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四册书和五元钱还带着父亲和兄长的体温

  • A+
所属分类:哲理故事

今年的父亲节特别,与夏至同日。如果一定要我附会什么意义,我以为父亲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火,无时无刻不温暖着你、保护着你。父亲,是我此生的偶像,最适合围炉夜话或编成阿拉伯改版故事《一千零一夜》……
1981年,我在浙江师范大学念大二。一日,父亲突然出现在我的教室门口。
原来父亲经多方打听,通过他在我所在大学熟人的渠道,才找到我上课的教室。上一堂是写作课,下一堂是现代文学课,是我最崇拜的茅盾研究专家王嘉良教授的课。父亲来的时候,正是两节课的中间,属于十几分钟的课间时间。
虽然是深秋时节,但是,我还是能清晰地辨认出父亲脸上和衣服上的汗来。我估计为找到我,肯定费了不少周折。他是专门为我送书来的,送的是授课老师规定必读必买的书,这套书共四本,是著名语言学家王力先生主编由中华书局出版的《古代汉语》(修订本)。
80年代,图书出版不像现在发达,数量品种也不够丰富,即使一些教学类的辅助用书,也经常缺货断货。
为这套书,我特别打了一个电话给父亲,叫他帮我想办法买到这套书。后来,父亲告诉我,他到新华书店特意找熟人朋友,才好不容易搞到了这套书。
父亲怕影响我的学业,拿到书后,就第一时间火速地直接坐上公交汽车,把四册书送到了我手上。
我理解父亲,理解他这样做的理由。一方面怕耽搁我学业,没有书会影响我的听课效果,做老师和校长的父亲是深谙此道的。可以想像,他为此事,为我一个电话,肯定费了不少心思和一路上的周折。
在那个物资短缺、什么都凭票供应的年代,幸亏靠父亲熟络的人际关系,才不至于让我一通电话的愿望泡汤,十几块钱一套的书,要从父亲微薄的工资中掏出一部分,也非轻而易举之事;另一方面,估计因为自己来校报到后,很长时间也没有回家,父亲也想趁机来看看我,顺便看看我的校园环境和我的生活。
那天在教室门口,我与父亲只是在课间十几分钟的时间里交谈了不多的话,我告诉父亲下堂课是我最喜欢的课。父亲看我着急上下一课,放心地跟我说:“没事,你不要陪我。我到图书馆老朋友那里去转转。”
我估摸着那天在校园里的那顿饭,一定是他老朋友请的,在校园里走走看看,也一定是他老朋友作陪的。作为儿子,父亲难得来校看我,专程把书送来,我只是在教室门口与他见面,我甚至没能送他出校门,更不用说亲自陪他在校园里走走。在深秋的季节,看看日光映照下的红楼,看看高大法国梧桐树落下的满地金黄,也没来得及带他参观参观我的宿舍,坐下来喝口水,去操场走走,留他一起吃一顿饭……
每当想起当年父亲为我送书这件事,我的鼻子总是酸酸的。
现在,父亲已至耄耋之年,他教了40年书,工作了一辈子。幸好我算是子承父业,在教学岗位也快工作了40年。
父爱如山,比路还长。他不一定还记得40年前为我送书这件事,但对于我来说,是不可能忘记的,包括兄长当时寄给我买书的五元钱。直到现在,那四册书和五元钱还带着父亲和兄长的体温,时刻温暖和鞭策着我。
不仅因为它是我求学路上的一件事,而且毫不讳言,在这件事上,一定寄托着父亲和兄长对我满满的人生期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