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别再有多少的“多么想”此生再也不见

  • A+
所属分类:情感口述

周末,下班途中,我给儿子去买了半只他爱吃的烤鸭。晚餐开席后,我迟迟没有动烤鸭,看着儿子津津有味地吃着。

记忆的大门里映现出小时候的我,正贪婪地吃着自己爱吃的美食,父亲的目光故意不看我,吃着少滋且淡的饭菜,却故意要嚼地和我一样有滋有味。映现出的画面就像老电影一样,历历在目。

父亲当年的心情应该是和我一样吧,看着儿子吃得香香,自己心里美得如同春天里的大地,一片芬芳。

记得在儿子升入高中的开学典礼上,我们一家并排坐着,儿子坐在我和妻子中间。就在开学典礼结束前,儿子将头靠在我的肩膀上,用一只胳膊搂了搂我,对我轻声说:“爸爸,这些年您和妈妈辛苦了!您们以后要多多保重身体。”

吃饭间,儿子突然对我喊了一声:“爸,给您的。”忽的抬头迎着儿子看去,只见儿子已经用小饼卷好了烤鸭肉、黄瓜条、葱丝,小饼是三面卷叠,留出一角小饼是张开的,能看得见小饼里卷的烤鸭肉、黄瓜条和蘸过酱的葱丝。我伸手去接的时候,儿子一边使劲往我面前递,一边提醒我“爸爸,捏住小饼下方,不要把里面卷的烤鸭肉露掉了。”

“谢谢儿子!”接过来后,一小口、一小口地去咬、去嚼,心里泛起了层层涟漪,心海幸福的浪花不停地荡漾。

饭后,拿起手机浏览新闻,看到了因公牺牲的西安民警刘养林追悼会的一段视频,视频中刘养林的儿子全身着孝衣,头缠白布条,在两位亲人的搀扶下,泪眼婆娑,缓缓走近装着刘养林遗体的冰棺。就在刘养林儿子眼睛看得到刘养林遗容时,撕心裂肺地哭喊出一声:“爸――”,旋即跪在了冰棺前,哭得发不出声音。刘养林的妻子在两位亲人的搀扶下,走出遗体告别厅后,身体明显疲软,却使劲地深情回头张望、张望!

二十年前,我军校毕业不久,在基层连队带兵。一年中,除了仅有的二十来天探亲假外,几乎每日的二十四小时,是要在军营里,和战士们同吃、同住、同劳动、同操练、同娱乐。

我的父亲病重住院,因为心肺功能衰竭,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家人将父亲接回老家后,父亲嘱咐我的哥哥姐姐们:“当兵卫国是大事,我的病是小事。不要告诉小儿子了,让他安心在部队好好工作、好好带兵。他带的兵就像他刚入伍时一样,爹娘都不在身边,也需要他去照顾啊。如果我走了,再告诉他吧……”

就在父亲被接回家的那天夜里,家人开始张罗着给父亲准备“后事”,我的大嫂子拨通了我所在部队的营部电话,哭着说找我有急事。营部通信员立即叫醒了我,我接听了大嫂的来电:“小弟,咱大大不行了,你快回来吧!”大嫂子急促而又带着哭腔的话语,让我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感觉心里好堵、好堵。

挂了大嫂子的来电后,我脑海中浮现出半个月前,接到我大姐的一个电话“小弟,咱爹好几天吃不下饭了。”那是一个周六的清晨,我当即向领导请了一天假,“跑”回了老家。

父亲突然见到我回家,没有惊喜,只是惊诧:“你回来干什么?是休假吗?”“大大,我不是休假,是我听说您好几天不吃饭了,回来给您做好饭吃呢!”我赶紧给父亲说明回家的本意。

“谁告诉你的,那是胡说呢!”“哦,那您想我吗?反正是我想您了,我今天回来就是要做顿饭陪您吃。好吗?”“好的,我和你娘都想你!但是你不能耽误了工作,干好党的工作才是你的本分。”父亲给我说这番话的时候,坚定而又有力。

我去野外挖了荠菜,买回了五花肉,亲自和面、擀饺子皮、剁馅、调馅、包饺子、煮饺子,父亲当着我的面,那天中午吃下了六个饺子。

饭后,父亲对我说“小儿,你看我吃好多饭呢,放心回部队,好好工作!不要动不动就往家跑,要知道你是的人了,考虑事情要以公为大!”当天下午,我在父亲的催促下,我乘车回了部队。

这才时隔半个月,父亲的身体就支撑不住了,肯定瞒着我很多、很多!

