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明天即将开始的航海生活,既满怀期待又莫名恐惧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我渴望那一抹蔚蓝,在大海的波涛里我静静地徜徉,我想象自己如同鱼儿一般,身处的地方纯净而宽广,那里便是我的第二故乡。
  
  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是在大二时的送别晚会上,又一批走出象牙塔的稚嫩少年拖着行李箱离开,我坐在离舞台最远的台阶上,灯光打不到,四周人声嘈杂,没人能听到我的啜泣,也没人能看到我的满面泪痕。
  2014年秋天,我独自一人落地新加坡,陌生的面孔,陌生环境,我难掩内心的慌张,满脸愁容。通过在机场驻扎的新加坡海事局,又过了海关,那本崭新的护照啪的一声盖上了红章。我仔细辨认过那个红章的内容,然而字迹模糊不堪,只能依稀分辨出那个狮城模样的图标,我的内心喜忧参半,多年的期盼终于得以实现,而此刻的我初来乍到,在这个人流拥挤的机场感到莫名的无助和孤单
  约定来接我的司机迟迟未来,我在错综复杂的出口来回寻找,眼里满是期待,手心不住地冒汗,然而这一切终究是徒劳。我并不知道司机的名姓,更不清楚他的容貌,而我蹩脚的英语根本不足以解释清楚我的来历和将要去的地方
  
  对大海的渴望由来已久,打小土生土长在内陆黄土高原,就是那个住窑洞吃面条喝陈醋的地方,这里一年四季尘土飞扬,极目远望也只能看到远方依稀的大山,若非书本里说地球五分之四被大海覆盖,我真不敢相信,山外面的世界有多宽广,甚至不敢想象还能见到如此一望无际的海洋。
  初次见到大海,是在开往青岛的火车上,那时候绿皮火车还是主流,几百公里的路程铿铿锵锵要坐一宿,不巧开学季人多,只买到两张站票,拥挤的车厢里,父亲和我对向而站,之间被几个生人阻挡,我们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硬生生的熬了一夜,晨光微起,我看到了父亲的疲倦,也看到了大海的蔚蓝,一面是父亲,一面是海洋,一面是渐渐远离的家乡,另一面是触手可及的梦想
  
  青岛的海并不慈祥,夏天依旧炎热,冬天也会寒冷,而那片胶州湾的海水既不清澈也不蔚蓝。我是个旱鸭子,虽然看到了无边的海洋,双脚却不曾离开过大地,我在青岛厮混了几年,渐渐忘掉了那个关于大海的梦想
  在厦门的实习生训练营令我印象深刻,4月份的厦门阴连连,我们住在环岛路的边上,晴朗的时候可以看到金门,路口是一个尼姑庵。从我们住的地方穿过一条小巷就能到达海滩,傍晚时分华灯初上,我们几个总会在沙滩上走一走,沙子晒了一天干燥温热,光脚踩过,酥酥软软,甚是解乏。
  
  之后的几年,多次驾船到达过厦门海沧,望远镜里的那片沙滩依旧美丽,沙滩上的人们还是如往常一般欢乐悠闲,像极了当年在沙滩上学习和游戏时满心欢喜的我们,而踏足航海的我们,欢乐总是短暂,大多时候的我们都只是个局外人,别人的喜怒哀乐于我们而言不过是望远镜中的一帧画面,别人的故事与我们无关。
  新加坡如同厦门一般闷热,机场强劲的冷气也不足以让我的焦急冷却,在跟问讯处的服务员一番比划之后,终于见到了来接我的司机。车里的冷气比机场更加强劲,我依偎着车窗,满眼好奇地涉猎着窗外不一样的风景。司机应该是印裔,皮肤黝黑,瘦瘦高高,脖子和手腕处挂着粗重的饰品,长长的头发黑白相间,浓密的胡子看不出他的表情,我并不担心什么,只是对明天即将开始的航海生活,既满怀期待又莫名恐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