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茶烟和人们抽的烟雾渐渐地交织在一起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儿时的回忆,最多也是最有意义的还是在外婆家渡过的时光。每每看到童年这个熟悉的字眼时,眼前总是会浮现出儿时的点点滴滴……

年初,与哥哥一起去看望舅妈时,我又踏上了在我脑海里再也熟悉不过的外婆家的乡路。当我走近外婆家时,那熟悉的房子、熟悉的晒谷场、熟悉的祖屋,无不涌现出儿时玩耍时的气氛来,脑海里如波涛般汹涌澎湃,那一幕幕儿时的情景犹如就在眼前,耳畔时时传来伙伴们嬉戏打闹的声音:是捉迷藏?是老鹰捉小鸡?还是占地为王?

如今,隔了这么多年,早已经物是人非了。外婆已离我们而去;宽敞明亮的祖屋已被村民们堆满了杂物,看起来破陋不堪。那房梁已是年久失修,那些雕樑画栋,原本隽秀洒脱,可如今却是斑斑锈迹,找不到当年的气派了。站在祖屋的房檐下,仿佛看到当年海燕表姐爬到房梁上掏燕窝时小心翼翼的样子,生怕一出声燕妈妈就会飞回来啄我们。所以,她非得让我们也屏住呼吸,一声不响地等着她掏出鸟蛋。等她安全地拿着蛋下来,我们比打了胜仗还高兴地欢呼雀跃起来。在表姐的带领下,我们一群不大不小的孩子在外婆的村子里快快乐乐地成长着,似乎没有任何烦恼地渡过了我们的童年。

外婆的屋子坐落在与祖屋成90度角的一栋大组合屋里,外婆的房间靠北,前堂的两间分别住着大表哥和外婆的侄子我得叫他阿定舅舅。右侧的过堂是外婆的厨房。外婆都是用木炭烧开水、做饭的,因为我们家靠山,提供木炭自然也是我们家的份内事。外婆喜欢一个人生活,说这样自由自在的,所以舅舅们也一直支持着她的任性。外婆活到94岁,就在她去世前的那一年,因为连续摔了两次,就再也起不了床,直到离开人世。

外婆是个很好的人,家里的茶壶里永远都是滚烫的水,因为与祖屋和草场隔壁,所以很自然地,来喝茶聊天的人也总是络驿不绝。最常喝茶的是大舅、么舅与堂舅他们,永远有谈论不完的历史小说,永远有谈论不完的乡间杂事。外婆也总是眯着眼睛,不厌其烦地帮他们续着茶,微笑着听他们讲着话,不管春夏秋冬,不管刮风下雨。每次看着茶烟袅袅升起,我的心中便有一股暖暖的温馨,丝丝的甜意,也许我爱喝茶也是由于爱这种感觉的缘故吧……

站在先前八仙桌的位置旁,就在过堂边上,我仿佛看到外婆她正驼着她的背,眯着眼睛全神贯注地斟着茶,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那围坐在八仙桌的人可真热闹,那茶烟和人们抽的烟雾渐渐地交织在一起,分不清什么是什么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