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这次外宾的参观考察 给我单位的发展带来了新的机遇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1977年春,我进社办企业工作后的第九个月,我们单位就接到了有加拿大国的畜牧业专家要来我单位参观考察任务的通知。当时我们国家还没改革开放,外宾来参观考察交流的还很少,尤其是在农村公社的基层单位,能接待外宾的更是凤毛麟角。在接到外宾的接待任务后,我们这个才几十人规模的社办的畜牧小企业,顿时就沸腾了。大家为能有这样光荣的接待任务而感到自豪和荣耀,为能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外国专家而感到激动和兴奋。
首先,我们把沪松公路进来的一段拖拉机路面给全面进行了整修,把坑坑洼洼的泥路给整平,铺上了道渣、石子和石粉,还去借来了压路机给压结实了,好让外宾的汽车能直接平稳开到单位;其次是把猪舍里里外外的墙面用白石灰水给重新喷饰了一遍,包括红瓦的屋顶也给喷洒上了白石灰水,显得上下内外一抹的白;在每排猪舍的两端门口人进出地方的水池也给整修增高了一下,使其能积聚一定厚度的水,好让人进出猪舍时两只脚必先跨进这水池内进行杀菌消毒;饲养员的工作饭单、袖套、帽子等也给重新去买了新的,所有的饲养员都保持了一样的穿戴,像食堂里烧饭炒菜的炊事员师傅一般打扮。那时社办企业的经济还比较薄弱,办公用房还都是矮小的平房,外宾接待休息的地方就安排在我们财务室隔壁的会议室里。我们财务室也全力以赴投入到紧张的准备工作中。按照要求我们去买了新的毛巾、搪瓷脸盆和纯净水等,供外宾们洗手用。还去买了每人一件医院里医生穿的白大褂,当然都是清一色的特大号的,供外宾们进猪舍去参观时穿用。最伤脑筋的是买不到大尺码的雨鞋,据说加拿大的人都长的很是高大的,必须要买44码以上的特大号雨鞋,为此我们专程去上海专用劳防商店购买。所有这些准备,花去了我们很多的时间和经费,但我们内心都还是很愉悦的。
准备工作差不多就绪后,我想到是不是可以写一块欢迎此类的标语牌,以表示我们对外国友人的热情友好气氛。当时对接待外宾还没什么可供借鉴参照的经验,再说来者都是资本主义国家的,我们怎么可以随便对资本主义国家的人表示欢迎呢!于是我们就打电话到县里询问,得到的结果是可以,但具体写什么?怎么写?由谁来写都没说。这件事具体就落到了我的身上。我想怎么写呢,外宾又不一定认识中国的文字,于是我就想到了用汉英两种文字来书写。那时候懂外语的人很少,单位里又没汽车,你不可能拿了块大黑板去求人写,也不可能就为了写这几个字专门去请人来上门写,我就开动脑筋,决定自己动手写。我先去公社中学里找一位教外语的老师,叫她把“热烈欢迎加拿大贵宾莅临我场参观考察”几字翻译成英语,用纸给我写好。回来我就照着用粉笔抄写在大黑板上,上面一行汉字,下面一行英文,写好后还生怕给抄错了写漏了,我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又给仔细的核对了几遍。那时我虽只有小学文化,但我的字书写的还是挺好的,早年大队里发的奖状,赠送给入伍军人的笔记本什么的,都会找我去写。我虽对英语一字不识一窍不通,但对汉语拼音却是很熟悉的,字母书写起来也如文字般流畅。那天在黑板上书写时,单位里很多的人围上来看我写,尽管他们对黑板上写的英文一个也不认识,但他们都觉得我字写的漂亮,挺了不起的。黑板写好后,连当时县畜牧局的专家看了也觉得很是了不起,问是谁给写的,他们都以为我是懂英语的,包括单位里的好多人也一直以为我是懂点英语的,在那个年代懂英语的人可是不一般的,其实我则是几个粉笔字写的稍好看一些而已,英文我可是照着人家给翻译好的字母一个一个给抄写上去的。
外宾到来的前一天,我们几个做接待工作的人,晚上就睡在了单位里,在办公室的地上给打了地铺。第二天天一亮我们就起来了,把办公室门前的场地道路又都给清扫了一遍,场门口到养猪场的道路两侧给插上了花花绿绿的彩旗,脸盆毛巾衣服雨鞋等都整齐地放置在会议室里,在破旧的桌子上铺上了天蓝色的新台布,尽管房屋陈设都有些破旧,但给人的印象还是很干净整洁的。欢迎的大黑板就安放在了大门口外宾下车的地方,那天天气也特别的好,风和日丽,阳光灿烂。场里的工人们都事先开过会做过交代,外宾到来后谁都不准停下手中的活,前来围观,因那个时候国家还是很封闭的,能看到外国人的机会还是不太多的,说实在的我长这么大,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外国人也还是第一次,不管怎样心里也还是有些兴奋和好奇的。上午载着外宾的车辆准时到达单位,外宾们从车上一下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块醒目的写着欢迎词的黑板,因上面有汉英两种文字的表达,外宾们一看也都明白了,也许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有这样内容的黑板,一个个拿出相机对着黑板拍起照来,嘴里叽里咕噜不知在说什么,后来翻译说他们在问这块黑板是谁写的?是不是单位里自己的人写的?在场陪同的领导就说是我们单位里的一个财务写的。他们更是叽里咕噜的说开了,我能听清的只有“OK”两个音。
外宾们来到会议室稍事落座休息,听了县畜牧局专家的简要介绍后,就开始换鞋穿衣,由领导及翻译陪同去猪舍一一作现场参观考察,我们做接待的都没被准许跟着一起过去。各排猪舍的饲养员也早就按部就班地早早等候在各自的岗位上,接受来宾们的参观询问。大约一个多小时,外宾们就从猪舍里出来了,在接待室里脱去了白大褂,换好鞋,擦洗了一下手后,也没再逗留就上车回去了,至于他们去哪里用饭哪里住宿,我们当然也就一概不知一概不问的。据说外宾们去猪舍看的都很认真,问的也很仔细,还不时的给种猪和饲养员拍照,后来听县局领导们说,外宾们对这次参观考察非常满意,尤其是对我们单位培育的枫泾种猪和杂交肉猪的培育技术、饲养水平和经验都给予了较高的评价,觉得很是了不起的,给外宾们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事后上级领导对我们的工作也给予了很多的赞誉,来我单位慰问检查指导工作的也不断的多了起来。当时主管养猪生产的公社副业组一领导也由此被评上了全国劳动模范,后来也调到县畜牧局去工作了。
经过这次外宾的参观考察,给我单位的发展带来了新的机遇,在枫泾良种猪的培育上取得了不少的荣誉和奖励。作为我一个新进的人员,在单位从此也令人刮目相看。在改革开放后的今天,我还常常想起那次亲历的外宾接待。我经常想,在当年那个封闭的年代,作为一个基层的农牧小企业能接待国外来宾的参观,当然也是件很了不起的大事。我作为一个刚进单位不久的小青年,正巧给遇上了,亲历了,参与了,实在也是值得记忆的幸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