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间沟畔又开满了棠棣花和苦刺花 我又想您了

  • A+
所属分类:伤感日志

清明节又快到了,山间沟畔又开满了棠棣花和苦刺花,我又想您了。
我的曾祖母是一个慈祥和善的老人,和其他农村人一样,她很普通,很平凡,但就是这个老人给了我太多的爱,让我终生都难以忘怀。
听姑奶奶说,曾祖母年轻的时候特别能干,曾是公社里的妇女队长。当时的她一个人能背两袋化肥,而且每天的工分比公社里的很多男的还要多。当然,作为长媳长嫂的她,操持起家务来也是让公公婆婆和众邻里啧啧称赞。可能是年轻的时候受了太多的苦,晚年的她的背也变驼了。前几年又摔了一跤,导致右腿骨折,之后她走起路来,即使柱着拐根也是一歪一扭的,虽然是这样,她的思维却一直都很灵活,直到去世的前几个小时。
从我记事的那天起,曾祖母就一直陪伴在我的身边,十几年了,她好像就从来没有变过,一直是那张爬满沟壑的慈样的脸,从及那双戴着断了的玉镯的、已经变形的粗糙的手。那双手,就是那双手,给我拿过多少的水果,饼干和糖果;这双勤劳的手,受了多少苦把五个子女拉扯大,又给他们成立了家室;就是这双手,给我摘了多少次的棠棣花,苦刺花,被刺扎了多少次;这双手,又多少次把钱放在我的手心,紧紧握住我的手……那已泛青灰的眼睛,慈祥的笑容,以及额边的那几缕发黄的白发,依然印在我的脑海,藏在我的记忆深处……
小时候,自己经常在同学面前谈起曾祖母,同学们都很羡慕我,因为他们当中的有些人,连自己的爷爷奶奶都没有见到过,从来没有感受过祖辈对自己的爱。我很骄傲,大一点才知道我的家庭是四世同堂,是最传统也是古人最推崇的家庭模式,我越来越对自己的家庭感到骄傲,也因我出身在这样的幸福的家庭,而感到无比的快乐。直到十岁那年,奶奶的突然离世,打破了这样平静的幸福,接下来,曾祖父,曾祖母的相继离世,让我也越来越悲痛。上天总是公平的,给了你超于常人的幸福和快乐,也会让你比常人承受更多的痛苦
还记得小时候犯错了,总会被爸爸吼,一直害怕爸爸威严的我,被他一喝,立马眼泪就掉下来了。这时候我心里总是会很不舒服,然后就会跑到曾祖母跟前大声的哭出来,还会边哭边蹬脚,把我心中的不快展现出来。曾祖母总是会过来安慰我:“你爸爸么火气大得很,你一会不要犯错让他发火了……”她这么说了一大通话,我好像是找到了靠山,哭得反而会更厉害,这时,如果爸爸要过来给我两下,曾祖母也会立即拦下,我最多也只是被爸爸再骂几句,然后曾祖母又会继续安慰我,直到我不哭为止。记得有一次,我被爸爸吼了,赌气不吃饭跑到了院子里的苹果树下坐在那个坏了的磨盘上,当时又下着小雨,我就一直在那嘟着嘴,曾祖母看见了,又杵着拐杖,一歪一斜的走了过来,安慰了我好一阵,一直弯着腰为我遮雨,我说:“老祖(方言),你回去吧!不要管我,等会你雨被打湿了。”她用略带生气的语气对我说:“你回去我再回去,再像这种,老祖就不想(方言“长辈对小辈爱的意思”)你啦!”我一直拉着她的衣服叫她走,她一直重复这句话:你跟我一路(一起)回去。就这样僵持了好一会儿,直到我看见她后背的水印一直蔓延到前面来,又担心她的身体,才和她一起回去……结果当天晚上她就开始发烧了,一直病了好几天,爸爸妈妈们都责怪我,我心里也是十分的愧疚和自责,可是老祖却对爸爸妈妈说:你们不要怪他,你们不要怪他……
