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炉亭赏雨成为永恒难忘的一幕回忆

  • A+
所属分类:生活记录

去年中秋节期间,回到阔别已久的故园——西安。
中秋的古都仍无明显的秋色,也无深沉的秋意,倒是连绵的秋雨洗刷了这座城市的灰暗,也浇灭了困扰人心中一夏的躁热。
重回这座生活过二十年多年的城市,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在这里,我度过了自己的童年、少年、青年时代,在这里成长、求学、工作、结婚、生子,人生重要的大事都在这座城市发生。这里有我的亲人、同窗、旧友、同事,有太多珍贵的惦念。
周遭环境因开放建设在不断的变化,源于家庭的亲情却从未改变,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日久弥醇。经历过经济利益大潮涤荡的中国人,爱家、顾家可能是其保留下的不多的传统美德了。再见爷爷,已是位九十二岁的老人了。爷爷是参加过解放战争、朝鲜战争的离休老干部,我从小在他的身边长大。
经历过残酷战争洗礼的爷爷,身体已大不如以往。那么刚强的一位革命军人在岁月面前不得不臣服、低头。肠胃功能的衰退影响了他的进食,进而使整个人消瘦下来。特别是腿部肌肉的萎缩已制约了爷爷的行动。在家里,爷爷需要倚仗拐棍小步的挪动,外出必须用轮椅代步了。那耳畔熟悉的军人天然的爽朗笑声也少了许多。有时我看到爷爷靠坐在沙发上注视着重孙子、重外孙女追逐、游戏,眼角荡漾着满足的幸福,可怎么也想象不出这是80几岁还在参与楼房建筑设计,自己购置家具、装修房子、写回忆录的爷爷。爷爷的战争故事都写在了他的回忆录里,而有关家庭的故事也许就在默默注视后代的那一刻定格了。也许今天爷爷最享受的就是这儿孙满堂,一起陪他聊天、叙旧、谈笑的时刻吧。
中秋节那天,虽还是一个秋雨绵绵的日子,但我们一大家人依旧相约来到秦岭深处的农家院里。许久不出家门的爷爷终于拄着拐杖,带上轮椅出门了!

在秦岭的终南山下,山色空濛、绿意盎然,农家院里更是一派雨中生机!园子里的瓜果大多已过季,只有大串紫色的葡萄扔挂满枝头,摘一颗就着雨水放在嘴里,冰甜甜的可口。有一茶室,门外正是绿成一片的蛋白桑,硕大的肥叶被雨水敲打着,频频地点着头。
可能是由于长时间没有出屋子,到了园子中,爷爷的兴致很浓,在家人的搀扶下,竟步履蹒跚打着雨伞来看我们钓鱼。这里的鱼塘平日只丢些青草,鱼儿上钩自是轻松的事儿。当一条大鲤鱼咬钩后腾空翻起,爷爷脸上也浮现出久违的笑容。儿孙们钓上鱼后都争相跟爷爷合影留念。一家人热热闹闹,早把那秋雨的阴冷打发到秦岭山后了。
钓鱼后一家人在茶室门口的亭子里团团围坐,喝着热茶聊着垂钓的趣事:姑父摔了个屁股蹲儿、妹夫钓的鱼咬了钩跑掉了……爷爷也参与进来聊起了抗美援朝的往事,他讲的故事其实我以前已听过多次,但大家都像听新故事一样全情贯注。
有那么一刹那间,我只听到爷爷祥和的讲述声儿,再就是亭子外雨打桑叶声儿了,这样的声音交混在一起,传得好远好远,又从山谷那边反射回来,触碰到了我的心灵。我想,此时此刻,大秦岭北麓几百里地,断再无一家人在雨中听一位九十二岁的老人讲故事了。爷爷的讲述如岁月般静静的流淌,又似那滴答滴答的雨丝,润泽了儿孙们的心田。
我仰望天空,无私的雨滴慷慨地洒向人间,这混沌的世界都在倾听历史的告白。突然想到明人张岱的《湖心亭看雪》,张先生是在一个下雪的冬日,独自泛舟驶往西湖中的湖心亭赏雪。而我们这一大家子人是在一个下雨的秋日,共同在亭子下群体赏雨。这一孤一群,一独一共,境意是否有些许相同?
爷爷是从战火里走出的人,他的经历、他的坚毅、他的睿智、他的处事为人常常激励着我们这些在外奔波的儿孙们,他常常感恩自己在那场塔山战役中临时接到送冬衣的命令才死里逃生,否则哪有爸爸和姑姑?哪有哥哥和我?哪有骞峤和鼎鼎?
中国人的逻辑就是血脉相传,没有这种逻辑,中华文化的传承可能早已阻断。于是,我把一家人一起赏雨的亭子在心中命了个名:香炉亭,取其香火不断、源远流长、文明传承之意。于是这样一个中秋节,天南海北的家人团聚于此,香炉亭赏雨便成为永恒难忘的一幕回忆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