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点点谪滴永远留在我的脑海中

  • A+
所属分类:生活记录

母亲去逝那年冬天,我突然发现一直很健康的母亲发生了很大变化,忽然之间就苍老了许多,面容憔悴还带点浮肿,行动缓慢,上家里的土火炕也显艰难了,总是连滚带爬的,我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我要带母亲去医院,她很固执,总会说:年纪大了,很正常,我没什么病,你们别害怕,不要花那些寃狂钱,我没事。”这次我没理会她的固执,硬是把她带到医院,做了必要的检查,还拖人找了个名医诊断。老医生诊断很仔细,问了不少情况,又进行检查。老医生虽说:“没什么大病。”不过还是告诉我:“老人是没什么大病,毕竟年纪大了,身体机能严重衰结,吃药住院也起不了大作用,实话告诉你,老人的日子不多了,多陪陪老人吧。”我心里沉甸甸地,但在老人面前不能表现出来。
我违心的对老娘说:“妈,你好着哩,没什么病,你会长命百岁。”“我就说没事,你们要折腾,花那寃狂钱,又受麻烦。”听母亲这么说,我还能说什么?
这次我坚决地把母亲带到城里的家中,她仍不愿意,我坚持了。只住了七八天,母亲话少了,行动非常迟缓,黙默地一个人发愣沉思,各方面的表现已大不如以前。她自己也似乎预感到什么,一天她突然说:“我要回老家,我要回到我生活了一辈子的老窝,你们不要拦,我要马上回。”母亲虽然语气无力,但态度很坚决,我们再怎么劝说,她都不行。我和妻子商量,只有顺从她。
时值农历腊月,妻子干缝纫工作,正忙的不可开交,无法请假。她说:“老娘非要回老家,你还是请几天假,只有辛苦你陪老娘回老家,好好伺候。”
我在单位请了假,就回老家侍候老娘。往往世上有很多事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回老家才三四天,母亲就卧床不起了,说话已有气无力,我陪她寸步不离,有时,一天很困难地只说几句话

有一天我坐在身边,她很艰难地抓住我的手,看意思她还想摇动我的手,但我明显感觉她的力气已经很微弱了。嘴动了几动,但又没说什么,两眼含着泪水
事情变化的有些突然,我心里很难受,心头阵阵颤抖,泪水溢出。我腑耳贴到她嘴旁,想听母亲要说什么?她还是没说什么,我轻声问,你是想孙子和孙女吗?她张了张嘴,面部稍显激动。我清楚了母亲的心愿,我忙说:“我马上打电话让他们赶回来看你。”我的话她听清了,尽力睁了睁眼睛。中午我的儿子,儿媳,女儿,女婿,我妻子和妹一家全来了。母亲身边围了一圈,突然在倾刻间,母亲眼睁大了,也有了点精神,神志很清醒。只是没说话。大家都明显感到奇怪,是不是又好了?没有什么问题了。大家一时紧张的情绪也放松了一点。不过我清楚,我曾经听村上一些上年纪人说过,老人一般在离世前会出现一种‘回光返照’的现象,一度会发生精神突然好,神志会清楚,兴奋等情况。
我急忙请来村上一位老中医,他也八十多岁了。多年都不看病了,老人还是来了,他为母亲号脉,良久,只是微微摇了摇头,也没说什么,送老中医出门后,他对我说,准备后事吧,你母亲说走就走了,这情况即是华佗在世也无力回天。刚才那现象是要走的前兆,给人留个最后的念想而已。
大家吃过晚饭,见母亲也很平静,也都分别休息了。但我始终守在母亲身边。母亲的情况,我已经几夜没好好休息,我想今晚人多,也实在是困乏了,我一眯眼睡着了,也不知多长时间,突然我猛醒了,第一反应就喊叫“妈”,但沒动静,我下意识感到可怕事发生了,我叫妈这声可能很大,大家都到了这间屋子。摇动,喊叫,但母亲始终再没醒过来……
母親就这样走完她一生的路。母亲很安祥,很平静地离开了我们,离开了她生活一生的地方
家里顿时哭声一片……
十八年过去了,母亲生前的点点谪滴却永远留在我的脑海中。
正值清明时节,写此文怀念已逝的伟大母亲。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