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依然热爱如今的生活 希望你在转世重生后也如是

  • A+
所属分类:生活记录

自我父与世长辞至今,已经过了二又二分之一个八年(20年)。
我曾从旁观察初为人父的他人望向自己幼小孩子的目光,那大概是欣喜狂喜多一点、又夹杂着小部分对于未来教育问题的苦恼吧——我微笑着,把你的影像擅自重合,幻想你抱着血缘骨肉的别扭模样。
我父,你总是能得到许多人的好评,直到今天有人回忆起来还是忍不住为你点赞,说让我多学一学你的为人处事,您在这方面的强大,真是令我高山仰止并且自愧不如。
记得你教了我许多技能,比如钓鱼,比如跳交际舞,比如打游戏(当时你告诉我游戏名字叫做“顶蘑菇”,后来我才知道是超级马里奥)。
大概你是唯一一个在学校举办的舞会上教儿子跳交际舞的教师吧,虽然我已经忘光了舞步姿势,当时只觉得你和我母跳就好,为什么拉上我呢,怪让人不好意思的,嘿嘿……
游戏方面我倒是天赋不错,一直以来都很强,算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但不能把玩游戏当饭吃真是遗憾。
我记得与你在一起最温馨也最搞笑事情就是,曾经你洗了头以后我帮你梳头,你的头发长长卷卷的,水弄湿了以后我用梳子往前后左右顺着顶端梳着往下,发尖卷曲着长过你的耳朵和眼睛,抗日神剧看多了的我认真想了想说:“好像汉奸啊!哈哈……“
我曾经饭后喜欢跟在小白的屁股后面去老干村旁的河边遛狗,你饭后喜欢跟在我和小白的屁股后面溜我们。
我高声尖笑着追逐着小白,偶尔回头望你,你抽着烟,面容忽明忽暗,有时像被阴影覆盖,你在思考什么呢?
你给别人留下了“人很好幽默风趣、踏实能干、重情重义”等等印象,我却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看到了你的沉默,感受到了些许茫然和苦恼。
我父,在我最无忧无虑的时光里,有你真好。
我父,在您去世那天,我梦到了你的身影,你呼唤着我的名字,让我别哭。
凌晨四点左右,我醒来,灯光刺眼,打开卧室的门,楼下传来爷爷和大舅公他们的谈话声,他们见我下来,说了些善意的谎言,我观察着他们的表情,默默换上衣服,同他们一道在冰冷的夜里去寻找同样冰冷的你。
我见到了一块带着血污的白布盖着一个人,所有人都告诉我那是你。是你?那么刚才谁在我的梦里
人潮有些混乱,有些人哭泣着,搀扶着嚎啕大哭地母亲,母亲颤抖拥抱过来,告诉我我没有父亲了,然后又被人搀着走了。我该怎么办?我学着你的沉默,也感受到了茫然和苦恼。
所有人都在忙着悲伤,没有人注意到我被你们的校长大伯攒住胳膊,好疼。
他告诉我要坚强……我却挣脱开来,我没空理会他说些什么,因为我得去追母亲,母亲在哭,至少我在旁边她会好过一点,而我会听你的话,不哭。
一连几天了,好多人在哭啊,而我一直听你的话,不哭。
有人怪我不懂事,说我为什么不哭,我反而笑了,因为他们不知道我一直听你的话,他们不知道你一直在我身边啊,那时,每晚我都能梦到你。
我父,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光里,很遗憾没有你。
但是,我知道你只是换了一种方式陪伴我,在我的怀念和记忆里。
而今,关于你的照片竟都有些失真,没关系,我有时若想你了,会把胡子留长几天,照照镜子,那就是我父——徐云疆当年的模样。
虽然身边没有你,我永远不会忘记,曾经和你一起生活在同一个时代。即使天空的颜色和街头的喧嚣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会依然热爱如今的生活,希望你在转世重生后也如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