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走不出雨季 纵使再努力

  • A+
所属分类:伤感日志

最好的光阴不用于朽蚀,
面容不用于枯槁,
最好童话不用于遮挡忧患。
最好少年不用于虚掷春风
中年不用于背负重量 ,
余生,不用于建造孤独
却没有一样事物是多余或无用的,
在我们抚摸过的陈迹中。
所以远行的人不再谈起尘世幽深,
只是诉说平安。
所以归来的人不说羁途尘色,
仅用一句祝福,将现实打开”

房间的方向我一向辨不清。

这天是深夜,西北的夜晚有些冷,我之前的文字里提到过的那种冷。夜晚的校园照例布满光芒,天空的颜色有些深,不知道什么缘故。装作不知道被污染的空气。

想起很久没有吃柚子了。校园超市里的柚子总是缺乏水分,酸味不减,增涩不少。刚来这所学校时,只愿一遍又一遍地跑去图书馆,大半个学期后,终于回过神来,我开始洞悉每个角落的信息——靠近武体馆背面的角落里有个小洞,小洞旁边有一只狗,还有它的家,它曾经对着我大叫,我站在原地不敢动;操场的”绿绒毛“沾不到头发;杏花林的右侧有一个小小的凸起,那是我两年前埋在那里的一个小瓶子,里面是很多白色的几近透明的小石头;行政楼旁边的草坪草的时节,青草的味道是整个校园所有草坪中最清新好闻的;公交楼小树林最里面向左数的第二张椅子坐着最舒服......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柚子的。酸涩的感觉让我觉得很心安

习惯在深夜的时候蹲在宿舍的地上一瓣一瓣地剥,伴着音乐,室友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手机一片一片的光亮,从阳台透进来的微光。

但有时候,我还是很正常地坐在床边啃着柚子,捧着手机说几句话,抱着电脑码着字,要么站在桌子边认真地啃着,满房间的柚子味,每当这时候,室友总是无奈地摇头看着我,笑着说我早晚会因柚子而中毒。

昨晚回来之后,一个室友说,好久没有闻到柚子的味道了。

突然想起,很久没有想起柚子了。

我回想起那段疯狂地吃柚子的时间

一摞摞疯狂地买书,即便是身上只剩几十块钱依然会买,吃柚子也是,即便昨天吃完一个,看到了今天的阳光,还是想再啃一个,天气好好,适合散步,适合看书,下雨天适合码字,适合逛书店,沿路总会遇见小狗小猫,看见它们的每一天,都适合抱一个柚子回去。这什么逻辑?没有逻辑就是逻辑。没有为什么。

只记得那段时间很久很久没有说话,很久没有出过校园的大门。校园的每个角落都有了我的各种”朋友“,文字是最大的世界,柚子是整个世界的味道。

今天下雨了。

湿冷的感觉挥之不去。确切的感觉当然是客观存在的,或许。大约真的应当没有挥之不去这一说。

早上的时候我闻到了空气中泥土的味道,闻着闻着就忘记了今天是周几了,雪短信我的时候我正在吸着鼻子站在静湖边上——别过来,我可是在找世界的味道呢。

高中的时候酷爱淋雨,和鱼一起,不大的操场里,内心在一场场的荒凉里消弭着青春的年纪里不该消耗的力气,可是我们度过了。摆渡了自己的时候,是在我们终于默默地长大了的时候。比如一场没有你的雨,比如教学楼背后不再有医院,再也看不见那间曾让人心生恐惧的停尸房,比如我下楼的时候,看不见你在楼上,因为不在同一幢楼,比如我怀念的时候,你说有可替代。

印象中,很模糊地记得,从某一天起,我学会了笑,学会了说话,笨拙却勇敢,忧伤却无所顾忌。我学会了自嘲

从会笑的那天起,我好像复活了,又好像已经死去。

从会笑的那天起,我很久没有再见到你。

从会笑的那天起,我吃到的柚子,更加酸涩了,看起来鲜艳,却水分缺失。

那天的柚子最有味,我最纯正的世界,被一缕缕清新的味道邮递,再无归期。

我爬上山,看一只柚子滚下山坡,像失恋的地瓜,像失火的夏天

深夜走不出雨季。纵使再努力

很久没有闻到世界的味道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