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每个人就是每个时期演绎人生的主人公

  • A+
所属分类:哲理故事

倘佯在记忆的长河里,展开记忆的磁盘搜索,往往一些事情总能清晰的跳出页面。一些人和事如此的亲切,如此的令人忘怀。
八十年代末,熙熙攘攘的南阳车站,我们镇上几个做生意的小老板们,把货寄存在柜台处,拿上服务员开好的票据,来到候车室里长凳上坐下,等候发车。
候车室的乘客们,有的东张西望,有的抽烟,有的在来回走动,有的在聊着天,有的不时地在看手表,等候着发车的时间。
“旅客朋友们,旅客朋友们,发往柳河的班车准备出发”
还没有等喇叭播音停止,呼啦一下,人群如潮地涌出候车室,直奔班车而去!
大哥、大姐们神速的奔向寄存室,把货装上推车和工作人员一起送到车旁。他们以最高的速度爬上车顶,把货物绑结实。
等他们下来的时候,车厢里的人,如下窖的红薯一样,排得满满的。
由于我年纪不大,他们都很照顾我,让我拿上车票,先上车占位置坐下。他们吃力的、使劲的往车厢里挤。实在挤不进去了,有几个男士趁工作人员不注意,从车窗里迅速的偷爬进来。
发车时间到了,司机师傅勉强地把车门关上。
“哎呦,妈呀!”有人在车里尖叫着:“这是受的哪门子罪啊,车站就知道卖票,也不看看车上有多少个座位,硬是塞进来这么多人,又挤又热的,脱件衣服都脱不下来!”她边说边擦着脸上的汗珠。脸热的都成大红布了。

“哥,哥!你把你的脚挪一下,我的脚疼的实在是受不住了。”站在人行道里的一个男士说着王大哥。
“哥们儿,那不是我的脚,我都不知道我的脚谁踩着呢,疼得我直咧嘴”张大哥很幽默说了一句,顿时惹来车厢里一阵大笑。车厢里的气氛顿时轻松了许多。
张大哥和李大姐是夫妻,也是我的邻居,又是同一条街上做生意。每次出来进货最爱和他俩一起。大姐、大哥都是热心肠人,他们都很关照我。
那个时候,由于从南阳发往柳河的车就一个班次。下午四点半发车,到我们柳河基本上得两个多钟头。途经的街道都有卸货的,每次卸货她俩总是爬上车顶,检查有没有让别人卸掉或者卸错的货。跟他们在一起,我就省心多了。
尤其是冬天,天黑得早、最容易有人浑水摸鱼,偷偷把货卸掉。只要有他俩在,所有的担心都被化解了。
后来就有了带蓬的三轮车。街上的生意人联合几家包车,这样也不用挤公共汽车,省去了很多麻烦。
三轮车跑的比较慢,夜里三四点就得出发,“咚!咚!咚!……”跑车和明月相伴,“一路高歌”而去。
清晨,我们终于到了。天啊!我还是我吗?他们又是谁?我们互相看着彼此灰头土脸的样子大笑着。一路扬起的尘土,我们随便摆一个造型就成“兵马俑”了。我捂着肚子也不知道是坐车颠疼了?还是笑疼了?好大一会儿才站起来。
出来进货虽然辛苦,但苦中有乐。每次出来都要尝尝各种小吃,逛逛商场。
记得最好吃的就是南阳的鸡丝米线,每次来不吃上两碗就不罢休。

老板很热情,招呼我们入座。熟练的把米线放在碗里,然后葱、姜、蒜、芝麻酱、冲鸡汤,再把鸡肉撕丝,放在上面。浇上辣椒油,再来几瓣大蒜。真是美味啊!我们几个赞不绝口。
时过境迁,现在各种小吃的种类比那个时候丰富了很多,却再也吃不出那个时候的味道了。
进完货还有多余的时间,姐妹们就相邀一起逛商场。观察一下市场的行情,当然只要有看上的衣服价格合适,基本上不眨眼睛。由于我们是生意人,和老板打心理战术,讨价还价基本不吃亏。所以买来的衣服即便宜好看
曾记得买回一件短款毛衣,黑白方块相间,领子的一圈是黑色毛领,下面搭一条长款黑色裹裙。穿出来显身材,也很有范。回来后,禁不住的给闺蜜显摆一下。
“脱下来让我试试”她有点霸道地不容我考虑。
不试便罢,一试不脱了,竟然“大言不惭”地说:“你穿着不合适,因为你属于淑女型的,我属于奔放型的,我穿了哈!”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一溜烟跑了。
“这家伙”!我无奈的眼神目送她而去。
转眼二十多年过去了,时间留下了美好的记忆,脚步留下了人生的经历,岁月沉淀着人生的沧桑。曾经年轻过的我们已人到中年,曾经在那个时代吃过苦,也享受过快乐
如今时代的飞速发展,我们再也不用挤公共汽车,不再坐三轮车。私家车已走进千家万户,随时可以让我们来一场想走就走的潇洒旅程。
时间一点点的见证着人生的变化,见证着时代的变迁。
然而,不同的生活体验和感觉,带给我们的情绪有喜悦、有惊奇、有激动、有快乐,有忧愁……而我们每个人,就是每个时期演绎人生的主人公!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