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煞风景的老屋很快就会夷为平地 成为新工程的一部分

  • A+
所属分类:生活记录

江家村今天又有热闹看了。村口商铺的林姐迅速往上衣兜里揣了把瓜子,飞快地往对面的江大奶奶家奔去了。
刚刚在她家买烟的那个汉子,正双手叉腰站在江大奶奶家的大门口,拳头直往松动的大木门上砸。木门看来有些年头了,松松垮垮的,上面的红漆已经渐渐脱落,汉子的手往上面一拍,木门就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摇摇颤颤的似乎就要散架了似的。汉子旁边跟着一条大黄狗,怏怏地倒在地上,眼睛半睁着。汉子的手往门上又是一拍,黄狗的眼角也跟着颤动一下。
“江大奶奶,我知道您在屋里面,您倒是开开门啊!”
里面没有一丝响动。
“出去了吧。”
林姐手里抓着一把瓜子,一边嗑一边朝他走过去,乌黑发亮的瓜子壳扔得旁边的草丛到处都是。
“肯定在里面,我来的时候还听见有声音。”汉子看了林姐一眼,从衬衣口袋里掏出烟盒和打火机,干裂乌青的手从烟盒里掏出根烟,打了两次火才把烟点着。乳白色的烟雾从他的嘴巴和鼻孔里喷出,顺着他的圆脸往上飘了起来。他干咳得厉害,不耐烦地又看了她一眼。
“这老婆子,真是让人不省心。”他说。
“是啊,这老不死的,狡猾得很,老狐狸一个,简直就是占着茅坑不拉屎。”林姐的眼睛眯着,朝前面的老屋喊着,声调似乎是有意地拔高,尖尖的有些刺耳。
人像是达成同盟似的相视一笑。但也许是从她口里蹦出来的词儿不好听,汉子皱了皱眉。
我就等在这,不信她不出来。”刚想一屁股坐下,看到水泥地上随处可见的鸡鸭的粪便,悻悻作罢。
眼前的这座老屋,是三进式的土砖房。下沿的墙壁用石子或是粉笔头画满了各色的涂鸦,墙缝里长出了一两尺深的杂草,看上去实在不美观。若是没有提前了解,真会怀疑这屋里还能不能住人。旁边的菜畦倒是打理得很干净,青绿色的黄瓜藤上开满了花骨朵。菜畦旁边有一口大池塘,池塘里的水纹不断地向远处延展。老屋这里的景致确实很好
突然想起后面还有个女人,回头一看已经没了人影。他对着老屋坐了一会儿,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汉子听到了邻居家锅勺碰撞的金属声,不一会儿,一阵饭菜的香味钻入了他的鼻孔,他摸了摸自己瘪瘪的肚子。凑近大木门侧着耳朵听了听,老屋里还是没动静。他叹了口气,坐在了地上,两只粗壮的手撑着脑袋,打了个哈欠,和旁边的老黄狗一样,半眯着眼。
他准备动身离开,木门轻轻地开了,一个老人从里面不紧不慢地走出来。
他马上站起来,拍了拍裤子。“等了这么久,可算让我等到您啦!”
“说再多也没用,我不同意。”
“别啊江奶奶,这可是造福子孙的事。”
“子孙有什么用,我老婆子又不欠他们的。”
汉子想开口反驳,江大奶奶说:“留下来陪我这个老婆子吃顿饭吧。”
汉子点点头,答应得十分愉快。
江大奶奶做了两道家常菜,汉子吃得也很愉快。
“哎呦你慢点,没人跟你抢。你叫啥名呀?”
“强子。”
“上面叫你来的吧?”
“嗯。”
“我不愿意,他们又能怎么着?我一个老婆子,黄土都快填到脖子眼了,还整天叫人来催,我看哪他们催的不是房子,是命啊。”
“江奶奶,没您说的那么严重。不就是换个住处嘛!您呀,要往好处想,住在街道边,您老也方便不是?”
你不懂。”

强子路过村口商铺,里屋的林姐翘着二郎腿坐在一把竹摇椅上,手里捧着一杯绿茶。旁边的小风扇发出呼呼的扇页旋转声,吹得她的上衣歪了边。
“失败了吧?好多人都来过了。”她站起身,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递给他一根烟。“她就是老顽固,脑子这有点问题,还想着另一个老顽固会回来呢?”
“另一个老顽固?”
“是啊。”
“你怎么知道?”
我是女儿啊。现在可能不是了。”
强子没听懂。
林姐噘了噘嘴。
“我爸早几年就走了,我都记不清他走了多久了,这老不死的还等着他回来。真是……她那块地能换不少钱吧?那老不死的过一阵子可能就脚一蹬,没了,小哥,这钱还不如让我们做子女的拿着,你说是吧?前几年我们就想把那地卖掉了,她就是不肯,还说要和我们断绝关系。这老不死的……”
句话强子听懂了。
他也不记得当时他是点头了还是摇头了,那根烟他没有接,任由它在半空停留然后被主人缩回。
强子晚上做了个梦,梦到了老屋,他去敲门,不知怎么的房子突然之间就塌了。
一大早的,他就被一通手机来电吵醒,他摸了摸额角黏乎乎的虚汗。
“喂,强子啊,那个江大奶奶的地解决了。”
“谁解决的?”
“噢,没谁。老人家嘛,意外随时都会来的。昨天下午她去菜园子里摘菜,脚滑了一下,掉进了旁边的池塘……”
强子想起来昨天还在和江大奶奶吃中饭,老人热情地把冒着热气的菜硬塞到他的碗里,直到他的饭碗堆成了一座小山。
过了三天,他再次去了江家村。不只是他,还有一群工人。他们聚在老屋前,拿着锯子对着它左右比划着,旁边的工程车蓄势待发,传出一阵阵轰鸣的响声。林姐偶尔揣把瓜子过来指点指点,这也算是她曾经的产业,她自然有这个权利。她的脸上红扑扑的,和工人们大声地谈论着老屋的历史。
他们相信:这座煞风景的老屋很快就会夷为平地,成为新工程的一部分。
强子在路上走着,感觉脑袋晕晕的。经过他身旁的人都忍不住多瞧上他一眼,他们都想知道这个七尺男儿怎么就突然流泪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