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现在依然没有接受教育 但她仍然是我的母亲

  • A+
所属分类:情感口述

母亲没有接受过教育,母亲是愚颛的;母亲只知道奉献,母亲是愚昧的;母亲用自己的愚昧和对知识的向往耕种着容忍,她容忍着父亲,容忍着我们,容忍着对的或是不对的事物,母亲的容忍是没有限度的。由于没有接受教育,容忍是为了善良地对待着世界,也是对知识的渴求,但有一天,母亲的容忍还是被打破了,她似乎不再愚昧!
父亲同母亲离婚了。
母亲长时间处于精神崩离状态,每次打电话问候我时,常常把话题牵移到离婚这件事上,她的脑海被情感左右着,内心一定是血腥苦楚的。时间渐长,母亲终于缩小了它的容忍,她不容忍父亲,开始学会容忍自己。
小时候,家里贫穷,父亲在南方电网上班,母亲负责打理家中事物,傍晚时分,一家人才能团坐在月亮下吃晚饭,聊家长,很多时候,也只是父亲一个人聊就行了,母亲没有文化,我及姊妹也即孩童,负责听父亲聊是我们的能力和职责。
父亲是个个高中毕业生,他常说他曾经是一个很优秀的学生,他说他在木杆读书时成绩都是班里第一,他说他写的文章得到全校师生好评,示范他上台阅读自己文章时英气彭发的场景,他说他很爱干净,很多女生都青睐他,他还说不是因为高考志愿填错没被录取到,他现在就是一名教书育人的人民教师。我和母亲都相信父亲的这些经历,相信父亲是这世界最厉害的人。
父亲很优秀,也希望我成为优秀的人,当我还在二年级学习数算时,他就告诉我“含有未知数的等式叫方程”,我并不喜欢这种超前教育方式,也就不乐于同他交流,相反,母亲更亲近些,对我学习管控不亲和些,也许更因为母亲对书本上的知识一无所知,她无从教导我。尽管母亲一无所知,我遇到问题时总会问及她。
记忆犹新的是我曾问过母亲一道看钟表的题目(只有时针和分针的钟表,那时大概读三年级左右),当时题目上时针和分针比较特殊,重合在一起,我问母亲,为什么钟表只有一颗指针,这该如何读取时间呢!母亲拿起书本,扭转着看了几遍,还同其他题目上钟表题目对比后告诉我,可能是出题目的人忘记画时针了。
如今想来,依稀觉得母亲可爱、滑稽。母亲是个愚昧的文盲,书写名字都是七上八下、左右不齐的,名字写法也都是后天我教她写的呢,又怎么能指望她教会我认识书本上的知识。尽管母亲一无所知,每每遇到问题时我依旧只和他分享,因为母亲亲和,母亲会用她的无知包容我的无知。她期待我成龙成凤,但不会让我在数算年纪去理解方程,她知道我犯错时,父亲会责备我,同时也斥痛是母亲教育有问题,母亲总是不说话,他潜意识里知道父亲是一个优秀的知识分子,而她就如她经常举例说的那样——是个扁担这么大个“一”都不认识的文盲,她没接受教育,是没有发言权的。
母亲是一个细腻的人,做事小心翼翼,说话小心翼翼,担心自己犯错,同时还担心着我是否犯错,但那时候的孩童大小的我总是喜欢犯错。
童年时,我读小学是上上的社区学校,离家大概三公里路程,农村家庭整体都不富有,每天中午放学和下午放学都是回家吃饭,一周能有一元的零花钱已经很高兴。夏天上课,天气很炎热,学生们都是自己带着水去学校,农村家庭里,为了节省一块钱一般没人会买矿泉水喝的,所以带水去学校的空瓶子也不是随处可见。那时,我却看见橱柜上两个瓶子分别装着半瓶黑色液体,于是将它们合并在一起,这样就能闲置出一个空瓶子,冲洗干净也就能带饮用水去学校,然而我那时是不区分醋和豆油,所以把两种不同的黑色液体混合在一起,那是我人生第一次认识醋和豆油是两种佐料。后来母亲询问知道是我,我曾以为会被狠狠斥骂一遍,可是母亲并没有,只是浅浅说了一句:别让你爸知道!
母亲是一个多情易动的人,她依赖父亲,关心我的成长学习。她像一串程序努力把家里事务打理得井井有条,从早到晚她不会劳累,只有她真挚的感情能证明她不是一台不会疲惫的机器。渐渐长大,我上了初中,是镇上中学,以后只能一周回一次家,临别时,母亲还是一如既往叮嘱一句“好好读书…”,她没有接受过教育,她渴望知识,这种渴望只能寄托在我身上,她不知道告诉我用什么方法去学习,她想说的不尽尽是一句好好学习,只是不知道用什么语言表达。
除了母亲我最亲近的人,还有一个我想只能是我的奶奶。如今写到这句话时,心里却一阵乱扰难受,因为奶奶离才一年左右,这里且先不提。一旦放学回家,我总习惯在奶奶住处逗留,这可能是从小养成的习惯,一是奶奶最疼爱我,二是会给我零花钱和甜食。自然,我还能听叫奶奶讲一些往事和最近发生的事情。奶奶告诉我,母亲在送我读初中时居然哭了!母亲是个外表显得锁键高大的人,给人坚强的感觉,母亲的心却是柔软易动,我是她的孩子,以前从未离开家这么远的地方,以前从未接触过这么多陌生人,以前的以前我只有我身边的人和事,也许一切都只是第一次,现在突然体验被割舍的感觉,母亲就哭了!
在我的家族里,除了母亲和奶奶是文盲其他人都念过几年书,所以这也是我一直认为母亲与奶奶关系相处比较融洽的原因之一,母亲打理家里事务,会在离家近的地方种些果蔬,有收成时会采摘优质给奶奶,有时奶奶不在家,把东西放门外,奶奶回来不问自然知道是母亲送来的。母亲与奶奶其实并没有太多语言上的沟通,关系却时如此稳密通畅。有时母亲在离家近的地方帮别人干活,奶奶虽然腿脚不灵活,但也会扶着拐杖慢慢磨梭着步伐去看望她。其实母亲和奶奶的关系好似心有灵犀一般,也好似相互依赖一样,这也是母亲孝义的体现吧。
母亲没有接受过教育,对于七八十年代贫困家庭来说这是很普遍的事,而在我们家族里,所有人都被知识装点着,母亲就显得非常滑稽和自卑,贫困使母亲愚昧,贫困使母亲自卑,贫困使母亲吝啬,她只吝啬自己。我们长大后,国家有了明显发展,交通也方便了很多,母亲就是赶集也舍不得花五块钱坐车,一直徒步走七公里到街上;母亲在淘宝上看上一件新品连衣群时,问我后价格是九十八后唯唯诺诺说了好几句“不好看”,她的手提包是姨妈送的,好看的漂亮衣服和鞋子是几年前的,也只有场合热闹一点才穿着出去,但给我买衣服时都是几百的开支,给我转账时从来没有吝啬。
但母亲没有接受过教育,她是愚昧的;没有接受过教育,父亲和她是没有共同语言的;没有接受过教育,她是不允许犯错的;没有接受过教育,她是无奈的;没有接受过教育,难道注定人生就是卑微的吗?
后来父亲同母亲离了婚,母亲不再愚昧,不在无奈,也不在卑微,只是这一切变成用痛苦代替。她现在依然没有接受教育,但她仍然是我的母亲。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