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天堂 只愿你在那里过得比现在好

  • A+
所属分类:伤感日志

“中秋冷月照乾坤,金樽邀月寄情深,广寒宫阙今夜寒,桂花飘香愁满门。”每到中秋来临,总会勾起对故乡的思念,对亲人的追忆,自然会添一些愁绪。但每当这个时候,喝酒之人总喜欢邀约几个好友,在皎洁的月光之下,共赏明月,论吴刚伐桂,谈国家大事,把家事和国事都看成是生活中的大事。我也是喝酒之人,每年桂花开放的时候,我就喜欢到我爷爷的祖坟前的桂花树上摘下桂花来泡酒。每个中秋月圆之时,我也喜欢端一杯桂花酒,在月光下赏月,与家人们一起喝酒,吃月饼。每当手里拿着月饼的时候,我自然会想起我去世多年的奶奶,自然想起她送月饼给我吃的往事。
生于60年代初期的我,童年正赶上了“文化大革命”,那时候国家并不富裕,非口(非农业人口)买米、吃菜油、穿衣服、吃肉都是靠计划供应。我作为一个农村的孩子,要吃一点好吃的东西,那是非常困难的。小时候,父母们去赶场,我和我的哥哥总想当“撵路狗”,硬要跟着父母去赶场,父母为了把我们哄在家里,就以给我们买炒瓜子作为条件。我们为了吃上炒瓜子,就乐意不去赶场,在家里看家了。那时候,吃炒瓜子,在我们幼小的心里都是一种奢侈品,如果有月饼吃,那肯定会当成山珍海味一样珍惜
爸妈告诉我,我刚学会走路的时候他们就把我和哥哥丢在家里,为了防备我们乱跑,他们还关上大门,上好锁,就像关犯人一个样。因为那时候他们要到生产队去干活,生产队的队长不允许带着孩子参加劳动。后来我长到四五六岁了,我和哥懂事了,也答应父母不乱跑,父母也就不用把我们锁在家里了,我们可以自由自在地在家里或者房屋的周围任意玩耍了。也就是这个时候,奶奶特别疼爱我们。
我奶奶生于清朝末期,缠过小脚,印象中,奶奶走路并不那么快捷,总是芊芊细步,可是她很勤劳,会做布鞋,纳袜底,拧麻纱。她用麻纱织布做成的蚊帐和粗布衣服耐穿耐用,如果不是人为损坏,用个十年八年都没有问题。为了美观,她还请人在麻布上印制了许多好的花纹,现在我也还模模糊糊记得奶奶拧麻纱的情景和她编织的麻布蚊帐。
妈妈曾经告诉我,她和父亲成家后,就与爷爷奶奶分家了,奶奶和幺爸幺婶一家。虽然分了家,但奶奶爷爷依然喜欢我和我哥哥。有时候,爸爸妈妈没有在家,我们就到奶奶家里去玩,每当看到我们饿肚子时,她就把他们煮的饭,给我和哥哥舀一碗,端到我们手里,让我们吃得饱饱的,而她和爷爷就少吃一点,有时候也许还饿肚子。那时他们都是五十多岁的人了,他们还时时刻刻在为自己的孙子操心。

最难忘的是中秋节的那个晚上,奶奶给我和哥哥吃月饼的事情。那时候,我们不知道中秋节是什么意思,只知道中秋节来临要吃月饼。可是,我们家里并不宽裕,爸爸妈妈也从来没有买过月饼给我们吃。记得那个晚上,月亮特别圆,也特别明亮。奶奶穿着满襟长衫,端来一根矮长木凳子,坐在土坝子中间乘凉。我和哥哥喊了一声“奶奶”,跑过去,就拽到了她的怀里。奶奶捞起长衫,从衣兜里掏出了两个月饼,塞到了我和哥哥的手里。我们接过月饼,一边在奶奶衣兜里磨蹭,一边一小口一小口吃着月饼,不断回味着月饼的味道。奶奶当时给我们的月饼,实际上就是现在超市里可以买到的,一模一样的芝麻饼。可在那个年月,它的味道是多么香甜可口,现在想起来也值得回味,感觉特别好吃。
在那时候,根本无法看见现在商店和超市橱窗里那些琳琅满目、品种繁多的月饼,更不用说吃到这些真正的月饼了。所有,那时候的一个芝麻饼,吃起来就那么有味道,就是现在也无法忘记。因为想念奶奶的原因,我现在也喜欢吃芝麻饼,只是每次看着饼子上的芝麻,再也无法找回从前的味道。
后来奶奶给我们讲述,我们当时吃的“月饼”是爷爷给奶奶买的,当时买了三个,他自己吃了一个,另外两个一个是奶奶的,一个是我和哥哥的。可是,奶奶自己没有吃,就让我和哥哥一人一个。那时候,生产队一个劳动日就是一角钱,可是一个芝麻饼也是一角钱。也就是说,我和哥哥就吃去了当时两个劳动日的工钱。
奶奶不但疼我们,爱我们,而且还非常关心我们的学习。每次我们上学的时候,奶奶总是嘱咐我们要好好学习,她说:“上课要听讲哦,如果不听话,今后就不再给你们买月饼了哦。”我听了奶奶的话,不过不是为了吃奶奶的月饼。
有了奶奶的关心和照顾,我后来考上了师范学校,成为一个师范学生,毕业了,我当上了一个光荣的人民教师。我非常热爱自己的职业,有人劝我转行,可我从来没有动过念头,在教学岗位一站就是三十七个年头。那时候,一个公社(现在的一个乡镇)要考上一个师范挺不容易,我考上了是我的荣幸,我珍惜这个职业
当我参加工作的时候,奶奶已经老态龙钟了。可是,勤劳的奶奶拄着锄头也要下地干活。记得奶奶有哮喘病,总是不停地咳嗽,假期我时常到街上给她拿药,劝她别劳动。她总是咳嗽两下后,微笑着说:“劳动特别舒服。”偶尔,我也给奶奶买过东西,可那是多么微不足道呀。
奶奶去天堂的时候,我才工作四个年头。当时,妻子有了身孕,就是现在的孩子,我看见妻子蜷着身子大哭,我禁不住也哭了起来。我心里暗自下决心别哭,可眼泪就是不听话,像掉线的珠子,不断滚落入地。
转眼,奶奶离开我们已经三十二个年头了。每到中秋节月圆的时候,我凝望月亮,看见洒落一地的皎洁月光,我就想起我的奶奶。我多想到商店橱窗给奶奶买十个,不,一百个香甜可口的月饼,让奶奶吃个够,可是,我做不到。我只能说,奶奶,我想你。如果有天堂,只愿你在天堂过得更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