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父亲之间也渐渐形成了一种“报喜不报忧”的默契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幼时没有辨别力,对爸爸的记忆也是从别处听来的,说他爱极了喝酒。那时候我还在小学,每天跟着哥哥一起走两个小时的路到镇上上学,爸爸为了家庭生活,也不得不外出打工。村子里留下的,除了刚入学堂的各家孩童,便就是老人了。于是生病、死亡便成了再自然不过的事情。有一回,村里老人去世办酒席,爸爸也回来帮忙处理丧事。傍晚便在那里喝了好多酒,到家的时候已醉得不清醒。我不知道为什么他喝了那么多酒,也不知道酒后有没有发生什么糗事。只是后来从乡人的耳朵里,听到口吻不一的当晚——有人说他喝醉了睡倒在牛棚边;有人说他摔倒在泥泞里,弄脏了一身衣裤……各式的说法都有,乡人们把他的狼狈说得传神,我却已经领会“心疼”二字的意义
有好几年,家里人人都劝他戒酒。上初中以后,爸爸喝酒的次数少了,他的爱好变成了打麻将。每找不到他的时候,楼下的麻将馆里,准能看到他的身影。奶奶和妈妈常常念叨,劝他别再打麻将了,甚者让我也一起劝。有一段时间里,他确实戒了,我却隐隐看到他生活的单调与无趣……张爱玲在曾说:“人到中年的男人,时常会觉得孤独,因为他一睁开眼睛,周围都是要依靠他的人,却没有他可以依靠的人。”高中以后开始慢慢理解他的孤独,理解人应该有自己的爱好,明白他做事从来有度,便也不再过问他打牌的事情。每逢他出去打牌回来,若是赢了他会开心的向我们炫耀,我随之附上一句肯定的话;若是输了,他回家来便只字不提,或偶尔用“手气不好”来一语带过,我们也就不再多问。
后来离家求学,我与父亲之间也渐渐形成了一种“报喜不报忧”的默契。我想这或许也是他教会我的吧。
现在啊,现在爸爸爱上钓鱼。他对钓鱼的狂热,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听母亲说,他常常下班后就出去钓鱼,凌晨方才肯回家。暑假有一次,跟着他们一起去钓鱼,爸爸在烈日下的鱼塘边坐了整整一天,待落日从碧山下方动身回家。我不太能理解,为何他能在那里一坐就是一天……但他开始爱上大自然的新鲜空气,这总是好的。便也不再干涉他的爱好。
这天,爸爸一早起来又去钓鱼了,傍晚的时候带回来两条大鱼。他的声音和脚步里,明显充满了满足和快乐,像是孩子获得了简单的开心。迫不及待的想要约来朋友一起分享这份幸福感,急匆匆吃完饭就跑到楼下烤鱼店去加工了。没过多久,家里就来了些我认识的不认识的叔叔们。他们的畅谈声、欢笑声实在是吵闹,我却意外的发现:
原来一个人的童心,它不在乎年龄的老少,有朋友、有值得开心的事、有可以分享的人,他就也不过是个长大了的小朋友。是曾经那个少年,没有一丝丝改变。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