父亲生命弥留之际,我赶回了老家。父亲听说我回家了,精神状态和常人无异。后来听老家的老人给我讲,那是病危老人的“回光返照”,在我跑着从院子里进父亲所在的里屋过程中,父亲听我哥姐说,我已经到家了。父亲告诫家人们,任何人不得阻拦,不得阻拦我到家后要做出的任何决定,让我“尽孝”,以慰我心!

我迅速进到里屋后,一个蹦,就蹿到了端坐在炕上的父亲面前。

父亲首先对我开口说话了:“好儿子,你回来了。”“是的,大大(山东省高密地区方言,意指父亲),我听说你生病了,咱们去医院吧,我还是相信科学、相信医学的,大大,咱们现在就去咱们这里最好的人民医院,我叫来的出租车,就在门口等待。”“好的,听你的,走!”

在我看来,父亲的精神状态和身体状况,没有大嫂在电话里给我说的那样糟糕

上车后,我将父亲搂在怀里,让父亲感受到儿子的心跳,那是挚爱他的儿子,想用自己的心跳为父亲的生命给力!

就像我小时候,父亲搂我那样子,把父亲环抱在怀里,让父亲的头依偎在我的胸膛上,我解开我军装的扣子,父亲的整个身体裹在我的军装里,我多么多么想这样可以给父亲生命以力量。父亲的双手捧在我的双手心里,虽然天气温度有些冷,但我还是感觉到父亲的体温有些低,很不正常。

让同车的哥哥抱住父亲,给父亲暖和双手,我则把父亲的鞋子脱掉,把自己塞进腰带的内衣全部扯出,将父亲已经冰凉的双脚放进了内衣里面,紧紧贴在了我的肚皮上,待父亲双脚有了温度,我的双手捧着父亲的双脚,一点点的,轻轻地把父亲双脚沿着我暖热的皮肤往上抬,直至父亲的双脚全部贴在我的心窝,让父亲的双脚感触儿子的心跳,我心跳的力量源自父亲,我想把我心跳的力量全部给予父亲,哪怕是不再给自己留一点点力量!

把父亲再次送进医院,父亲输上液后,我问父亲:“大大,该吃晚饭了,您想吃什么?我给您买去。我现在有工资了,您想要啥,我就给买啥。”父亲小声对我说:“给我买个八宝粥喝吧,还有,我一辈子没有给自己挣个裤头(内裤)穿。”

父亲啊、父亲!我的爷爷去世早,您孝敬养活我的小脚奶奶到九十五岁,您一手拉扯您三个弟弟和一个妹妹长大成人,您含辛茹苦地养育我们兄弟姐妹五个长大成人,先后盖起三座瓦房,您“挣”得还少吗?!可是您一生未曾给自己花钱去装点面子和安排享受。

“好嘞,儿子全给您买,您放心吧!”“先别走,以后记住:你娘这辈子,嫁给我,受了不少累、挨了不少屈,可真是不容易!你要善待你娘。你在部队上带兵,还要善待你的兵,你可是那些兵在部队的爹娘啊,别让你带的兵遭罪,别让你带的兵受委屈。”

在农村,从事一辈子义务兽医的大大,不计报酬、无偿帮助了无数的乡邻。大大不只疼爱他的父母、疼爱他的弟弟妹妹、疼爱他的妻子、疼爱他的儿女,还疼爱着那些与他素不相识的兵!

等我买回饭、买回父亲向我要的裤头,父亲已经睡着了,再也没有醒来!“大大,醒一醒,快点醒过来啊!我还没有成家,我还是一个孩子,您咋不管我了呢?!大大――”

因公殉职的刘养林他儿子那一声“爸——爸”,包含着多少无奈、多少不舍,撕心裂肺的一声“爸——爸”,是一个孩子表达对父亲的疼爱,也有对来自父亲疼爱的需要。有没有震颤到我们的内心深处?!

深情地回头张望,是多么想再看一眼疼爱的那个他啊?!多么想可以再让他回家一起吃顿亲情饭啊?!多么想可以再听听他说说心里话,再让他来一些疼爱给自己啊?!这一别,再有多少的“多么想”,此生再也不见。咸宁亲至,长歌当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