锄 ,投稿: 曹春雷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头是花生。一排接一排,在他身后,已经有几百把锄头了,但他面前还是没有锄头。

他有点气馁,直起身子,靠在锄头上,犹豫着问,爸爸,今天这些地方……要锄头吗?在他面前弯着腰的爸爸没有马上回答。又锄了一行后,他慢慢地问,不都锄头,而是等到明天?

嗯,看来我们要锄地直到太阳下山。他抱怨道:“爸爸,你真的是,你不就是去除草吗?”现在他们在村子里被使用,但是我们必须一点一点地锄他们。爸爸梗着脖子说,除草剂是懒的,打起来了,草是死的,但是花生也有药性,人吃吗?况且除草剂长期使用,土壤也不会有活性。

他没有说话,弯下腰继续工作。他不能和他父亲顶嘴。

他这次回来是为了让爸爸开心。车子一路开到院子门口。司机从后备箱里拿出两箱酒和一些礼物后,就会开车回去。爸爸曾经握着司机的手说:“别走,吃完饭再走。”他说,爸爸,放人吧。单位有工作要做。

司机走后,爸爸问,这车是公的吗?你让公共汽车载你回去?他支支吾吾了一会儿,说,这车上路了。爸爸又看了看酒。你付钱了吗?从一个朋友那里,他回答。朋友能给你这么贵的酒吗?爸爸对葡萄酒有鉴赏力。

这酒真的不便宜。爸爸平日喝的一百瓶酒比不上这瓶。送酒的朋友,只有当他成为主管供应的副总裁后,才成为朋友。其实我也算不上什么朋友。我刚在酒桌上遇到她。这样的人如果算朋友,他的朋友应该是数不胜数的。

爸爸的脸,这时有点不好看。但他什么也没说。妈妈已经做好饭了。父亲不能坐下吗?他拿出酒杯,想开一盒刚送来的酒,但爸爸坚持不让,说,我还是白喝我的酒吧。

晚饭后,他打算睡在卧室里。爸爸说西岭的花生上有很多草,我们就忍不住去锄。他看着门外刺眼的阳光,说道:现在?现在爸爸说去谷仓拿锄头。他只好闷闷不乐地跟着。这有什么不好?自从他上了大学,就再也没有堕落过。爸爸没有叫他下去。

爸爸,这是我讲故事的一课。何一边锄头,一边心里苦笑。一不小心,一颗花生被锄倒了。幸好爸爸没看到。

这时,爸爸在前面说话,还在除草,再也没有回头。他说,如果你不割草,这片土地将会荒芜。这个人,心里有草,不应该锄……

爸爸没说完,也没打算说完。

两年后,该部门的两名副总裁因贪污贿赂被捕。

每当他有时间,他就会回到他在农村的家乡。如果天气好,田里有庄稼,他就换衣服,扛锄头。有时候爸爸去,有时候爸爸不去。他慢慢锄地。他不仅在田里锄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