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它们什么时候才能捉到老鼠成为一只真正的猫

  • A+
所属分类:生活记录

生活在乡下的猫远比城市里的猫要令人敬佩。
去年玉米入院的时候,邻居送给我家一只小花猫,秋冬季节的小花猫浑身灰黑,但那并不是它的本色,应该是混着泥土和煤灰的毛发呈现出来的色泽,它特别谨慎,不容生人近身,眼角的分泌物沾着污秽形成两颗大大的黑色眼屎。我第一次见它,它被关在老家不常用的厨房里,没人穿的棉袄蜷成一团充当了简易的猫窝,旁边放着分别盛有水和食物的搪瓷海碗,那碗比小猫本身都要大上些许,厨房角落里还有装着煤渣灰的纸箱,应该是小猫的猫砂盆。
村里的人们都说:“院里有猫就没有老鼠了,这样就能保住堆垛成山的粮食。”我想:小猫的价值莫过于此吧。
早在前年年尾我就收养了一只狸花猫,当时的我刚刚转行,一个人在城市里形单影只,就想着能有一只宠物作伴。小狸花猫转眼就长成了大猫,毛发油光锃亮,眼睛炯炯有神,跟其他城市里的宠物一样,它的食物就是猫粮,偶尔还会吃一些昂贵的罐头和零食,定期在宠物医院检查,十个月大的时候做了绝育手术......去年疫情影响,我们宅在家半个多月,它总是跳到阳台的窗户上,隔着玻璃观察街上寥寥无几的行人或汽车,当时我就在想:它也渴望自由吧?但当我把它抱到公园时,它惊慌的四处逃跑,躲在冬青丛中一个劲儿的低声嚎叫,它是没有见过世面的宠物猫,就像温室里长大的花朵,经不住外面世界的风吹打。

去年十月,我把狸花猫带回乡下老家,走的时候没有带它。一直等到过年放假,我再回到老家已经深夜,狸花猫听到我的声音,不知从哪里钻出来不停地蹭着我的腿撒娇,还不时抬起头看看我嘴里还一阵嚎叫,那声音委屈极了。农村家里有大院子,水泥铺一半留一半土地种菜养花,也有粮仓和柴房,还有一棵半大的核桃树,那是最天然的猫爬架。家里刚刚置办了新家具,母亲自然是不允许猫进屋的,两只小猫一大一小在深夜的寒风中依偎取暖,小猫我是不怎么担心的,但从城市回到乡下的大猫不知道能否抵得住冬夜的寒冷。
母亲说:“那猫胆子真大,见狗咬它都不躲。”我知道那并不是胆子大,而是没见过那么大的野狗,也不知道野狗真咬它。狸花猫一瘸一拐地走路,一只后腿被狗咬伤,所幸只是伤到皮肉,几日下来便无大碍。我自当它受了锻炼,拥抱自由的同时也要学会成长,但终是于心不忍,为它们做了简易的猫窝,可以抵御寒冷,又把猫抓板和饮水瓶装上,要是特别寒冷的日子,还会偷偷把它们带进屋子里取暖。
时间在流逝,转眼小花猫也长大了,灰黑色的毛发渐渐有了一些光泽,再见了生人也敢在一步之内进食,也学会了像狸花猫那样撒娇似的嚎叫,偶尔还会跟狸花猫抢食猫粮。狸花猫瘦了,背上的脊梁显现出来,胖圆脸也变成了三角形,白天一般很少能见到它的身影,不知道在哪片田野里撒欢,太阳落山的时候才踩着余晖回家。两只小猫都成长了,小花猫挨过了寒冬就会抽穗般生长,小狸花眼神中少去了稚嫩,有了几分凌厉,我终于放心的让它们寻找自由,这也许才是田园猫最好的归宿。
只是不知道它们什么时候才能捉到老鼠,成为一只真正的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