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祖母终于回来找他了 念念不忘终于有了回音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在老城区,有一片已经拆迁的老旧胡同。
胡同里的人念旧,在刚说要拆迁的时候大伙儿都不舍得搬,政府的人来劝说“拆迁,一方面是为了你们的安全,现在这个胡同已经老旧的十分严重,你们住在里面十分危险;另一方面是为了为我们的城市的整体规划,我知道你们念旧,不愿意和老邻居分开,所以政府给你们提供过了两个选择,第一是拆迁搬居,你们大家还可以住在一起唠嗑,第二是会赔偿给你们拆迁费。”在政府和大家的劝说下,除了一个钉子户,大家都同意了搬迁。
这个顽固的钉子户是一个年逾八十的老爷子,撵不得,惹不起,给多少钱都不搬,一句重话都不敢说,生怕他老人家一个激动躺地上。胡同里的老人都说他脾气倔,这里是他和美芝的家,他是不会走的。政府无奈,只能分为两期拆迁。
一年过去,一期已经在原地开始盖楼,二期也开始开工,房子拆的一片凌乱,只剩下老爷子这一所房子,车进不去,路也不好走。
老爷子的外孙女莹莹拎着一袋水果,七拐八拐,步行快十分钟,终于走到地方。大白天老爷子还锁着门,莹莹敲了半天没人应,她左右看看,轻车熟路踩了低矮的墙头跳进院子。老爷子戴着老花镜,坐在一张老旧木桌前,对着几根铜丝敲敲打打。桌子像个工作台,右侧不常用的一块区域上,放着一个铁架子,上面架了一顶精致的凤冠。花丝镶嵌的纯手工凤冠,金碧璀璨,美艳绝伦。戴上这个凤冠,任谁都会说你是最美的新娘。这凤冠,是老爷子一辈子的心血。
莹莹推门进来,喊到:“外公~。”老爷子压下眼镜,觑着莹莹:“小莹丫头来了。”老爷子最喜欢这个外孙女了,这个外孙女不仅聪明可爱,这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像极了当年自己妻子的眼睛。莹莹看着铁架子上精美的凤冠,撒娇道:“外公,这个凤冠好漂亮啊,我想要。”老爷子摸了摸外孙女的头,静静地看着凤冠,又似在回忆,许久,他缓缓的说道:“这是我答应送给你外婆的,可惜,她……她不在了。”颜颜抬起头,看到外祖父的脸上布满皱纹,凹进去的双眼蒙着水雾。
莹莹听妈妈说过外祖父的故事,老爷子年轻时是个中医,家里穷,结婚的时候没能给妻子一个正式的婚礼,老爷子在结婚当天便对妻子说:“等我有钱了我一定和你重新办一场婚礼,亲自给你戴上大红凤冠。”妻子体贴地说:“我不求金凤冠银凤冠,你有空给我做一顶普通的凤冠就可以了。”婚后,老爷子的事业越做越大,常常忙得不见影子,当初对妻子的承诺也抛之脑后了。在一场意外的车祸中,妻子为了保护丈夫和女儿而失去了生命,临终前,妻子虚弱的说到:“你和女儿……没事……就好,可……可惜……我没……没能戴上……凤冠。”妻子的逝世让老爷子受到了重重的打击,在妻子去世后选择了转行,拜师学习花丝镶嵌技艺,再也没碰过中药,家里一整面墙的中药木匣子成了摆设。
莹莹把窗子和门都打开,让阳光照进来,说:“这么暗,对眼睛不好。”这里早就断水断电,老爷子自己找人接了跟电线,水也要从外面接回来,生活很不方便。莹莹看着外祖父,劝道:“外公,跟我们走吧,我和爸爸妈妈也能照顾你,你一个人在这里我们不放心。”认识的人都劝他,老邻居也劝过,但老爷子不听。不搬。他总说,这里就是我的家,我不搬。听到外孙女的话,老爷子拿起桌上妻子的遗照,擦了擦没有灰尘的照片,叹息道:“这里是我和你外婆的家,美芝不认路,我走了,她找不到我,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她还没有回来拿她的凤冠呢,我……我要等她。”
莹莹没有见过外祖母,但她相信,外祖母她一定会回来的。
入夜,莹莹留下来陪外祖父,从卧室的门缝中看到外祖父临睡前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凤冠,嘴里低声地念着:“美芝,人们都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当初是我没有完成承诺,现在你还会等着我吗?”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最后只剩下一声重重的叹息。第二天早晨,莹莹去外祖父的房间里叫他起床,进到房间里,外祖父穿着大红的新郎服躺在床上微笑着看着身旁的凤冠,对她说:“丫头,昨晚我梦见你外婆了,你外婆还是那么年轻好看,她穿着我们结婚时的大红喜服,她说……她等着我和凤冠呢。”话音刚落,莹莹就看到外祖父微笑地闭上的眼睛,安详的,永远的睡过去了。
莹莹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她知道她不应该哭,因为外祖父多年的念想终于有了回音,外祖母终于回来找他了,凤冠的主人终于回来了
屋子里,一束从窗户射进来的阳光正照在凤冠和外祖父的脸上,似乎形成了一条通往天堂的通道,念念不忘,终于,有了回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