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习惯一个人 差点忘了我还有个家

  • A+
所属分类:伤感日志

明天冬至,也算是名正言顺的冬天了,我们几个油光粉面,吃着热气腾腾的火锅,喝着散装汾酒,几杯酒下肚,都放开了喉咙。
小强不仅好酒,也海量,酒入微醺也是面不改色。白花花的猪脑子在红油锅里上下翻腾,几次碰杯之后,被小强夹进碗里,已经被汤汁稀释的芝麻酱裹着白里泛红的猪脑,呲溜一声滑进小强的嘴里,他吧唧几下,皱着眉头吞咽下去,随即又打个响嗝,眉眼舒展开来,刚过半句话的功夫,他又端起酒杯,二两的杯子一仰脖儿就见了底,还不忘杯口朝下证明自己没有作弊。
小强性子刚烈,生人很难接近,熟了之后又异常热情。命运待他不薄,父母离异,高中肄业,生意失利,眼看着年过三十,依旧无人可依,他却满脸的不在意,似乎别人眼里的幸福在他看来可有可无。几年前有次我驾车送微醺的他回家,偶然聊起过他的理想,他说的天花乱坠,我听的云里雾里,他说他不会恋爱,更不会结婚,当时的我还很佩服他的潇洒和磊落。才过去一两年,这会儿他又指着我的鼻子,厉声说道:“你为啥不结婚?再不结就剩下你和我了!”
其实不然,酒桌上除了我们俩,还有金哥也是孑然一身。金哥工作的地方离市区不远,一有酒局,他就开着那辆二手捷达赴宴,喝完又驾车离开,丝毫不把交规放在眼里。金哥少言,嗓门却大,不管酒入几旬,他一嗓子下去酒桌上永远是鸦雀无声,他眉眼里透着一股英气,却总是刻意躲避别人追来的目光,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有几次我们真想把他喝趴下,然后套出他的真心话,可惜几次尝试最后还能站着的始终是他,我们只好作罢。
金哥专一,这么些年没听过关于他的任何“绯闻”,倒是微信头像几年未换,依然是高中时那个不知名的女生。我耳闻过他们的故事,金哥拎着大小礼包去了女生家,她家殷实,父亲威严,母亲凌厉,只一顿饭过后他们就没了下文。我们都劝金哥,天涯何处无芳草,他不语,自顾自地喝闷酒,有人要给他介绍,他连看都不看人一眼。
小强看不下去:“你可不要学我打光棍,我是心里没人你不一样!”

二、
“你看看这些店铺,关门的关门,转让的转让,我们还能活着就不错了。”海明对仅剩的几个员工说。
这个寒冬似乎来得更猛,电商对实体店的冲击是前所未有的,双十一双十二有多火热,街道上商铺里就有多冷清。海明就是无数被电商打败的实体店经营者之一。
海明把车稳稳地停在车库里,先是长出一口气,之后便点上一支烟,他本不抽烟,车上躺着一包中华,那是几天前朋友结婚用他车时给的喜烟,他顺手抽出来一根,放在鼻子上嗅了嗅,随机就用点烟器点着,然后猛吸一口,又“噗”地吐出一片白色烟雾,吐气末了还带出几声嘶哑的咳嗽。
几年前的海明刚刚大学毕业,他辞掉了稳定的公职,下海经商,几年的拼搏不说大富大贵,也算是风生水起,去年的风光的时候提了奥迪A6,买了市中心的房子,这些眼见的成就着实让那些安安稳稳谨慎度日的朋友眼红。可就在今年,资金链的断裂,让他早已膨胀的野心化为泡影,他粗略的计算着房贷和车贷,数万元的月供压的他喘不过气,而这些又不能让刚刚生产的妻子听到看到,他多希望能有人听一听他的不易,好让他稍微释放一下积压在心的压力。
海明叫来了曾经的好友,还是以前的那个小摊,还是以前的伙伴,但话到嘴边他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曾经的小伙伴都已成家,有的已经儿女双全,能聊起的除了回忆以前的峥嵘岁月就是吐槽家庭琐事。海明一言未发,静静地听着,他已经不打算再倾诉什么,曾经的伙伴都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他们的共同语言除了回忆就剩互相调侃。
临走的时候,海明举杯一饮而尽。即将分别,伙伴们一个接一个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他顿时声泪俱下,其实伙伴们早已察觉,他们能做的就是给他一点支持,哪怕微乎其微。

三、
“我明天到太原,你有空吗?”
“有啊,几点到?”
小娟瘦瘦小小,几年前独自一人远赴崇洋成为港漂,羡煞旁人。外表活泼开朗的小娟,其实内心无比脆弱
“我经常一个人躲在教堂,在别人的唱经声中嚎啕大哭,哭完继续回去工作,继续挤出笑脸,没有人能理解。”
我很佩服她,朋友圈里永远都是露着满口牙的大笑。我去她家的时候她刚刚离婚,躲在家里养伤,心里的伤没有裂口,更难治愈。她母亲给我洗了苹果,几句客套话后就转身抹眼泪
我不想让他们知道了伤心,又没有地方可以去。”小娟心地善良,在家哭的时候总是用被子裹着头,沉闷的哭声很小,她以为父母听不到,却不知道父母就在门外,安慰的话说尽了只能跟着无声地流泪。
我带着她去了不远不近的山顶,那里能俯瞰整座小城,借着山风,她尖着嗓子喊了出来,憋闷在心头的那口气一并而出。
我问她怎么突然心血来潮想要回家,她说要在小城里买个房子,给她爸妈住。我说欢迎回家。
她说她养了只蓝猫,很聪明,教过一次就会用猫砂。我说那你一个人在外就不再孤单了,不回家也会有人牵挂。
从此之后,她的朋友圈里没了咧嘴大笑,却多了一只高冷的猫。

这个冬天很冷,我已经有四年没能在家过冬,这个冬天我终于穿上了几年前买的冬装,裤子短了,大衣窄了,我也变得臃肿不堪。
我妈给我发微信,问我过冬回不回家,我开心的像个孩子一样,这种感觉很多年没有体验过了。我总是习惯一个人,差点忘了我还有个家!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