上了高中,高一第一个学期的国庆节那天,曾祖父去世了。那天我还记忆犹新,曾祖母坐在门口用快要哭的腔调着急地叫我:“大飞,大飞,快去叫你爷爷,你老祖怕是要不行了。”那时候我正在看书,我立马合上书跑到了院子里,只见曾祖母正在摸着眼泪,我赶忙去找爷爷,可是回来的时候,曾祖父已经没有了呼吸,曾祖母强忍着悲痛,按照旧时的风俗叫小辈们给曾祖父沐浴,换衣服,入殓……那几天早上,快天亮的时候,总能听到她在灵堂里哭泣,几度哽咽,这个陪伴了她一辈子的男人离她而去了,带给她的只是无尽的思念。后来出殡的日子定在了国庆长假之后的第二天,当曾祖母问起我的收假时间时,我对她说那天我会请假回来的,她用她略带生气而又慈祥的眼睛望着我,又用手轻轻的拍我:“不要请假了,请假回去就跟不上老师了,你们读书就像我们妇人用针一样,三天不用手就生了,你老祖懂得你的心意……”我没有想到那个年代只上过几天学的曾祖母,对我说出了这样意味深长的话,我当时就呆住了。后来我去找老师请假的时候,才刚说了一句话,想到了曾祖母对我说的话,又想到了曾祖父的去世,眼泪就啪塔啪塔的掉了下来……
曾祖母是一个很传统的农村妇女,当然,这就不免会有些封建迷信,但是这些迷信在我看来并不是糟粕思想。她一直坚持着初一十五都吃素,烧香,烧纸钱。大年初一她早早地就会起来去城隍庙去烧香,上文,为我们一家人祈福。小时候,清明节,她总会为我编一个柳条环戴在我头上,去扫墓时叫我好好跟着爷爷们,好好的给老祖们磕头,见到家族里面的长辈要问好。中元节的时候,她提前半个月就在准备了,小衣服,鞋子,折金银财宝,她一直都在弄,直到她眼睛有了白内障,我在她的影响下,对这些为老祖们准备东西很积极……
经历了五六十年代的饥荒,曾祖母对野菜的生长季节已经了然于心,香椿,棠棣花,苦刺花,核桃花,荠菜,野蒜……每次去看她,她都会弄野菜给我吃,还有剩余的话,还会叫我带回去吃,这些山珍,她准备了好久,却一直舍不得吃,要留下来给我。在她那里,水果,饼干,糖果,核桃,瓜子,板栗……每次都至少有两三样,我知道这些都是姑奶奶买来给她的,她总是会留下些来给我,每次我都只拿一点,她就拉着我的手,全部塞在我手里,我推脱着不要,她就一直塞,嘴里边说:“拿着,老祖才喜欢(方言:高兴)!”当我拿着之后,她的脸庞才开出一朵花来!然后就接着和我聊天,我们的主题有很多,学习,传说,过去的事情,村里的奇闻趣事都会涉及,在和她聊天的过程中我逐渐了解了一些农村的古老的风俗和传统,例如跑五方,赶庙会,唱花灯等等,在当时可是盛况,临近几个村子里的人都会聚到一起,这种热闹一直持续好几天。不过这些习俗在文革后就消失了,不再有人弄了,我真的感到特别惋惜难过!
要上大学了,我去看她,她一层一层的翻开衣服,从最里面的口袋里取出了一个绿旧的小布包,从里面拿出了皱皱巴巴的五百块钱,又塞到了我的手里,我忙推着不要,她就一直拉着我,说:你那次给我买药我还没给你钱,这回你考着大学了,拿着去读书,你好好读书就行了。我说:“你都没有钱,还给我。”她一边忙着递给我,一边忙着说:“我还有,我还有,我想吃什么会去买,你拿着,不拿着老祖就不喜欢了……”一直僵持了好一会儿,最后我拿着了,眼泪却在眼眶里打转……
国庆节是见她的最后一面,那时候她的脚开始水肿,但是她的思维却仍然很灵活,我想着这可能没有什么大碍,我们还是在一起聊天,给她讲述我的大学,离开的那天我也没有去和她道声别就匆匆赶回学校,却没想到这没有来得及说出的道别再也没有机会说出口了,想为她卖的衣服她再也没有机会穿了,她临终时我也没能让她听到我叫一声“老祖”……
她在平安夜那晚安然睡去,留给我的只是那一照片和一盒骨灰……
除夕夜发压岁钱的时候,爷爷拿出了一本用红纸包着的存折,他说这是曾祖母留给我的……
又快到清明节了,老祖,你在天上也在想我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