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愿望一直刻在我和爱人的心里

  • A+
所属分类:情感口述

父亲生前的最大愿望,就是想到我在城里家看看。可那时我西藏守边关,妻子刚从乡下调到渭南市的城郊任教,在学校只有一间宿办合一的窑洞,一张双人床就塞的满满的,来人都没有落脚的地方,做饭的炉子、灶具都是支在楼道里,这根本算不上是个“家”呀!我不忍心让父亲看到这样的“惨状”,便给父亲承诺:“等我在城里卖了单元房,立马就接你和母亲到城里去住,享受晚年生活。”父亲点点头,眼神里流露出期盼的等待。
可是,父亲仅仅活了67岁,在1992年6月就离开人世。直到闭上眼睛,我也未能满足父亲的愿望。
父亲是爷爷的二儿子,爷爷活了83岁,1970年去世。爷爷一生谨慎细微,勤俭持家。为了让三个儿子能维持小农经济的舒适生活,解放前省吃俭用治地60亩,解放后却落了个高成分。大伯自小在外经商,“文革”期因是民族资本家被批斗,想不通而喊冤离世。三爸是家里学问最高的,解放前上的西安财经学院,后在宝鸡烟厂兢兢业业一生。只有父亲在家种地,虽然曾去杨虎城的部队当过几天兵,终被爷爷叫回,必定家业得有人守,家里的60亩地得有人种。要不是恢复高考制度和改革开放,象我这样的出身,根本没有上军校的可能。
父亲继承爷爷的遗传,一生辛勤耕耘,勤俭持家。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上有老,下有小,我们一大家八口人,都靠他和母亲来养活。宁可自己受苦、挨饿,也不会让我们吃了上顿没下顿。父亲对我们姊妹四人非常严厉,我自小调皮捣蛋,至今还记得父亲用牛皮条挽的疙瘩鞭子就挂在房子门的背后,用于警示和震慑我。他告诉我疙瘩鞭子是咱家的家法,专门用于收拾我这不听话的“败家子”!我恨死那个疙瘩鞭子了,趁父亲不在时,偷偷把它藏了几次都被父亲发现,又被挂回来原处,并警告我,若再藏了,就让我尝尝疙瘩鞭子的厉害!父亲虽然没有真正用疙瘩鞭子打过我,几次都是拿在手里吓唬吓唬罢了,但门背后的家法——牛皮条挽的疙瘩鞭子,自我记事起,就深深刻在我的脑海里。
父亲身体一直很好,他对我说他从来没生过病,也没吃过药、打过针。可1989年冬天,突发的心肌梗塞,却让他吃够了药、打够了针。仅在医院急诊科的重病监护室,就整整躺了三十多天。从此之后,就和药、针相伴,再也没有恢复到病前的状态,而且是身体一天不如一天。

父亲的愿望一直刻在我和爱人的心里。从父亲生病起,我和爱人就勒紧裤腰带攒钱准备买房子,力争在父亲有生之年,满足他能住进我们在城里的家。那时,爱人的工资不到二百元,我在海拔4900米的边防一线,工资相对高些,每月有六七百的收入。好在西藏边远,物质贫乏,有钱也没有地方花。1990年冬,我回内地休假,当时渭南市在西一路开发商品房,我和爱人兴冲冲去看房,一套80平方米左右单元房,需要两万元,可我们的所有存款加在一起只有一万二千元,只能高兴而去,败兴而归。那时,买房子没有银行按揭这一说,要全额付款。所差的八千元对一个家庭来说,不是一笔小数字,况且我和爱人都是从农村考学出来的,家里都穷,无人支助,也无处可借。只好对父亲讲:你要安心好好养病,等我下次休假回来,钱就攒的差不多了再买。
父亲说“不急,不急!”但我从父亲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为自己不争气的身体而忧伤,为儿子买房帮不上忙而自责。那时,医疗技术还不发达,急性心肌梗塞只能靠药物保守治疗,要使当初能有如今的心脏搭桥、支架技术,父亲也许还能多活五年、十年、甚至更长时间
西藏边防部队条件艰苦,交通不便。部队规定,干部休假归队后,必须待够一年半才能再次休假。也就是说,我要等到1992年年底才能回来。我在部队省吃俭用,舍不得乱花一分钱,目的就是为了实现能让父亲住进我在城里的家,了却他最后一个愿望。
在我归队一年多的这段日子里,爱人像一位亲生女儿一样精心照顾父亲,我也从部队寄回一包包药物维持父亲的生命,盼望能奇迹出现,祈祷父亲早日恢复健康。可是,父亲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还没有等到我休假归来买房,噩耗传来。
自古忠孝不能两全。那时,我在海拔4900米的塔克逊边防哨所担任连长,一是假期未到,二是连队指导员还未休假归来,三是连队正处在黄金练兵季节。我只能强忍住悲痛,坚守在中印边境线上,捍卫祖国的尊严。我在家是独子,在我不能送父亲最后一程的情况下,我年仅6岁的女儿代为行孝,把她爷爷送到地里,入土为安。
在父亲有生之年,未能满足父亲的愿望,成了我一块心病。1992年底,我终于在渭南市高新区购得第一套两室一厅商品房,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父亲的坟前,大声地告诉父亲在天之灵,“儿子我买下房子了!”盼望父亲的魂能跟我到新房看看。入住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父亲的照片,端端正正放在房子里的显著位置,以此来安慰自己,父亲终于来到自己在城里的家了。
在随后近20年,我先后搬了三次家,每次都先告诉父亲,只有这样自己的心里才好受些。我的母亲很荣幸,我在渭南城里的三套房子,她都住过了,安然地离开这个世界。相信母亲在另一个世界,一定会把儿子在城里的生活状况,告诉带着遗憾离开这个世界的父亲。
女儿结婚那天,我给亲家提的唯一要求,就是要他家的长辈和女婿一块,给我的父母上香,让我父母知道他们的孙女结婚了,保佑他们的子孙后代,健康快乐幸福美满。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