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悠扬舒缓的乐曲响起 仿若一泓清泉迎面泼来

  • A+
所属分类:生活记录

人非低等动物,撇开工作、进食、休眠,大多会寻求某种载体为依托,聊以慰藉寂寞的精神。这是两者间最本质的区别。
鄙人除却读书、码字、摄影、养花,另一个嗜好,或当算喜欢欣赏音乐。不过,仅是喜欢欣赏,而已。 坦率地讲,我是个性情愚钝、五音不全的人,这样的人喜欢音乐,恐易被他人疑有附庸风雅之嫌。然,别人如何想怎么看并不妨碍我的选择。尽管我尚不具备作词谱曲之才智,至少聆听欣赏是件令我十分惬意的舒心事。 没错,每当我疲倦了,或有烦恼时,我会沿袭长久以来养成的习惯,泡上一杯茶,安坐一隅,静下心来倾听那些滋心怡神的轻音乐,籍以排遣身心负载。 清晰记得刚跨入上世纪八十年,港台流行歌曲登临大陆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整个神州,城乡到处可见年轻人手提录音机,嘴里哼着歌曲,走路摇头晃脑,好不悠闲自在。在大家趋之若鹜追风跟潮时,我却怎么也喜欢不上风靡一时的港台歌曲,而对中国的民族歌曲与古典音乐情有独钟,爱之深切。那时我栖居的镇上没有音乐厅,尚无KTV,想听歌唯有去朋友那噌。时日长了,别说人家讨厌,自己都嫌跑来跑去麻烦,于是,拼命从牙缝里抠,省吃俭用近一年,终于在年底时凑足钱买了一台灰绿色的便携式录音机,再去音像店淘了两盒磁带,稍有空闲便咔嚓一声摁下开关键,如痴若醉听起来。诸如蒋大为的《牡丹之歌》、《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张敏明的《我的中国心》,苏芮的《酒干倘卖无》,以及关牧村、苏小明等人的歌喉,都是我喜爱至极、百听不厌的。偶尔听得情绪激奋时,还不自觉地跟着哼哼。那时,年轻人喜欢三五成堆聚在一块,说人生,谈理想,有时聊着聊着便旁若无人地唱了起来,非但生涩不熟练,还夹杂着南腔北调,却常常自我陶醉,乐不思蜀,一吼就吼到深更半夜,仍无折返之意。当时的日子还颇为寒苦,可下班回到家里,只要一打开录音机就像打了鸡血,什么疲惫呀烦恼啊统统烟消云散了,浮躁的心,倏然沉静了下来。 迈入电脑时代后,我不仅收藏了许多经典名曲,专门建好文档,某时需欣赏了信手拈来,如小提琴曲,钢琴曲,二胡曲,萨克斯曲。还曾买过两只音箱,悬挂于客厅两侧,休假日放上几曲,滋养一下家人的心灵,像查理斯.克莱德曼的钢琴曲,二胡独奏《梁祝》、《二泉映月》,萨克斯演奏《回家》等旋律,我与家人都耳熟能详,默记于心,闭上眼睛都可哼出两段。
用上4G手机后,我给那坨智能宝物设置了《北国之春》的铃声。每次那悠扬舒缓的乐曲响起,仿若一泓清泉迎面泼来,悦人心扉。
不矫情地说,人疲乏或心情沉郁之际,你倘听上一段曲子,精神迅即一振,烦闷一扫而光。
饭,能充饥,茶,可解渴,而欣赏经典名曲,会舒缓压力,消解疲劳,调节情绪,丰盈精神,滋润心灵。你若有兴趣,不妨择机一试。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