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她当作一株花儿 满含笑意地看她舒枝展叶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十年前,某月某日,午睡时。
女儿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威逼利诱也不肯睡。哄到最后,早已困得睁不开眼睛的我失去了耐心,生气地背过身去,说,你再这样,我就不喜欢你了哈!
女儿静静地躺了片刻,依偎过来趴在我身上耍赖:“妈妈,我听话你喜欢我,我不听话你也喜欢我,好不?”
这怎么行呢,无条件地喜欢、无条件地纵容?岂不是一点原则性都没有了?棘手的问题赶走了睡意。如何才能既让她乖乖听话又能坚持起码的原则呢?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自以为得计的我开始以理喻人:“幺儿,那是不是妈妈喜欢你、是你的好妈妈,妈妈打了你骂了你、还是你的好妈妈呢?”她倒好,回了一句“听不懂”,又开始重申她的霸王条款,并且还加了一句“我嘿(很)不听话你也要喜欢我”。
无赖的她不依不饶,无奈的我翻了白眼。该咋办呢?就这样举了白旗缴了械?不甘心!皱着眉头快速搜索内存:子欲取之,必先予之。对了,且退一步,没准她会……
于是,小心试探:“是不是妈妈喜欢你,你就听妈妈的话呢?”她点头说“嗯”。眼见旗开得胜,赶快顺水推舟,满怀窃喜地说:“我喜欢你,我嘿么(非常)喜欢你,你听我的话哟,乖乖睡觉了……”她听着听着脸笑成了一朵花,闭上眼侧过身,很快就睡着了。与一位资深妈妈笑谈此事,她说,啥子奇计巧计哦,三十六计——爱为上计。

02 静待花开

八年前,某月某日,母女间发生矛盾冲突,云开雾散后的独自反省。
偶然间翻到一篇文章,题曰:从容地等待孩子慢慢来。文中引用了龙应台某篇美文中的一段话:“我坐在斜阳浅照的石阶上,愿意等上一辈子的时间,让这个孩子从从容容地把那个蝴蝶结扎好,用她5岁的手指。”因着这篇文章,因着龙应台这段爱心浓浓的诗语,我浮想联翩、感慨万端。
我们耐心地等待过,这是肯定的、毫无疑问的。她第一刹那无声而灿烂的笑容,她吃饱喝够心满意足地躺在臂腕间的憨态,她自由自在地舞动双腿、咿咿哦哦“说话”的情景,她萌出第一颗牙的惊喜,她发出类似于“baba mama”的天籁,她晃晃悠悠迈出的第一步……点点滴滴,仿佛如昨。这些都甜蜜地沉淀在我们的心里,都是我们在精心呵护、从容等待中捕捉到的、倾听到的、期盼到的。
问题是,我们又是从何时开始耐心渐失,变得不再从容、不再宽容、不再淡定了呢?借着淡淡的月光,看着她熟睡的小脸,一个个让自己深感惭愧的答案渐次涌上心头:也许就在我们对她的点滴成长熟视无睹、习以为常的时候;也许就在她开始有了自己的主张、变得不再那么“顺从而听话”时候;也许就在我们心浮气躁、恶形恶状,总是嫌她这也太慢那也不够快的时候……所有这些“也许”,何尝不记得,只是羞于承认,更愿意文过饰非,更愿意选择忘记。
值得庆幸的是,毕竟她尚在总角之年,我们只需把那些被磨损、被侵蚀了的耐心找回来,把自己内心的皱褶轻轻地熨平,还可以如文中所说地那样,不疾不徐,耐心地等待她按自己的内在密码慢慢地成长。或者如自己内心所愿意地那样,把她当作一株花儿,时常静下来坐下来,不惊不扰,满含笑意地看她舒枝展叶,看她一天天葳蕤、一天天皎洁、一天天丰富,淡淡定定地静待她绽放智慧之花、生命之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