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孤独的诗人春心意动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泸定出名的是一座桥,一座新中国出生的助产器。
桥的历史是每一名新中国出生的人必学的课程,一代传承着一代,一辈告诫着一辈。普普通通13根铁锁链拉起103米的距离,这103米却决定着新中国是否胎死腹中的命脉。
桥下滔滔大渡河水张牙舞爪,随时仰天虎视着那22位开桥铺路的勇士。后来,有的人垂下头掉进河水的腹中;有的人拿着大刀劈碎阻挡前路的乌云闪电;后来,我们出生、长大。
大渡河的水吞噬无尽的善于恶,手抚肚子灌溉着一片土地,英雄的血将土地上的一株株树枝由白染红,便有了后来的杵坭桃花源。
我们来的时候,杵坭的桃花正在殷实的长着,不密、不艳,甚至不壮观。当她们倚着大渡河的呼啸时,却娇柔的煞似可爱。一点点的红,一点点的长,一点点的吟唱,远处清晰可见的贡嘎雪山一片白玉茫茫。于是,银装素裹的山上挂着湛蓝急促的水道,天地间偶有桃红点点,便构成了泸定杵坭整体的形象。
泸定的威名是因为他“红”,而现在的美名是他于山水间柔情的“粉红”。天空兰了五千年,山河翠绿了五千年,而今天的那一抹“粉红”逝将给千年不化的成色镀上更具时代的时尚感,可以忆取从前,可以牵手未来;可以忙中偷闲,可以闲中偷忙;
忙的时候,让那抹粉红染闲你的时间;闲的时候,让那浓浓的红激昂你的故事;这就是泸定,深红中透着浅红的地方
2

单薄地站在杵坭稀松的桃花林,泸定到杵坭的17公里便是铁锁横江到柔情萝莉的距离。
独独的桃林不美,稀松的桃树点点缀缀的开着。踏入其中,往往高大的人影便轻易的将淡红压塌无形,这片羸弱的红,端端为俏丽伊人而绽放。
自诩多情的诗人将一生的矜持双插于裤袋,低头漫步往返在显得宽而悠长的小路上,等着被染粉的内心杳然纸上,似乎没有带过桃红运势的诗词独缺字符的灵气。可以走的很慢,但内心的反复却早已车水马龙,驰骋千里
高一点,看远一些,白雪覆顶的远山,蓝色玉带的河流。此时的桃林像极了旱魃魁梧的汉子怀拥娇小迷情的女子,美极了。如英雄般搂得柔情万种,人生若只如初见。
我不知如何写得这般景致,靠着观景台的栏杆,头枕川藏公路的崎岖,就像一枚醋意大发切无可奈何的繁花,任她娇笑、欢悦。
三月,狗儿们四处蹦跶的季节;三月,桃树觅春踏青的日子;三月,孤独的诗人春心意动的时候;我们就这样抱着彼此的自赏,拼接春意的孤芳。
为了三月,我们早已蛰伏了整整一个冬天,蛰伏在密集远胜桃林的钢筋水泥里,双手拼命的按住拼命跳动地心脏,等着,等着······
花,来。折枝成词,化叶为诗。
花,来。桃红浓情,流水拂意。
花,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