝星……每一个美丽的场景都被我的无知所诋毁和破坏。我不禁为湖的深情感到惭愧。

我想我一定是在一个混乱堕落的城市里被拘留了很久。一定有险恶的人性,没有光明,没有关怀,没有温暖,没有令人窒息的瘴气,没有无聊搞笑的理性……还有犯罪率极高的烟囱。

城市会把它所有的黑雨和巫术浇在我的黑皮肤,额头和眼睛上……

我活了很久,注定了。我唯一的救赎是在湖边。我突然明白了折磨我很久的悬念:我是来救赎的。

肯定是。我一定是从下水道里爬出来的……

啊,爱人,爱人,我只知道你是爱人。我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开心地说着话,像鸽子一样咕咕叫着。

她一定听到了,笑了。

红色的房间像魔方一样旋转着,一群精灵和女孩用柔软的脚在跳舞……。她不再为任何人说话,但她的身体像红地毯一样颤抖着,发出奇怪的呻吟。

她的沉默打扰到我了吗?我浑身的血像湖水一样膨胀,像燃烧的蜡烛苗……

我不记得她说了什么。我的心情已经被她颤抖的舌头染红了。我可以像她一样浪漫地描述这个夏天的夜晚。

快乐不是秘密。不是塑料花。

夜比水轻。

四肢比羽毛丰富;梦比天更动人……

夜晚像童话一样安全而神秘。

一个无边无际的蓝色湖泊,没有再见。

然后呢?阴沉而平静地问道。

没有后来。很多年很快就过去了。之后很多事情就不值得一提了。

“我经常一个人偷偷出城,在荒野中漫无目的地行走,在不太新也不太旧的沟壑和草石之间。……偶尔抬头看到不知名的鸟飞过,眼皮被什么东西严重划伤。我会想到一些人,一些爱和被爱的人。

哦,也许你根本没看过,也许你已经忘了他。

但是没什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